2018年3月20日

對補選看法的總結

補選過了一個星期,各方主要的意見都差不多出完了。雖然內鬥和互相指責仍然無日無之,不過這也是民主派的特性了。我也談談我的總結吧。

其實,補選投票率會比換屆選舉低,民主派會跌票,選前已經很多評論員講過,有的更預期會失去一或兩席,建測界是輸硬,港島有一定機會輸,不過意外的是最後輸掉的是九西。建測界上次是親中派有兩人參選,姚松炎才漁人得利當選,大家早知親中派只有一人參選的話民主派很難贏 (事實上姚松炎本人都不夠膽再選)。之所以預計港島輸而不是九西,因為16年選舉時港島的民主派得票率較低,更加不容有失票。可是結果九西失的票較預期多,同時對手鄭泳舜得票較預期高,於是輸掉的是九西而不是港島。

為何失票較預期多呢?很多人怪本土派。但筆者上周的文章已經講過,在16年選舉中,九西本土派得到4萬票,而今次姚松炎得票較16年民主派總和 (包括本土派) 少了5.5萬票,所以少了的不只是本土派的票,傳統泛民的票也失了一堆。何況我不認為本土派全數=焦土派,總有一少部分是有投姚的,儘管可能很少,總之這麼一來傳統泛民少了的票就不只1.5萬了。

講到傳統泛民也跌票,另一批人就開始怪民協了,指在很多民協地頭票站,姚松炎得票較16年民主派大跌。可是該區區議員是民協,是否就代表民協能在該區呼風喚雨,該區民主派支持者都是聽民協支笛呢?我不這樣認為。區議會選舉多數細區只有一個民主派候選人,很多人是「焗投」民協的。民協在12年選舉輸掉議席,16年選舉更跌至萬幾票,我們不宜誇大他們的影響力。還有根據這個邏輯,親中派佔全港7成區議員,豈不是應該在立法會選舉打低民主派好耐了?

民協跟姚松炎有無牙齒印,我估是有的,特別是馮檢基本人。但這是否表示民協不落力拉票,或者流失傳統泛民票就能歸咎於民協呢?證據不足。還有其他可能的原因令傳統泛民沒有出來投票,例如宣傳不足、不認識姚、不同意姚立場或政綱等。況且姚本人也說了他認為民協有落力拉票,我想大家不用太責怪民協。

總之,我相信本土派和傳統泛民,兩邊都有失票。至於誰責任較大,很難評估,畢竟姚只差2500票就能贏,任何一派稍為多出一點力就已經足夠,所以很難說本土派、傳統泛民、甚至姚團體本身 (後述),誰是真正的「戰犯」。

很多人喜歡講今次選舉有甚麼教訓,我認為是,民主派政客不要再大安旨意認為民主派支持者一定出來投你票,必須大家一起坐下來,認認真真檢討選舉策略。以前有個講法,就是對民主派來說,單單制較比例制有利,因為民主派支持者較多,在單單制下大家集中票源谷衡佢就贏了,倒是比例制考大家配票麻煩得多。今次選舉顯示,事情不再是這麼簡單。

廿年前,民主派幾乎等於民主黨,也許這個講法還可行,但現在民主派的光譜越來越闊,從大中華、重地區工作的民協和民主黨,到理念為先、重視抗爭的港獨派都有,你很難有一個候選人是可以同時滿足所有人的願望。比例制下,不同路線的候選人集中拉攏自己的支持者,也可能夠票當選,單單制卻必須最大化 (maximize) 選票,不能只靠一部分。當一位候選人同時要拉攏這麼多不同類型的選民,怎麼企好?向一邊靠攏,即有機會得失另一邊,拿捏要小心。今次姚的文宣似乎較面向激進派和本土派,較少面向傳統泛民,這可能是他認為已經穩住傳統泛民票,於是集中防止本土派焦土。

所以這是否姚或其團隊的錯呢?我覺得只有部分是。這種傳統泛民票是袋硬落袋、民主派在單單制下贏是理所當然的想法,整個泛民都有,姚可能只是受大圍影響。我也不期望每個政客每次選舉都懂得拿捏,如果人人都做到就沒有人輸啦。我覺得姚本身是個不錯的候選人,他有一定知識背景,並非很多泛民政客只有區議員質素,同時他不太溫和又不太激進,按理來說有利最大化選票,可惜最後仍以些許差距落敗。有人說,姚唔得是否馮就會得呢?我不認為馮更能最大化選票。他也許吸回一些傳統泛民票,但肯定會流失激進和本土票。

又有些評論員愛說,今次選輸了,證明乜乜路線行不通,應該行物物路線,那就贏硬啦。這種認為同一招可以不斷贏選舉的想法,我絕對反對。民意會變,政治生態會變,選舉形勢會變,每次選舉都需要做好分析,不可能靠一招就永遠贏下去。有選民重視DQ,有選民重視地區議題,有選民重視本土論述,百貨應百客,集中行一條路線,在比例制下是可以的,但補選是單單制,要最大化選票,同時拉攏不同類型選民,就不能齋靠一味。

老實講,我覺得今次輸了一席未必是壞事,因為這正好在一個損失較小的情況下給泛民政客一個當頭棒喝,選民不是奉旨要投你們一票的。泛民政客過去廿年都慣了只要用那幾個口號,如守住議會、關鍵一席、阻止23條等等,就會一堆人走出來投票,但這並非必然。早前就有些外國分析說,英國脫歐和美國特朗普,都被對手批評如果中了就會世界末日,是「project fear」,結果選民唔 buy 這一套。對選民應該 carrot and stick,既有嚇人的,也有吸引人的,多管齊下,才行。現在還有些人繼續「屌票」,批評沒出來投票的人,好像批評完,下次他們就會出來投票了,著實令人大開眼界。

對經常看外國選舉的筆者而言,香港這樣幾廿年來多數投票人都在投同一派政客,本身就不簡單。或者有人會說日本人都投了自民黨幾廿年啦,但自民黨是執政黨,真的會有著數派給支持者,香港泛民是在野黨,投他們無甚著數可言,頂多是鬧下政府和可以否決政改,這樣都有多數投票人長期支持,其實已經很難得。在外國,只隔幾年就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例子更加多。

當然,仔細看的話,其實民主派支持者也非一成不變,近兩年的選舉我們見到很多新人參選和當選,都反映很多民主派支持者求變。但求變的只是一部分人,也有一部分仍未變,於是在比例制下新舊勢力都有人當選。新舊勢力應該怎麼整合,大家似乎仍在摸索,但這整合必須進行,摸索必須要快,因為親中派可不會等你。現在傳媒親中化較以前嚴重得多,越來越難指望公平報道選舉,政府對於講大話誤導市民亦越來越肆無忌憚,甚至連直接DQ都出埋。在這麼多不利因素下,民主派政客必須團結找出方法應對,不能再一盤散沙、山頭主義和喜好內鬥。

某程度上,也許我也算是焦土思維的人,希望輸一席能換來大家痛定思痛,檢討和整合。不過我覺得輸過一次就夠了,往後務必全力阻止再有落敗。

2018年3月13日

失票不能全賴焦土

焦土一定有人做,但我不認為全部上屆投本土派的人都焦土。始終正如民主派光譜咁闊,本土派內部其實都幾闊,所以我不認為全部都是死硬地憎傳統泛民多過親中派。儘管只是少數,多少都會有人肯含淚,何況今次的3個候選人都不能叫做傳統泛民。

其次,今次3區失的票都是多過本土派的票加起來,即即使本土派真的100%全部不投票,都補不到個洞,是真的有一些傳統泛民支持者沒有投票。

以九西為例,姚松炎較上屆民主派總和 (包括本土派) 少了5.5萬票,但游+毓民是4萬票,所以至少有1.5萬傳統泛民沒有投票。我純粹做思考練習,假設本土派有四分一人肯含淚,就有1萬票有投姚,那麼傳統泛民的走票就達到2.5萬了。

當然,因為姚差2500票就贏到,如果沒有焦土佢贏硬,焦土本土派有責任。但同樣地,如果傳統泛民肯全部出來投票,姚也是贏硬。所以講責任,各方都有。


新東更厲害,少了15萬票,而上屆梁頌恆+陳雲是6萬票,即傳統泛民走了至少9萬票。同樣純粹假設,本土派有四分一肯含淚,傳統泛民就走超過10萬了。


最後港島區,少了4.4萬票,上屆鄭錦滿2.2萬,所以傳統泛民走至少2.2萬飛。繼續假設四分一肯含,就是傳統泛民走了約2.7萬。

2018年3月12日

比較2016及2018得票

選舉結果,各有說法,我就相信最會說話是數據,且來比較一下2016和2018年。



首先最觸目的當然是九西。從上表可見,建制派比上屆還多了5000票,也許是吸收埋狄志遠,反而民主派流失5.5萬票 (16萬>10.5萬),估計各派別都有流失。
建制方面,首先這一區的布陣一向比較簡單,只有民建聯+梁美芬兩隊人,要結合競選相對容易 (另外兩區建制分布較雜亂)。而且你笑鄭泳舜是富二代裙腳仔都好,人家叫做2007年已經開始做區議員,亦一向積極部署參選,應該有一定地區支持。
泛民方面,首先從初選開始這一區已是爭議和矛盾比較大,有並不團結之說 (筆者沒有風收,無法證實)。二來姚松炎是空降,主打只有DQ一樣,似乎效果有限。至於有人說他左膠,區諾軒更左更膠,所以我又不認為很致命。新移民更加不成理由,2年前泛民一樣贏很大。
(另外,毛孟靜現在可算激進/本土,但當日的確是傳統泛民)


接下來是港島區。民主派亦從18.1萬減至13.7萬,不過跌幅已是三區中最小,可能同此區本身較少本土派、民主派在此區相對團結,以及周庭被DQ刺激等等有關。建制派亦跌了票,而且似乎冇乜吸到中間選民。



最後是新東。其實民主派亦從33.6萬大跌至18.4萬,不過好在本身跟建制派差距夠大,建制派也有跌票,以及方國珊繼續參選,也就是說此區是建制最弱的一區,令范國威總算力保不失。
(我都知有人會質疑點解我計范國威係本土派,但一來冇人可以清楚為本土派定義,二來佢當日的確成日強調自己係香港優先云云,所以咁計。不滿意的話可以閣下自己將佢撥返入激進泛民再比較過,有依個表的話應該好易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