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1日

多國選舉update 17年9月

想起好像很久沒寫過文看選舉數字,今次簡單講講紐西蘭、德國、奧地利將要舉行的選舉。

紐西蘭

紐西蘭大選將於9月23日舉行,焦點是本來支持度嚴重落後的在野工黨,在換上新黨魁 Jacinda Ardern 後支持度急升,追貼執政國家黨,有機會重奪失落9年的執政地位。

工黨上次執政是1999至2008年期間,之後國家黨連贏3次選舉 (3年1次),由於近年紐國經濟不錯,社會亦無大爭議,本來外界認為國家黨的總理 John Key 可望第4次勝選,但他去年突然宣布因家庭原因退休,由副手 Bill English 遞補。Bill English 上台後國家黨支持度維持在高位,工黨黨魁Andrew Little 因民調顯示無機會勝出即將來到的大選,在上月 (8月) 辭職,年僅37歲的黨內新星 Jacinda Ardern 成為新黨魁。

本來外界對 Jacinda Ardern 所知有限,可是一件事就令她一夜成名:她在成為黨魁後翌日接受電視訪問,主持人卻問她未生小孩,如果將來做總理時有了小孩會否申請產假影響工作,Jacinda Ardern 立即反擊主持人的觀念過時,想不到現在的紐西蘭仍然會有職業女性被人問這種問題。事件令很多民眾對 Jacinda Ardern 加了同情分,而之後的競選活動和電視辯論,她的政綱和表現亦不錯,令工黨支持度急升。

下圖可以看到兩黨支持度原本差了近20%,過去兩個月卻急速拉近和打平。現時兩黨都各有民調機構估會贏,整體而言是勝負難料。



德國

德國大選將於9月24日舉行,總理默克爾的基民黨支持度大幅領先,料可順利連任,現時問題只是誰會成為她的執政聯盟拍檔。

下圖可以看到,2015年中爆發難民問題後,基民黨的支持度明顯下跌,但其後歐盟和土耳其達成協議,土國加強堵截難民,舒緩了德國的問題,基民黨的支持度止跌,得以維持第一大黨地位。今年初第二大黨社民黨更換黨魁 (或稱總理候選人) 後支持度一度爬升,卻後勁不繼,尤其是今年較早前舉行的3場地方選舉都表現差過預期,令社民黨支持度打回原形,默克爾選情更穩固。

筆者在去年底亦早已寫過一次「不要小看默克爾連任機會」:http://nonintellect.blogspot.jp/2016/12/blog-post_8.html


目前基民黨是跟社民黨共同執政的,但很明顯榮辱不是與共,民望被默克爾一個人拿掉,社民黨沒甚麼進帳,同時又因共同執政,社民黨難以攻擊基民黨,都是令選情變成這樣的原因之一。所有現在差別只是基民黨跟誰組成下屆政府。最新幾個民調的平均:

CDU 36
SPD 22
AfD 10
Liberal 10
Left 10
Greens 8

首先反移民「另類選擇黨」(AfD) 和東德共產黨改組成的左派黨都不可能跟基民黨合作,但以以上數字來看的話,可能組合只剩延續基民黨和社民黨合作,以及基民黨加自民黨加綠黨。前者,雙方都應該不太想延續,後者,自民黨和綠黨的政綱有一定差異較難合作。除非基民黨或自民黨支持度高過預期,令兩黨相加已經夠過半,否則德國選舉後的下屆政府籌備工作仍然會有難度。

奧地利

奧地利將於10月15日舉行大選,預計最大機會的結果是右派人民黨和極右自由黨組成下屆政府。

下圖可見,黑線的人民黨在今年換了年僅31歲的「神奇小子」「少年梅特涅」 Sebastian Kurz 做新黨魁後,支持度從排第三瞬間升至第一,現在可說是贏硬,差別只是延續跟紅線的社民黨共同執政,還是跟藍線的極右自由黨組新政府。跟德國情況類似,人民黨和社民黨都不太想延續共同執政,因此人民黨+自由黨的組合被視為最大機會出現。


之前荷蘭和法國選舉,金融市場都擔心極右政黨會否勝出選舉,今次奧地利大選極右不會「勝出」,卻很大機會加入政府。上次自由黨加入奧國政府,惹來外界批評,今次也要留意歐盟其他國家和金融市場的反應。

另外關於 Sebastian Kurz 此人,筆者在他當上黨魁時已經簡單寫過一篇「奧地利提早大選 30歲外長劍指總理」:http://nonintellect.blogspot.jp/2017/05/30.html

2017年9月16日

符合香港人價值和中國人質素的事

據報特首林鄭月娥出席活動時,「呼籲大眾若見到難以接受及超越底線的社會現象,便應該勇於發聲,共同努力維護香港這個文明社會的核心價值和中國人的修養和素質」。

逆向思維,由此推斷,以下我們沒有見到林鄭及其伙伴發聲的事兒,在她們心目中都是符合香港人價值和中國人質素的了:

特首收5000萬冇申報
經營劏房
村屋僭建
綠地倒泥頭
霸佔政府土地
老人院虐老
醫院唔夠人手病床仲要 cut budget
政府供應鉛水比市民飲
選舉處唔見全港選民資料
警察行私刑
50年前暴動放炸彈
局長話學生自殺因為冇做好生涯規劃
教師因政治言論被起底兼跟蹤至校門
大學洩漏學生情報給傳媒
大學選舉陸生賄選
大律師立法會爆粗
議員被特首操控改文件
議員入公立醫院要優待
議員偽造學歷
選舉呃阿婆掌心雷

2017年8月29日

繼續GDP至上主義?

文章已在《am730》刊出
https://www.am730.com.hk/news/%E6%96%B0%E8%81%9E/%E8%A7%80%E5%AF%9F%E7%B9%BC%E7%BA%8Cgdp%E8%87%B3%E4%B8%8A%E4%B8%BB%E7%BE%A9%EF%BC%9F-91807


另外,任總全文可以看這
https://thestandnews.com/finance/%E4%BB%BB%E5%BF%97%E5%89%9B-%E9%A6%99%E6%B8%AF%E5%85%AC%E5%85%B1%E8%B2%A1%E6%94%BF%E7%AE%A1%E7%90%86/


繼續GDP至上主義?

前金管局總裁任志剛「出山」發表網誌,認為應考慮以赤字預算刺激經濟增長,引起各界討論。有的討論其動機,為何沉寂多年突然出手,是否為林鄭「理財新哲學」開路。筆者也同意這看法,不過今次文章想聚焦回任總的論點本身,及其所隱含的GDP至上主義。老實講,我看不到他和林鄭的見解有幾嶄新。

任總文章中有些觀點,我其實是同意的,例如說基本法沒有指明政府支出跟GDP比例是限死在20%,以及沒有禁止逆周期的財政赤字。事實上,香港的政府支出一向都是GDP20%左近,而非剛剛好20%,而逆周期的赤字預算,金融風暴到沙士期間都見過,近十年也制訂過幾次,只是最終政府收入高過預期,「估錯數」赤字變盈餘。所以任總這兩點根本向來都是如此,不是發現新大陸。

個人比較不同意的,一是說政府「守財奴」拖經濟後腿,二是說經濟增長過慢應該用赤字預算刺激,三是說這樣做能在將來人口老化時仍能達至財政平衡。

現在增長太慢,那幾多才夠?

首先,任總似乎認為現在香港經濟增長不夠。當然這是建制派常講的,像是新加坡增長幾多,深圳又幾多,香港GDP從佔中國兩成跌至3%云云。那我想問,他們是否心目中有個指標是香港GDP增長應該有幾多呢?既然增長過慢要刺激,那當然要有個指標是幾多才夠,否則怎麼知道幾時無須再刺激呢?就像美國聯儲局加息減息是要參考經濟數據一樣。

跟深圳比是不切實際的,雙方基數和人口都不同,而且大陸也不是每個城市做到深圳那股增長,被深圳超越的城市多不勝數 (現在只剩北上廣三處未被深圳超越,而其他城市被深圳超越又不見有人訓斥他們抓緊一帶一路和大灣區機遇云云),甚至有地區是出現經濟衰退 (遼寧省被揭數據造假後GDP大跌23%)。

跟其他發達地區比呢?香港又做得不差。過去10年香港GDP每年增長都有2至3%,累計約33%,比美國的14%和德國的13%都高得多。新加坡是增加了58%,但我們要留意新加坡引入了大量外勞,人口增長大過香港,如果講人均GDP,兩地過去10年增長都是約25% (數據來自IMF)。

所以我不覺得香港現時經濟增長特別慢。既然任總和建制派覺得現在慢,幾多才合他們心水?是否GDP增長未到一年4或5%都要以赤字預算刺激經濟?又,如果說香港GDP佔中國3%少,那佔幾多好呢?單是增加1個百分點到佔4%香港GDP就要激增1/3了,期間大陸還會一路增長,怎麼做到呢?我想他們應該交代一下。

著眼點不同花錢方法也不同

香港政府是否守財奴呢?又是見仁見智。一方面有人批評他不肯增加福利、醫療和教育開支,另一方面則有人批評他大花筒搞「大白象」工程。事實是香港政府支出增長大於經濟增長,根據今年預算案的圖表,過去20年香港GDP增長約125%,而政府支出增長逾180%,所以增加福利、以基建刺激經濟和派糖刺激消費,一直有做。之前也提過,赤字預算也制訂過很多次,只是「估錯數」最終赤字變盈餘。那為何不斷花錢都有人不滿?這顯示問題不只是花不花錢,還是怎麼花和花得有沒有效果。

筆者完全同意政府現在大量盈餘和儲備,有能力著量花多些錢,但這是出於我認為很多民生問題需要改進,而不是出於認為GDP增長不夠。滴漏效應早已證明有限制,提高GDP不等於市民就會分享得到,民生就會同步改善。例如,是否GDP增長快一些就能解決房屋問題?當然不會,可以是GDP和樓市上升而市民收入完全追不上。即使在經濟增長快到建制派流晒口水的深圳,同樣有很多民眾投訴收入追不上樓價,當局要不斷推出新招打壓。新加坡住屋問題較小,也不是因為GDP增長,是因為政府大力建設房屋。港府是否準備好被指干預市場?

再一個誇張點的例子,愛爾蘭2015年GDP在一年之間多了26%,是否愛爾蘭人收入就一下子增加了1/4?當然不是,這完全是數字遊戲。愛爾蘭該年GDP激增,是因為美國修改稅制,很多公司將總部搬到低稅率的愛爾蘭,而愛爾蘭將這當成投資計入了GDP。但這些公司在愛爾蘭的實際活動和人手招聘其實相當有限,GDP增長主要是帳面上的。

即使是要刺激GDP增長,著眼點是長線或短線,做法也可以不同。例如基建在建設中的時候可以提高GDP,不過起完之後的效益就不一定了。相對的,教育、科研和發展新行業未必能立即提高GDP,但長遠來說社會知識和技術提高了,生產力和GDP會上升。又,任總說想減輕人口老化帶來的負擔,這不一定需要靠提高GDP,早一步改善醫療和市民健康也有幫助。最近流感爆發令公立醫院疲於奔命,如果老人整體健康一點或者我們早點識別病人,在他們入院前就醫治好,會不會資源運用上更有效率?

如果說香港政府理財哲學守舊拖後腿,我不覺得是政府不肯花錢刺激GDP的問題,是政府對於錢花在哪裡沒有新見解的問題。林鄭說她的看法跟任總很近,但如果她指的是看著GDP數據來做人,那我實在不覺得她的「理財新哲學」有幾嶄新。香港政府花多些錢是為了什麼?應該花在哪裡?社會需要更多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