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4日

幾時DQ郝爾彬

根據傳媒報道,法官認為選舉主任有權審查參選人是否真誠擁護基本法,而陳浩天因為鼓吹港獨和廢除基本法,被選舉主任查詢時亦沒有否認,因此被取消資格沒有問題。有評論將重點放在陳浩天遭選舉主任查詢時亦沒有否認,引伸到周庭沒有被查詢過就被DQ,可能打得贏官司。但我們是否要因為周庭可能打得贏就滿足呢?對我來說,政治審查始終是不可接受。

以英國工黨黨魁郝爾彬為例好了。他支持廢除君主制,又支持分裂英國 (北愛加入南愛),又支持自決 (蘇格蘭有公投權),又支持修改英國憲法 (成為成文法),卻從來沒有被質疑宣誓不真誠而被DQ:

Corbyn is a longstanding supporter of a United Ireland[276] and reportedly described himself as an "anti-imperialist" campaigner for the region in 1984.

Corbyn would prefer Britain to become a republic, but has said that, given the Royal Family's popularity, "it's not a battle that I am fighting".[281][282]

On the issue of Scottish independence, when asked if he would consider himself a unionist, Corbyn said: "No, I would describe myself as a Socialist. I would prefer the UK to stay together, yes, but I recognise the right of people to take the decision on their own autonomy and independence."[283]

As Leader of the Opposition, Corbyn was one of the sponsors for the Constitutional Convention Bill, which was an attempt at codifying the UK's constitution, which has not been compiled into a single document.[285][286]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eremy_Corbyn#National_and_constitutional_issues

更極端的例子,是前北愛爾蘭地方政府副首席大臣 (deputy first minister) Martin McGuinness。他曾是愛爾蘭共和軍高層,而愛爾蘭共和軍不單要求北愛加入南愛,更使用恐怖襲擊來逼英國政府就範,最有名的是曾放炸彈企圖殺死戴卓爾夫人 (失敗),和炸死英女王親戚蒙巴頓伯爵 (成功)。但這段往史沒有令 Martin McGuinness 擔任北愛副首席大臣時被DQ。

另一點為人詬病的,是官司處理速度。選舉在2016年進行,到2018年才宣判,還未計後面堆積著其他參選人的選舉呈請/司法覆核。當日梁天琦提出司法覆核時曾要求緊急審理,但法官以沒有逼切性為由拒絕。到目前為止,已經有7個人共8次因為政治審查被DQ (陳浩天、賴綺雯、中出羊子、梁天琦、陳國強2次、周庭、劉頴匡),而且第二次選舉都黎緊了,真係好冇逼切性囉。仲有好明顯全港選民損失了投票選擇對象這一點並不在法官考慮內。

兩單案的法官,又係你呀,區生。

2018年2月11日

關於疫苗

頭盔:本人讀文科的,以下文章不能算是「專家」意見

老實講,我也沒打流感疫苗。一來我自認抵抗力比較好,我一向很少病(過去幾年返工只請過幾日病假),有病也很快會看醫生(反正公司有醫保),所以我不認為我是流感高危人士,感染了也不會很嚴重。二來流感病毒很多種,疫苗要看病毒才會發揮最大效果,但爆發的病毒是否疫苗針對的那一種無法事前知道。所以整體上我認為打流感疫苗對我來說CP值不高。

不過這不代表我反對接種疫苗。我相信醫學界的普遍意見,疫苗對上特定的病毒是有效的,只是我認為流感對我風險不高所以我不打。抵抗力弱的人士還是應該考慮打流感疫苗,而嬰兒更是應該打齊各種嚴重疾病的疫苗。

記住一句說話,百貨應百客。一個人不打針沒事,不代表所有人都沒需要打。有些人說醫生護士都沒打,講真人家一日到黑對住不知幾多病菌,有病也識正確應對方法,你怎麼能拿他來比,你應該是親自看一位醫生,聽他建議你,或你的孩子,應不應該打,而不是只看他有沒有沒打。有些專業爬山人士,徒手就爬到個幾百尺懸崖,難道你又說,專業果個都唔用裝備的,所以我都唔用裝備,呀?

同樣地,一種疫苗效果未必很大,不代表所有疫苗都沒效果。有些人不打一種疫苗,就全部疫苗都反對,絕對反智。有些人講陰謀論,醫生個個跟藥廠勾結,醫生個個為賺錢。既然如此,是否應該所有醫生你都質疑?反疫苗的醫生都可能係咁喎,他們會否是跟流感藥藥廠勾結,因為個個都打針沒人生病,流感藥就沒人買啦。醫生叫人食少些抗生素,又是否為了病人冇咁快好返,睇多幾次醫生?世衛說紅肉致癌,是否雞珍同白肉界勾結?陰謀論,你要我作幾多都得。

又有人說,有人打了針後有副作用。首先,我們要證明那個真的是那種針引起的副作用。一個人有病,可以有很多原因。一個人身上有兩種病,可以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因素所發生。所以吃完一種藥之後是否引致副作用,不是有人試過同時有這兩種病就證明到的,要對一大群病人作研究,並且看到真的是這個藥就是決定性因素,才可以確定。

其次是機會率。有些人說醫生都認了有副作用,不敢100%說不。這是正常架喎。上面都講左,百貨應百客。人人體質唔同,可能有人藥物敏感架嘛。你知唔知,有人食花生會病,有人飲牛奶又會病,有人食蛋又會病?你又知唔知,坐車有機會撞車死,坐飛機又有機會墜機死,去日本台灣又有機會地震死,去美國法國又有機會恐怖襲擊死?

有些人說,反正我唔信電視的醫生,我信網上看到的文章。點解網上的文章就信得過呢?R爆頭。他們又說,反正你識英文,應該去看那些研究,自己判斷。識英文就做到醫生,咁英國同美國全部國民都係醫生啦。

又有些人說,反正他們更信中醫和自然療法。中醫和自然療法又有100%包醫好你嗎?又有證明沒有副作用嗎?又肯定這些醫師沒有跟不知甚麼界別勾結嗎?我唔知呀,可能佢同山草藥界勾結,或者同能量水界勾結,或者同瑜伽界勾結,甚至同魔界勾結,乜都有可能架。

有些人說打針是個人選擇,不影響其他人。不正確,因為傳染病的話,你有機會惹到別人,就好像沙士,一個人就搞到香港死幾百人。如果全社會99.99%的人打了針,那你可能不打也沒事,因為根本沒機會碰上病菌。但如果只有80%人有打?60%人有打?風險不是慢慢上升,是幾何式上升的。所以,外國近年也有反疫苗風氣,結果就是很多國家麻疹大爆發,意大利去年就有5000宗。為了懲罰醫學界和藥廠界不讓他們賺錢,為了不讓自己的孩子有打針副作用,結果自己的孩子染麻疹,真是好聰明。

2018年2月10日

看冬奧開幕有感

昨晚看平昌冬奧開幕禮,感受到表演重點有三點:孩子、科技、未來;南韓當局放眼將來的心思很明顯。

反觀香港,我們政府想帶給我們孩子甚麼未來?

逼聽李飛的洗腦教育、青年人做乜都譴責同DQ的當權者、告學生的大學管理層、要對年青人殺無赦的議員、細路全部讀國際學校的教育局長、只識講見過steve jobs的科技局長、八達通都唔識用同細路全在外地的特首、唔記得間屋僭建但記得呃首置稅的律政司、寄黑函中傷細路同學的財政司......

他們只想香港的孩子沒有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