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7日

[x場新聞] 費斯勒:賜你死當然要感謝黨和國家



[x場新聞] 冥曆1943年2月X日,三名慕尼黑大學學生派發反納粹主義傳單的案件,法院裁定三人叛國和通敵罪成,處以死刑,即日執行。人民法院法官費斯勒表示,即日處決可以減去三人在獄中受刑的時間,加上三人在行刑前獲准跟家屬見最後一面,都顯示政府非常寬大,「佢地當然要感謝元首、黨同國家」。

案情指,三名大學生,朔爾兄妹和普布斯特,以往都在慕尼黑大學派發過反納粹傳單,今次是當場遭到保安人員揭發和逮捕。三人在庭上承認派發傳單,但否認叛國,聲言人民的聲音是想要結束戰爭,想要正義和真理得到伸張,自己的行為才是真正愛國的表現。

費官當場面斥三人是勾結外國勢力的「走狗」和「德奸」,是「廢青」「讀屎片」「浪費公帑資助」「帝國的寄生蟲」,重申元首希特拉和政府權威不容挑戰,大戰一定會取得勝利,任何妨礙德意志民族偉大復興的行為是不會得逞。經過十多分鐘的簡易聆訊後,費官即席宣判三人叛國和通敵罪成,處以死刑,同日執行。審訊以全場高喊「希特拉萬歲」結束。






朔爾兄妹的家屬接受記者查詢時說,雖然對白頭人送黑頭人感到傷感,但認為兩人絕對沒有做錯到,永遠會為他們的勇敢行徑、對正義和真理的堅持感到自豪。人民不會忘記,歷史會還他們清白。他們又說,連手無寸鐵的學生都不放過的屠夫政權終會受到神的制裁,若然未報,時辰未到。


(以上模擬片段截圖來自德國電影 Sophie Scholl – The Final Days)

著名堪虞學家「諾咩特拉乜斯」則向本報獨家預言,費官會在2年後的冥曆1945年2月X日,在美軍一次空襲中被炸死。


2017年7月16日

[X場新聞] 三宅正太郎:不能生搬硬套法律DQ議員

三宅正太郎 (維基圖片)

[X場新聞] 冥曆1944年X月X日,東條英機政府指反對派議員尾崎行雄言論對天皇不敬,入稟要求取消議員資格的訴訟,大審院裁定東條政府終極敗訴,尾崎無罪釋放。負責的大審院法官三宅正太郎不點名批評一審判政府勝訴的地方法院法官指,議員是由國民選出,議員的言行是否值得被取消資格需要整體看待,不應將法律條文生搬硬套。

案件源於尾崎行雄在第21回眾議院選舉拉票期間,指責東條政府提出的「三權合一行政主導翼贊體制」是獨裁思想,會違反憲法和危及民主,並說擔心大東亞戰爭進展,用了一句「富不過三代」(売家と唐様で書く三代目) 警告選民。東條政府認為這句話是暗示當今皇上是二世祖敗家仔,控告尾崎對天皇不敬和應該被取消議員資格。

三宅法官在判詞指這樣理解是邏輯不通:「控方指這一句是貶低當今皇上,但這句話又可以理解為讚揚明治大正兩位先帝。加上被告在演詞前幾句讚揚明治先帝製訂憲法開啟民主,本官看不到被告是侮辱天皇。」「我國是多元社會,國民有不同意見,議員有不同政見和表達方式,是理所當然。因為一句說話較為通俗就說是侮辱天皇,與民主理念不符。」「尾崎議員擔任國會議員超過50年,對議會和社會的貢獻是眾所周知。突然指責這樣一位社會賢達不愛國不愛天皇,著實難以令人信服。」

東大法律系教授美濃部達吉向本報分析指,三宅法官是認為日本有兩千年歷史,有過無數的天皇和政府,對其中一屆提出質疑,絕對不等於不認同日本和不愛日本。「例如我話支持依屆政府,但依屆政府做的事同上屆相反,咁我咪即係反對上屆政府?咁我到底係支持定反對政府?愛唔愛國冇得咁計架嘛。東條英機擺明混淆視聽,將批評政府講成侮辱天皇同唔愛國。」

「至於句說話莊唔莊重真係睇你點睇......大家都知日本人講說話係有好多種唔同的莊重程度,咁尾崎當日係同一般基層市民說話,上流社會黎睇佢的說話係粗鄙,但一般市民又會覺得好普通,法庭判佢唔莊重咪即係偏向左上流社會的觀點?一般基層說話粗鄙少少就話人唔莊重,咁樣係咪階級歧視?」

美濃部又說「尾崎之前做咁多屆議員都係咁樣做法,東條英機依家係櫃桶底找堆法例黎DQ佢,明眼人都睇得出係玩針對啦。之前一審個法官生搬硬套法律條文咁判,咪中晒東條英機下懷囉。英國美國法國邊有咁樣DQ議員的?我淨係知德國同意大利,即係法西斯國家有。好在我地日本仲有獨立的法官,如果唔係咁都DQ得議員,真係衰過納粹德國。」

尾崎步出法庭後向歡迎他的支持者指,議員由國民選出是民主的最基本道理,由政府和法院裁定議員資格本就奇怪,以言入罪褫奪議員席位更是反民主,對議會、國民甚至國家的終極侮辱。他說東條英機試圖將反對派滅聲的計謀是不會得逞,反對派一定會繼續監察政府,反對無謂的戰爭,抵制「三權合一行政主導翼贊體制」。

東條英機首相的發言人則回應說,會服從法庭裁決,現時亦沒有計劃控告其他反對派議員,但強調政府和天皇權威不容挑戰。發言人重申現屆政府有很多重要工作,如征服中國大陸、打倒美帝、消滅共產主義威脅等,大和民族的偉大復興需要「三權合一行政主導翼贊體制」才做得到,再次呼籲議員不要為反對而反對,拖大東亞聖戰的後腿,盡快通過「大東亞聖戰的新資源」撥款。

2017年7月15日

恭迎候任大法官

N世之前看過報紙說大法官馬道立想退休,我想我現在知道誰會獲任命為下任大法官了,你想到嗎?

Okay,講回DQ案。

一,雖然我明顯不滿某官和他的裁決,但我不會全怪他或罵他是九官,因為某程度上他只是緊跟人大釋法內容,難保由其他法官審理結果就會不同。所以今次是再次突顯一樣大家本應已經知道的事:只要釋法權在中共手上,而我們無法質疑他們的釋法決定,香港法律其實是「任佢舞」,他們隨時可以為香港法律僭建一堆內容以符合他們的政治需要,我們和法院只能硬食。一國兩制?中央不干預?只看他心情。

二,即使如此,執法始終是可以有手鬆手緊之別,可是有些人員缺乏自己是社會公義的維護者的自覺 (Judicial activism),只會硬邦邦執行法律,結果就成了上面「一」的棋子。對著這類法官,想靠他們守護香港核心價值云云只是太大想頭。他們這樣做的長遠結果只會是傷害了法治,因為無法保障人權自由和制約政府的話,法治也無法存在。

某程度上,正如「一」所講,其他官也未必會判得不同,所以我尤其不滿的是案件的處理速度之慢。確認書案、梁游案、4人案,沒有一單是已經解決,政府就推說仍在司法程序不肯補選。這明明是涉及全港市民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的問題,也牽涉立法會70席中的6席,是嚴重影響立法會運作及連帶的社會政策和資源分配,是重大公眾利益問題,都不加快處理。現在隨時拖多成年,立法會就一直在懸空6席下運作,何其荒謬。即使補選,選舉主任隨時又說「法官咪話左你6個唔係真誠宣誓囉」用確認書DQ他們,選都冇得選。多謝晒。

我們看看美國,之前美國總統特朗普下令限制移民入境,幾日內就有人提出司法覆核,法院也立即受理並下令暫緩執行,整件事處理得非常快。但這跟法官是否反特朗普無關,因為審得快不一定有利,現在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中偏向共和黨者佔多數,終審隨時會判特朗普贏。處理得快是因為這涉及重大公眾利益和人權問題,拖得越久對社會影響越大 (當然也有部分是大家明知無論誰敗都一定上訴至終審就快些解決)。特朗普在1月發出移民限制,案件上個月已經告到上最高法院。

三,又某程度上,我會質疑法院現在是奪權/擴權 (power grab)。判斷誰做議員的本應是選民,判斷誰宣誓有效的是監誓人,現在法官自己話自己有權做決定,一槌就推翻18萬人的投票,仲投票黎做咩呀?法官判詞說他是客觀決定,但他的決定跟當日秘書長和主席的不同,那誰才是客觀呀。既然他強調自己才是客觀果個,即是秘書長和主席不客觀啦,以後怎麼讓他們監誓呀,不如直接找法官監誓啦。

法官又指羅冠聰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作出質疑,所以不是真誠宣誓 (我從新聞理解是這樣)。

按人大釋法內容,議員宣誓後也要遵從宣誓內容,否則就是違反誓言要被DQ。

兩者相加,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就算宣誓時過了關,往後任內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提出質疑,都是不是真誠宣誓要被DQ?

那基本法23條寫明香港需要立國安法,而議員反對立國安法,是不是違反基本法要被DQ?

議員批評人大釋法,是不是質疑基本法人大有釋法權的條文要被DQ?

議員大喊中聯辦滾蛋,是不是質疑中央的全面管治權要被DQ?

議員去英美台日國會唱衰香港,是不是違反外交歸中央的條文要被DQ?

大喊釋放劉曉波、天滅中共,是不是質疑和挑戰中央要被DQ?

DQ晒全部民主派啦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