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1日

日本2017大選簡介


OK,其實不是那麼簡的介,不過算了。今次日本眾議院選舉,重點是這兩點:

一、即使首相安倍晉三民望偏低,早輪還有很多分析說他面臨下台,但日媒最新預測,他領導的自公聯盟 (自民黨+公明黨) 有望取得3分2的絕大多數議席,可以順利連任。

二、之前的最大反對黨民進黨分裂,出現偏右翼的希望黨和偏左翼的立憲民主黨兩個新黨,令是次選舉變成三黨亂鬥。雖說自民肯定會贏,希望和立民誰會成為最大反對黨仍值得關注。

當然這兩點是相關的,在多數議席由單議席單票制選出下,反對派分散票源自然令自公兩黨得利。而且選民不是直接選安倍,是先選議員再由議員選安倍,所以議員質素也有影響。如果做好地區工作和動員鐵票,即使安倍民望低,自民黨也可有一定成績。以下為綜合幾家日媒的預測結果:

自民黨 270+
公明黨 30+
希望黨 50+
立憲民主黨 40+
日本共產黨 15+
日本維新會 10+
其他 20+

加起來是435席,全眾議院有465席,即有30席未知歸誰。可以看到現時自公已經袋了300席,離3分2的310席只差些少,有機會達到。除了選舉制度和反對派分裂,其他令安倍從面臨下台變成連任在望的原因還有:

一、安倍早前改組內閣讓一些民望高的人入閣,讓民望不至進一步下跌,也順便分豬肉擺平黨內反對勢力。

二、今次選舉從宣布舉行到投票只有約一個月,反對派只有很少時間反應。

三、北韓射導彈,安倍強調政府穩定和經驗的重要,有民眾接受。

接下來講解一下民進黨分裂的事。


最高一行是上屆大選結果,當時反對派也是分為兩個較大的黨,民主黨和維新黨。雙方都明白要打敗自公就要合作,但維新黨內的時任大阪市長橋下徹的一派並無此意。後來橋下一派分裂出去,另一派則跟民主黨合併成為民進黨,即變成第二行的形勢。

可是去年的東京都知事選舉中,脫離自民黨參選的前防相小池百合子勝出,自民黨支持的候選人排第二,民進黨支持的更只排第三。今年7月的東京都議會選舉,小池成立的都民第一會再次勝出,以55/127席成為第一大黨,自民黨23席,民進黨更慘到只有5席。

民進黨內很多人擔心下屆大選政黨也會被自民黨和小池黨蓋過,在9月換上新黨魁前原誠司,但黨的支持度沒有改善,安倍見反對派七國咁亂宣布提早大選,前原於是極速聯絡上小池商討合併對抗安倍,民進黨領導層最初亦表示支持合併。

豈料小池卻說只會讓認同其理念者加入,會排除掉理念不合者,引起民進黨內部分人,特別是黨內左派不滿,決定另行成立新黨參選,就是立憲民主黨。關鍵是,過去民進黨特別是黨內左派一直反對修改日本的和平憲法,小池卻支持修憲。願意合併者則加入小池的希望黨。

上圖第三行就是民進黨也分裂後的情況。可以見到民進黨大部分議員都加入了希望黨,因為他們都認為小池人氣高漲,痴埋去有利選舉。加入立民的只有少數,還有一堆觀望形勢兩邊都沒加入。

最底一行則是日媒預測的結果。可以看到自公的議席只會減少一點點,希望也只會跟選前差不多,反而立民會大幅增加。這是因為希望黨出爐後馬上捲入爭議。首先是小池的「排除」論被立民批評是搞獨裁和不聽意見,令她形象受損。其次是小池支持修憲,令不少前民進黨選民卻步,一些加入希望黨的前民進黨議員也被質疑打倒昨日的我。第三是小池已經是東京都知事,不能兼任首相,那希望黨到底會支持誰做首相呢?小池竟然說選舉後再說。

相對的,加入立民的人被讚立場堅定,堅持反對修憲,沒有見小池有聲勢就痴埋去。傳統左派,同樣反對修憲的共產黨亦決定支持立民,凡是立民派人參選的選區,共產黨都不參選,讓共產黨的支持者投票給立民。上次大選共產黨得票約11%,這對立民來說是不小的幫助。不過,無論希望還是立民,整體議席都仍然跟自公差很遠就是了。


上圖是三黨混戰的選區例子東京2區,右至左為自民、立民、希望候選人。日媒預計自民和立民在爭勝,希望則沒希望。這當然很諷刺,小池過去一年內在東京連贏了知事選舉和都議會選舉,現在卻被民調說希望黨的人馬可能在東京全軍覆沒。民意有時就是這麼難測。

自民 辻清人 103,954票 42.6%
民主 中山義活 58,407票 23.9%
維新 大熊利昭 44,550票 18.3%
共産 石沢憲之 32,296票 13.2%
其他 犬丸勝子 4,668票  1.9%

看回東京2區上屆選舉結果,民主黨和共產黨加起來的話跟自民黨只差1萬票左右,所以上次投維新的人今次會投誰,自民黨流失幾多票,投票率等等 (通常投票率低有利自公,因他們鐵票多) 多種變數,都令立民被視為今次有機會贏這一區。

2017年10月16日

歐盟輪任主席是甚麼


見到有網民提起奧地利將會出任歐盟輪任主席,在這裡簡單介紹一下,因為中文裡 (事實上很多歐洲人也未必分得清) 有3個職位都可以簡稱為歐盟主席,容易混淆:

President of the European Council >> 歐洲理事會主席 (大陸譯法,以下兩者亦是)

Presidency of the Council of the European Union >> 歐盟理事會主席國

President of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 歐盟委員會主席

名字都很像對吧?尤其是 European Council 和 Council of the European Union 竟然是兩樣不同東西?是的,這三個都是實際存在,不同的組織和職位。

European Council >> 歐洲理事會
由歐盟成員國國家領導人組成,主要工作是定期召開領導人高峰會決定最重要的項目和政策,如成員國的加入和退出,歐盟制度改革等。主席2年半一任,由領導人們推薦和選出,但並非現時在任的領導人。現任為前波蘭總理 Donald Tusk

Council of the European Union >> 歐盟理事會
由歐盟成員國政府組成,主要工作是定期聚集各國各級官員開會,如全體外長會議、全體財長會議等,商討和決定政策具體細節。為方便分辨,又被稱為 Council of Ministers。主席半年一任,由各國政府輪流負責,現時輪到愛莎尼亞。主席由整國政府負責,並非該國領導人一人負責,只是通常交接儀式和代言會由領導人做,令外界有他一人就是主席的感覺。主席的意思就是由該國部長主持會議和編制議程等。是像更表那樣輪流做,輪到某國是沒有特殊理由的,而且是很早就決定好 (更表已經排到2030年),所以跟該國政治環境無關,甚至乎國家在擔任主席期間換領導人也試過。

European Commission >> 歐盟委員會
歐盟的公務員機關,主要工作是執行和監察政策,向歐洲理事會、歐盟理事會、歐洲議會等交報告和建議等。主席5年一任,由歐洲理事會推薦,歐洲議會選出,現任為前盧森堡首相容克。

2017年10月15日

奧地利將誕全球最年輕國家領導人?

文章已在《AM730》刊出
https://www.am730.com.hk/news/%E6%96%B0%E8%81%9E/%E8%A7%80%E5%AF%9F%E5%A5%A7%E5%9C%B0%E5%88%A9%E5%B0%87%E8%AA%95%E5%85%A8%E7%90%83-%E6%9C%80%E5%B9%B4%E8%BC%95%E5%9C%8B%E5%AE%B6%E9%A0%98%E5%B0%8E%E4%BA%BA%EF%BC%9F-99295

維基照片:庫爾茨與時任美國國務卿克里合照

奧地利將於周日舉行國會選舉,民調一致顯示中間偏右的人民黨明顯領先,年僅31歲的黨魁兼現任奧國外長庫爾茨 Sebastian Kurz 極大機會成為下屆總理,屆時他將取代金正恩 (估計33歲) 成為全球最年輕國家領導人。他是怎樣31歲就上位的呢?奧國的政治形勢又可以為其他歐洲國家帶來甚麼啟示呢?

先講講奧地利政治的背景。奧地利在二戰結束後,政壇長期由中間偏右的人民黨和中間偏左的社民黨壟斷,直至80年代,兩黨一直都能取得合共9成選票,其他政黨近乎不存在。這一方面帶來穩定,另一方面則被批評為沉悶和缺乏變化。90年代開始,極右反移民的自由黨冒起,除了因該黨擅長煽動民眾,亦因民眾覺得繼續投傳統兩大黨不會帶來任何改變。隨著自由黨冒起,議會天下三分,人民黨和社民黨都無法再單獨取得過半議席,唯有組成執政聯盟,但這更加加強了自由黨批評兩黨壟斷政局,投兩黨都不會帶來改變的指控,令傳統兩黨支持度持續流失給自由黨。

庫爾茨能夠上位,就是因為人民黨高層都覺得再不改變政黨形象不行。庫爾茨是普通中產家庭出身,無特殊後台,中學時加入人民黨的青年部,幾年後就當上青年部部長和區議員,隨即得到黨高層賞識,年僅25歲就被推舉加入內閣做個小部長,27歲就升為外交部長,出席各種國際會議和周旋於各國領導人之間,可謂見慣大場面。外界稱他為「神奇小子」或「青年梅特涅」(梅特涅是19世紀奧地利著名政治家,曾任奧國外長將近40年),亦認為他遲早會當上黨魁甚至總理。順帶一提他因公務繁忙從大學退學,沒有畢業。

到今年初,選舉逼近,人民黨民望仍然落後,在三大黨之中排包尾,時任黨魁決定辭職,黨高層選出庫爾茨為新黨魁,靠他迎戰大選。這一招亦果然奏效,人民黨支持度立即彈升,超前了另外兩黨成為支持度第一。最新民調中,人民黨支持度約33%,社民黨和自由黨各約25%,再加上社民黨和自由黨一左一極右,不大機會組成執政聯盟,而庫爾茨亦表明厭倦了跟社民黨合作,人民黨和自由黨組成下屆政府,庫爾茨做總理,幾乎已成定局。

庫爾茨能得到高層看中和有高民望,不只因為他年輕,還因為他做事大膽和實幹有政績。對內,他經常批評黨內有些高層做事保守和僵化,營造自己是老舊政黨中的年輕改革者的形象。對外,作為奧國外長,他成功呼籲多國在維也納舉行伊朗核問題會議,最終達成協議。他也在難民危機爆發後,直接向德國表明奧地利已經達到負擔上限,無法接收更多難民,又無視德國反對,跟匈牙利、塞爾維亞等商討減少難民方案。他強調自己不反對移民,只是移民必須學習奧地利的文化和核心價值。奧地利國會最近也通過了禁止回教女性面紗。

這樣一聽,其實他的立場都幾民粹?一部分是,所以現在情況有些矛盾。在他當上人民黨黨魁之前,極右自由黨的支持度最高,當時很多人怕大選由自由黨勝出,奧地利就會出現極右政府。庫爾茨當上黨魁後,人民黨的支持度超前自由黨,奧地利就不會有極右政府了,但他的立場都有些反移民,可說是藉向右傾吸走自由黨的票,那到底算不算是消除了民粹呢?而且,如果庫爾茨決定跟自由黨合組政府,那極右依然是加入了政府,只是做不成總理而已,這是否就值得高興呢?

這兩點都給歐洲政局帶來啟示。一,即使民粹政黨未有贏得大選,但各地都有原本是主流的政黨向民粹走來搶他們票,像早前荷蘭大選,雖然被視為極右那一個黨沒有贏,但其他右傾政黨都說要限制移民,連首相都說移民不喜歡荷蘭核心價值可以離開。甚至乎在英國,保守黨和工黨都各有民粹份子和政策。所以我們要小心評估民粹的影響,不能只說一個黨贏或輸就代表整個民粹浪潮成功或失敗。

二是現在奧地利面臨一個困局,由於議會三分天下,政府必須由三大政黨其中兩個組成,但其中一個大黨就是極右政黨,要排除極右就即是一定要由另外兩黨,人民黨和社民黨組成政府,但長年這樣做又令選民厭倦,覺得投這兩黨都沒有分別。類似情況剛剛在德國發生,基民黨和社民黨聯合執政4年,結果兩黨都流失大量選票,兩黨在選後都不想再延續執政聯盟。奧地利現在要改變組合,就唯有由人民黨和自由黨組成下屆政府。極右政黨在其他國家也可能因為這種議席數字因素成功進入政府。

可是極右進入政府是否就是世界末日呢?奧地利又是可以提供例子。其實人民黨在2000年就跟自由黨合組過政府一次,但當時自由黨加入政府後發覺很多選舉承諾實行不到,被逼轉變立場和溫和化,也有點被人民黨牽著鼻子走,結果引發自由黨內鬨和分裂,差不多十年後,即到近年才恢復聲勢。所以極右進入政府會帶來幾大「破壞」還很難講,重要的是外界是否能對他們作出制衡,防止一些太離譜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