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6日

我信董建華,冇拉布香港有救!


眾所周知當年差點搞到老豆公司和香港破產,現在卻華麗轉身成政經界KOL的董建華,曾多次說香港的各種問題,包括GDP增長慢過深圳、政府搵地起樓困難、大型工程超支等問題,都是政治爭拗、立法拉布、議而不決、停滯不前所致。因此,根據「董建華理論」,筆者大膽預計,立法會修訂議了事規則,形同終結了拉布,明年香港可望:

- GDP增長8% (與深圳相若)
- 高鐵、港珠澳橋、機場三跑等大形工程不會再有一毫子的超支
- 公屋居屋建屋量增至一年4萬伙,再往後恢復每年8萬5的盛況
- 全港人工像90年代未有拉布時一樣,年年雙位增長
- 恆指像道指屢創新高,首先是4萬點

故此,大家記得奔相提示親友長輩 (尤其是支持修訂議事規則那些),明年肯定有大茶飯食,千祈咪走雞,快點入市等食魚翅撈飯,那就功德無量,阿彌陀佛。

(ps 如果冇的話請問董建華點解,我唔係經濟專家,佢先係。董生講的一定岩,如果唔係新聞成日報道佢,建制派又成日提住佢黎做乜,係咪?所以我信董建華!)

2017年12月15日

共和黨輸亞拉巴馬州的啟示

文章已在《am730》刊出
https://www.am730.com.hk/news/%E6%96%B0%E8%81%9E/%E3%80%90%E8%A7%80%E5%AF%9F%E3%80%91%E5%85%B1%E5%92%8C%E9%BB%A8%E8%BC%B8-%E9%98%BF%E6%8B%89%E5%B7%B4%E9%A6%AC%E5%B7%9E%E7%9A%84%E5%95%9F%E7%A4%BA-108058


美國亞拉巴馬州舉行聯邦參議員補選,意外地由民主黨候選人勝出,是民主黨25年來首次取得亞拉巴馬州的聯邦參議員席位。亞拉巴馬州是眾所周知的深紅州份,即共和黨鐵票區,不但25年來都是共和黨贏參議員席位,總統選舉更是40年來都是共和黨贏,故今次補選結果震驚全美。今次文章會分析一下補選局勢和對未來啟示。

今次補選源於原本任職的塞申斯辭職加入特朗普內閣。塞申斯在2014年的參議員選舉中幾乎自動當選 (民主黨直頭不敢派人參選),2016年選舉另一位參議員謝爾比亦以64%高票當選 (每個州有2名聯邦參議員,選舉周期不同),總統選舉方面特朗普亦取得62%票大勝希拉莉,因此各界都預期今次補選共和黨必勝無疑。焦點落在共和黨初選由甚麼人勝出。

這場初選變成共和黨內的民粹派和建制派的角力。前者如特朗普前助手,在網上有影響力的班農支持前法官摩爾,後者如參議院領袖麥康奈爾則支持斯特蘭奇,塞申斯辭職後署任席位的前州政府檢察長。斯特蘭奇是個相對常見的共和黨人,但摩爾就獲主流傳媒高度關注。他曾多次公開發表反同性戀、反穆斯林、反猶太人、反移民言論,更曾兩度被更高級的法院下令取消法官職位。一次是因他在法庭內展示聖經十戒,違反憲法政教分離原則,第二次是因他無視最高法院判決,繼續禁止同性婚姻。

可是初選是由摩爾勝出。當時傳媒認為這顯示共和黨支持者走向極右和民粹的趨勢越來越強,共和黨可能被這班人騎劫和操控。但亦有分析指,共和黨不斷向右走,只會離中間選民更遠,長遠可能對選舉不利。

就在此時,摩爾突然爆性醜聞,有傳媒收到多名女性指控曾被他侵犯。摩爾承認認識部分指控者,但否認曾侵犯他們。這跟大圍政治氣氛相關。繼荷里活影壇多名女星自爆曾遭男導演或男星侵犯後,國會亦陸續有多名男議員被指曾侵犯女性。摩爾在民調中的支持度開始下跌,民主黨候選人瓊斯則上升,共和黨建制派亦拒絕支持摩爾。最終摩爾以2萬票的些微差距落敗。雖說差距小,考慮到共和黨過往在亞拉巴馬州的表現,可說是大敗了。

仔細分析得票,2016年的參議員選舉中,共和黨取得133萬票,今次摩爾只取得65萬票,相對的民主黨只從75萬票跌至67萬票。投票率從62%跌至40%。共和黨方面,民粹派和建制派內鬥,候選人立場極端又爆性醜聞,令很多支持者不願出來投票,民主黨支持者則出來展示對特朗普的反感,加上今次是補選,投票率本來就會比較低,兩陣營誰較能成功動員支持者出來投票就成了關鍵。由於是多個因素齊下,民主黨才能勝出亞拉巴馬州,他們未來能否再攻下其他共和黨票倉是成疑問的。

這也不打緊,因為勝負從來只須看幾個搖擺州分。看回上屆總統選舉,特朗普輸了普選票,靠選舉人票制度才當上總統。所以,令一些投共和黨的州分變成投民主黨才是關鍵,民主黨在本來就贏的州分繼續贏是沒有用的。這也是今次補選跟之前大半年其他民主黨勝出的地方選舉不同的重點。之前幾場地方選舉,每當民主黨勝出,主流反特朗普傳媒都大聲叫好說特朗普玩完,筆者都不這麼樂觀,因為那些州分在去年總統選舉中本來就是民主黨贏的。今次選舉暴露共和黨方面有甚多弱點,即使未來攻不下其他共和黨票倉,民主黨仍大有可能奪回一些搖擺州分。

1%票足令民主黨贏總統

上屆總統選舉,特朗普取得304張選舉人票,希拉莉得227張,看起來差距不小,其實不然。特朗普在密歇根、賓夕法尼亞、 威斯康星三個州都贏希拉莉不足1%,這三州分別有16、20、10張選舉人票,只要這三州的票有一點異動,即變成民主黨273票贏共和黨258票。有多達29張選舉人票的佛羅里達州,特朗普亦只贏希拉莉1.2%。如果共和黨繼續內鬥或特朗普民望繼續低落,民主黨大有機會在2020年贏回總統寶座。當然他們要先選出一名不像希拉莉那麼多醜聞和多人憎的候選人。

更近一點的是明年的國會選舉。眾議院方面,共和黨有239席,民主黨有193席,民主黨要一下子扭轉形勢有一定困難。但參議院,計入今次補選後,會是共和黨51席對民主黨49席,民主黨明年贏2席就能重奪參議院 (50對50的話副總統可以加入投票定勝負,所以50對50仍是共和黨控制參議院)。這本來也是不容易的,因明年改選的34席中,民主黨佔26席,共和黨佔8席,共和黨攻入民主黨的機會本應較大,但現在就難說了。

當然,共和黨也會受到這場選舉衝擊,研究對策。最好當然是停止內鬥,集中部署如何在明年國會選舉中維持優勢,並努力提升特朗普政績增加他在2020年連任的機會。但民粹派和建制派的對立非一日之寒,即使黨高層令一些民粹派代言人如班農收聲,黨基層對建制派的反感也不會立刻消失。共和黨未來內鬥會演成怎樣,值得留意。

2017年12月12日

[X場新聞] 東方不敗:自閹不算閹


[X場新聞] 針對近日宗教團體「日月神教」修改內部議事規則,有成員指是打壓內部不同意見,教會代表兼著名江湖人士東方不敗在出席時裝活動時向記者表示,修改議事規則是需要組織成員通過的,因此不構成打壓,正所謂「自閹不算閹」。

東方不敗指,有道是「欲練神功必先自宮」,重點是在目標的神功而非過程的自宮,因此修改議事規則也只是為了讓組織運作更順暢,這是大家都同意的,不存在所謂打壓。他批評任我行等部分教內人士盲目反對領導層的意見,經常拉布,令教派運作停頓,又散布謠言中傷領導層,大家都「忍無可忍」才要修改議事規則。

當有娛記問起「咁你點睇比人叫閹人...」,問題還未問完,只聽見「啪」一聲,該名娛記已倒在地上,七孔流血而亡,眾人皆看不到發生何事。東方不敗留下一句「都話我絕對唔會打壓言論自由架咯」之後揮一揮衣袖離去。

2017年12月10日

[X場新聞] 戈林:希特拉忍夠反對派


[X場新聞] 針對德國總理希特拉下令DQ所有反對派政黨一事,行政會議成員戈林接受電台節目訪問時表示,希特拉是「忍夠」了反對派,逼於無奈才這麼做。

戈林表示,過去十多年德國因為政治爭拗錯失了很多發展機會,GDP增長落後美國和蘇聯,現在為了強政勵治,確保政府施政順利,解散所有反對派政黨是有需要的,相信廣大國民會支持這項決定。對於部分被DQ的反對派議員流亡海外,戈林說他們暗藏外國護照可恥,勾結外國勢力搞亂德國鐵證如山,國民要擦亮眼睛,支持真正愛德國的現屆政府。

針對其中一位主持人問到,希特拉亦被指持有奧地利護照,戈林強調希特拉已多次拿出證書證明自己放棄了奧地利護照,大家不要聽信反對派中傷。他又說德國人和奧地利人是同文同種、血濃於水,大家都是德意志民族一份子何必分這麼細。

另一位主持人質問,納粹黨在最近一次選舉中仍然只有4成得票,沒有過半,如何能說行動代表廣大國民。戈林立即怒問該主持人質疑國民對希特拉的愛戴,是否反對派或外國勢力走狗。該名主持人隨即被戈林身旁的蓋世太保成員帶走。

戈林在總結時提醒反對派,「冇左你地太陽照常昇起」,在授權法和國安法已經通過的現在,政府「隨便一隻手指就捽死你」,「你地仲生存緊已經彰顯元首的寬大」。他重申,只要支持以希特拉為核心的納粹黨中央,深入學習貫徹落實「我的奮鬥」精神,德意志民族的偉大復興必定勝利完成。節目在全場起立大喊「希特拉萬歲」後結束。

2017年12月8日

日皇退位的相關問題

文章已在《am730》刊出
https://www.am730.com.hk/news/%E6%96%B0%E8%81%9E/%E8%A7%80%E5%AF%9F%E6%97%A5%E7%9A%87%E9%80%80%E4%BD%8D%E7%9A%84%E7%9B%B8%E9%97%9C%E5%95%8F%E9%A1%8C-107023


日本政府決定讓日皇明仁在2019年4月30日退位,皇太子德仁將在次日的5月1日即位。為何這件事是由政府決定,而非天皇自己說了算呢?這是因為日本戰後的憲法嚴格規定天皇不能干政,不能發出政治性的言論,令天皇連退休都不能自己決定。今次談談日皇退休掀起的一連串討論。

明仁是在去年8月8日發表的錄影講話中暗示自己有意退位。之所以說暗示,是因為他在片段中沒有講過退位一詞,只是說自己年紀大 (當時82歲) 未必能夠繼續履行職務。由於有關方面在事前已經向傳媒放風天皇有意退位,即使明仁沒有講出口,大眾都理解為他有意退位,政府也著手研究具體安排。

日本憲法第一章訂明天皇是日本的「象徵」,繼承問題按「皇室典範」處理,並且列明只可在內閣建議下進行指定的「國事行為」,如頒布法令、頒授勳章、接見外賓等,天皇本身並無自行處理這些行為的「權能」。因此宣布退位也可能被視為超出憲法所列的行為,明仁只能用暗示的方式講出。反正日本文化也愛說話兜圈,他的暗示大家都懂的。

下一個法律問題是現行法律沒有天皇退位的機制。規定繼承問題的「皇室典範」只說天皇死後由皇儲繼位,沒有寫天皇未死就想退位該如何做。雖然古代日本時有天皇生前退位,最近一次是1817年光格天皇退位,但明治維新時取消了退位機制,因此現在要先修例才能讓明仁退位。日本國會在6月通過了皇室典範的修訂。還有別的法律問題。古代天皇退位是以發表詔書的形式進行,但現在天皇自行撰寫詔書是違憲的,所以退休的具體儀式也要重新制訂。

處理一堆法律問題之餘當然還有最關鍵的實際退位時間的問題。由於換天皇的同時會換年號,一般設想當然是1月1日更換最方便大家,換日曆的同時使用新年號,不然就會前半年是「平成X年」後半年是「某某元年」的情況。但這個設想被處理皇室事務的宮內廳反對,理由是過年時有很多儀式要進行,宮內廳不想由不同天皇主持這些儀式。結果在政府和宮內廳來回交涉後,決定明仁4月30日退位,德仁5月1日即位和使用新年號。

宮內廳是個相對神秘的日本政府機構。雖然它是在政府之下,但其長官是公務員而非政治委任,令它不一定會聽首相的話,是個相對獨立和外界難以監察的機構。那它是代表皇室嗎?也難說,例如外界就常流傳說宮內廳對德仁的妻子雅子施壓太大令她患上抑鬱症 (如迫她生兒子和接受既定的皇室禮法)。事實上德仁亦曾公開暗示宮內廳給予妻子太大壓力,不點名批評有些人對雅子「人格否定」。因此也有花生友期待看德仁上任後如何跟宮內廳大鬥法。

亦有意見認為今次退位不只是皇室的事,也反映日本社會老年化和男女不平等的問題。明治時代人們比現在早去世,如明治天皇59歲逝世,大正天皇47歲逝世,做一世天皇不成問題,但昭和天皇87歲逝世前幾年已是經常入院,父親的例子可能令明仁想趁未有大病退位養生。民調亦顯示日本人普遍明白天皇成82歲想要退休的心情,快些讓「新一代」(德仁亦已57歲) 上位是好事。

皇室典範規定皇位必須傳給男性皇族,撇除明仁和德仁,就只剩文仁、文仁的兒子悠仁、明仁的弟弟正仁三人。德仁和文仁有女兒,但公主們出嫁就會離開皇室,她們的兒子也沒有皇位繼承權。德仁、文仁 (52)、正仁 (82) 不太可能再生孩子,於是日本皇室傳宗接代的大任就會由悠仁 (11) 一人負擔。悠仁有甚麼大吉利是,日本皇室就隨時絕後。

外界就此有不同建議,如容許女性做天皇、容許公主出嫁後保留皇族身份兼容許公主的兒子有繼承權、容許前皇族 (二戰結束後昭和天皇多名遠親被取消皇族身份) 的男性後裔有繼承權等等。最後一項,由於一般民眾都不認識這些前皇族後裔,沒甚麼人支持他們做天皇。前兩項有不少民眾支持,但就遭到執政自民黨內的保守人士 (包括首相安倍) 反對。

有日本傳媒認為天皇退位是一個讓日本社會思考這些問題的機會。與日本相比,歐洲很多國家都容許女性繼位,近年荷蘭、比利時和西班牙亦出現了國王生前退位,表明是讓下一代早點接班和展示新氣象。不過當大家看到執政自民黨人的保守思維,如前參議院副議長山東昭子說女人生夠4個孩子政府應頒獎、黨總務會長竹下亘說外國元首如有同性伴侶不應見天皇、安倍口說鼓勵女性就業但內閣20人中只有2個女人、另外3人是超過70歲等等,要改變恐怕不容易。

2017年11月29日

穆加貝走了津巴布韋就有救嗎

文章已在《am730》刊出
https://www.am730.com.hk/news/%E6%96%B0%E8%81%9E/%E8%A7%80%E5%AF%9F%E7%A9%86%E5%8A%A0%E8%B2%9D%E8%B5%B0%E4%BA%86-%E6%B4%A5%E5%B7%B4%E5%B8%83%E9%9F%8B%E5%B0%B1%E6%9C%89%E6%95%91%E5%97%8E-105074


統治非洲國家津巴布韋37年的總統穆加貝,在軍方、黨內和民眾施壓下,終於宣布辭職。在穆加貝統治下,津巴布韋政府貪污腐敗,反對聲音被打壓,經濟混亂民不聊生,尤其以誇張的通脹聞名,即使用一袋以億甚至兆計津元紙幣亦只夠買塊麵包,在獨裁國家中亦特別惡名昭彰。不少港人說獨裁國家有效率云云,津巴布韋正是反例。現在獨裁者走了,津巴布韋就有救嗎?很可惜,情況並不樂觀。

進入主題前先簡單介紹一下津巴布韋及穆加貝的背景。津巴布韋是前英國殖民地,舊稱南羅德西亞,取名自為英國開發當地的殖民者兼富商羅德斯 (北羅德西亞現在叫贊比亞)。南羅德西亞在1965年宣布脫離英國獨立,但政府繼續由白人把持,引發佔人口多數的黑人武裝抗爭,穆加貝即為黑人武裝領袖之一。1979年,白人政府終於屈服,實施普選,黑人進入政府,國家改名津巴布韋,穆加貝成為總理 (掌握實權),並在1987年成為總統。

穆加貝當時被其他非洲國家的黑人視為英雄,與南非的曼德拉等他國領袖都關係良好,上台初期亦按照跟前白人政府的協議保障白人一定的權益。可是穆加貝數年後開始露出獨裁本色,迫走可能威脅他地位的其他前黑人領袖,打壓反對聲音,沒收白人土地,搶來的財產亦只分給自己友,造成貪污腐敗和外國不敢投資,政治氣氛和經濟急劇變壞,民不聊生。儘管如此,他仍能統治津巴布韋到現在。可能是人老了判斷力轉差,亦可能是做慣了獨裁者相信自己能隻手遮天,穆加貝終於犯下政治錯誤,引發今次政變。

今次政變的遠因是穆加貝的繼承人之爭。一方是長年擔任他副手,在老幹部中有影響力的副總統姆南加古瓦,另一方是比他年輕41歲的夫人,後者較受年輕幹部歡迎。穆加貝今年已經93歲,隨時可能仙遊,令兩派的明爭暗鬥更加激烈。終於穆加貝在兩星期前炒了姆南加古瓦,令局勢倒向夫人一派,一眾老幹部特別是軍方不滿,亦怕會像姆南加古瓦般被拋棄,引發今次政變。

軍方一直不肯叫自己行為是發動政變,但街上出現坦克車,軍人又佔領電視台發表講話,這樣都不叫政變甚麼才叫政變?但他們沒有立即殺死穆加貝。一來穆加貝始終是獨立英雄和合法總統,沒有合理理由殺他,二來他跟多個非洲國家關係領袖友好,殺他或引來外國介入,故此最好的辦法是令他知難而退,讓己方一派合法地取得權力。穆加貝開初仍然不肯就範,不過當國會準備彈劾他直接奪走其權力,穆加貝終於投降。預料姆南加古瓦將會成為新總統。

於是,發動政變推翻穆加貝,完全是為了個人或派系利益,跟國家利益並無大關係。如果是為了國家利益,穆加貝這麼多年來搞亂民生和鎮壓民主,大把理由推翻他,這班人為何不一早發動政變?事實上姆南加古瓦長年擔任穆加貝副手,政府的惡劣施政他都有份,沒有跡象顯示他上台後會大變或實施民主選舉。雖然軍方現在容許民眾和反對派上街示威要求穆加貝下台,但這也很明顯是對軍方有利才會獲准,難保將來軍方不會容許反對自己的示威。一雞死一雞鳴,送走一個獨裁者換來的是另一個獨裁者,在第三世界國家屢見不鮮。

最後談談所謂的終極獨裁者的迷思。很多人認為獨裁者當然就是一個人話事的意思,但如果獨裁者真的完全不聽意見,搞到眾叛親離,隨時會被推翻,因此獨裁者不可能真的完全不聽意見。這不是說他會聽反對聲音,只是說他身邊總要維持一群肯支持他的人,所以很多獨裁國家都會有一個由執政黨和軍隊組成的利益集團,支撐著獨裁者。穆加貝今次就是失去這個利益集團支持才被推翻。如果他為夫人做好些部署,一早確保軍方會支持她,也許不會落得如此收場。北韓實行軍隊優先政策,習近平上台後以肅貪為名搞幹部換血,都是同樣道理。

2017年11月28日

香港大部分人都係低端人口

有次被個陸生問起「其實香港的特首是怎麼選的?不是香港人選出來的嗎?」
「不完全是,是一個一千二百人的委員會選出來的」
「那就是間接選舉囉」
「也不算是吧,因為沒有普選,大部分香港人都沒得選那個委員會」
「那不是連人大選舉還不如嗎?」

連大陸人都一眼睇穿係假選舉,仲要話連大陸的人大選舉 (理論上一般市民有得份投,雖然候選人就篩選過晒) 都不如。政治權利係基本的權利,而香港人的政治權利就被分做幾級。冇票選特首/選委會/功能組別的,算得上低端人口吧?

2017年11月27日

繼續學習董建華經濟學


近年華麗轉身為Econ KOL的著名二世祖及失敗特首董建華,經常提醒港人要是繼續糾纏於政治爭拗、社會撕裂、立會拉布、違法佔中、港獨風潮、890後工作缺乏獅子山拼搏精神,香港的GDP增長會落後大陸,大陸的發展不會等香港。我暫且稱這為「董建華理論」C.H.Tung theory,即是香港增長慢於大陸必然是政治爭拗、社會撕裂、立會拉布、違法佔中、港獨風潮、890後出社會工作後缺乏獅子山拼搏精神等因素所致。正所謂數字會說話,今次我們來驗證看看港中兩地的GDP增長速度到底差幾多。

以下兩個列表的數字均來自IMF的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第一個是基於美元匯價計算,第二個是基於購買力平均計算(一種被認為可以減少匯價波動影響的計法),本文主要以第一個列表為分析基礎,第二個列表是供有興趣者參考。

Billion USD
China
HK
China/HK
HK/China
1987
330.303
50.625
6.5倍
15.3%
1992
495.671
104.272
4.8
21.0%
1997
965.320
177.356
5.4
18.4%
2005
2308.786
181.570
12.7
7.9%
2012
8570.348
262.627
32.6
3.1%
2017 est.
11937.562
334.104
35.7
2.8%

從表一可以看到,香港比中國GDP在1992年時最高,為21.0%,到1997年回歸時已經輕微下跌至18.4%,因此根據董建華理論,其實1992至1997年期間港人已經開始出現政治爭拗、社會撕裂、立會拉布、違法佔中、港獨風潮、890後出社會工作後缺乏獅子山拼搏精神,否則香港的GDP增長不應被中國超過才對。

而在1997年至2005年,即董建華擔任特首期間,兩地發展更加急速拉闊,香港比中國GDP從18.4%暴跌至7.9%,可見在董建華任內,政治爭拗、社會撕裂、立會拉布、違法佔中、港獨風潮、890後出社會工作後缺乏獅子山拼搏精神問題達到巔峰。我們尤其可以注意,香港GDP在1997至2005年期間幾乎沒有增長,相反中國GDP升了超過一倍,果然是大陸的發展不會等香港。

而之後的「貪曾」曾蔭權爵士任內,即2005至2012年期間,雖然香港GDP上升不少,但中國升得更多,令兩地差距進一步擴大,香港比中國GDP從7.9%降至3.1%。可見在2005至2012年期間政治爭拗、社會撕裂、立會拉布、違法佔中、港獨風潮、890後出社會工作後缺乏獅子山拼搏精神的問題仍然嚴峻。

相對的,在2012年至2017年期間,兩地發展差距緩和,香港比中國GDP只是從3.1%微跌至2.8%。故此根據董建華理論,我們可以得出2012至2017年間香港政治爭拗、社會撕裂、立會拉布、違法佔中、港獨風潮、890後出社會工作後缺乏獅子山拼搏精神的問題得到改善的結論。善哉善哉。

由以上分析可見,根據董建華理論,香港的政治爭拗、社會撕裂、立會拉布、違法佔中、港獨風潮、890後出社會工作後缺乏獅子山拼搏精神的問題在董建華任內,即1997至2005年期間最為嚴重。董建華的講話是反映他任內實際經驗之談,是一番肺腑的警世之言,就好像張子強林過雲教人要做個好人一樣警世,蔡公子教人成功需苦幹、劉公子說自己代表時下年輕人一樣權威,大家務必多向「董建華經濟學」Tungonomics 學習。

PPP billion $
China
HK
China/HK
HK/China
1987
833.501
77.404
10.8
9.3%
1992
1477.226
118.028
12.5
8.0%
1997
2802.371
164.823
17.0
5.9%
2005
6617.286
248.255
26.7
3.8%
2012
15235.770
366.846
41.5
2.4%
2017 est.
23122.027
453.019
51.0
2.0%

2017年11月25日

跟董建華學經濟


將老豆的世界級公司搞到差點破產 (「要不是中央照顧你們早就完蛋了」) 和任內出現香港史上最嚴重經濟危機的董建華,近日再次現身說法教港人經濟學,大家當然要洗耳恭聽,畢竟他的權威性跟金日成大學畢業的張大粒墨講經濟、吳得掂搞教育、蔡公子教成功需苦幹、范婦人講愛中國、譚惠珠管廉潔差不多。
今次董生說甚麼呢?原來(又)是說香港太多政治爭拗,即立會拉布,非法佔中,港獨廢青云云,香港經濟增長會繼續輸給北上廣深,大家要多點學習對方。首先據我了解,十幾廿年前未有拉布佔中港獨,香港經濟的增長率已經是低於北上廣深,尤其是在董生任內。再翻查IMF資料,其實埃塞俄比亞、柬埔寨、孟加拉、菲律賓、盧旺達等地在過去5年的經濟增長都高過香港,不知董生下次開壇教書,會否教港人學習埃塞俄比亞、柬埔寨、孟加拉、菲律賓、盧旺達?
GDP PPP per capita, international dollar (from IMF database)
2012 / 2017 / change
ireland 45836.8 / 72529.5 / +58.2%
ethiopia 1354.3 / 2104.3 / +55.4%
Myanmar 4262.7 / 6360.6 / +49.2%
china 11252.1 / 16676.5 / +48.2%
india 4997.0 / 7153.3 / +43.2%
cambodia 2842.0 / 4022.1 / +41.5%
Bangladesh 2978.6 / 4207.4 / +41.3%
Philippines 6121.7 / 8270.5 / +35.1%
Rwanda 1577.3 / 2090.3 / +32.5%
HK 51156.8 / 60553.7 / +18.4%
Singapore 77429.5 / 90724.0 / +17.2%
Macau 122619.7 / 98322.9 / -19.8%

2017年11月23日

何志平淪八萬五 用完即棄是中共習性

由前局長華麗轉身為一帶一路超級聯繫人的何志平,因淪為國企海外行賄打手在美國被捕,不但公司和中國外交部立即割蓆 (說好的「当你在海外遭遇危险,記住你身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呢?),前上司兼據說對中美關係有影響力的董建華面對記者提問,竟然裝傻答非所問,令筆者想起當年他講「八萬五已經不存在」,何志平也已經不存在了。心寒,用完即棄,記憶抹煞,但也明白這是共產黨治下扭曲人性的必然結果。

記憶抹煞,據說來自古羅馬,又稱除憶詛咒,指當局將不受歡迎人士的相關紀錄,如出現過的銘文、雕像、貨幣、文字記錄等,全都當粉筆字抹走,仿佛此人不曾存在過。共產黨後來學了這招,蘇聯的史太林鬥倒對手後都會將對方從蘇共的各種資料中刪去,毛澤東也在鬥倒劉少奇等人後下令將他們從油畫「開國大典」中刪去。

用完即棄,中共在香港也有用。經典的有六七年愛國藝人傅奇石慧夫婦遭港英驅逐出境,中共竟然不肯收留,二人在羅湖橋上等了一晚後才被港英帶回 (二人最終移民加拿大)。近期一點的有曾氏兄弟鞠躬盡瘁,一個就排在前港英高層「香港江青」後面才做到立法主席,想選特首還被人恐嚇會爆黑材料,另一個就無端端被炒魷,遞補做局長的是三姓家奴。

事實上一批所謂香港精英的本性也是如此,難怪跟中共這麼夾。港英時代聽英國佬話,移交後聽中共話 (極端的還有皇軍來時聽日本人話),但其實個個拿著外國護照準備隨時走佬。平日在酒會飯局嘻嘻哈哈互送高帽,順便談些小工作齊齊搵下香港人笨,馬照跑雞照叫。但一聽到人「落馬」了,就個個當人山埃唔敢hi,又話唔熟又話唔知,求情信都唔敢寫封。講蝗蟲,這班人比蝗蟲更加蝗蟲。

2017年11月21日

親中派給年輕人的榜樣

親中派人士經常訓斥年輕人不夠拼搏,要年輕人多學習上一代的獅子山下精神,但筆者認為並不容易,因為如果以親中派人士做榜樣的話,年輕人會學習到的只會是:

抓緊一帶一路機遇,做貪污洗錢打手:
何志平

官商鄉黑勾結、裙帶資本主義、生意失敗唔緊要可以賣身比國家:
梁振英、董建華、榮智健等

滿口歪理,眼都唔眨:
「拉勻一世好小事」「咪埋眼就冇洗腦」「唔好政治化李飛講話」等

學歷造假冇有怕,你夠膽老作就得:
何君堯、葛博士、柯碩士等

兩文三語唔識,冇文化冇學識,一樣上到位:
吳得掂、鍾tree根等

變色龍牆頭草,愛邊國隨時變,邊鬧外國邊揸人護照:
范徐麗泰、譚惠珠、梁君彥、陳啟宗等

返大陸就叫雞,難怪咁愛大陸:
雷鼎鳴個支付寶朋友、吳亮星個洗頭艇朋友、馬恩國槍炮團等

2017年11月16日

津巴布韋政變與賭王爭產案


近年成為獨裁者摧毀國家經濟帶來民不聊生的典範的非洲國家津巴布韋 (另一典範為北韓),昨日發生政變,首都街頭湧現大量坦克車和軍人,總統穆加貝 Robert Mugabe 據信被軍方軟禁在家。雖然軍方聲稱這不是政變,但除了政變實在想不到別的詞來形容。

今次政變的起因,相信是「果頭近」的穆加貝 (93) 上周炒了副總統 Emmerson Mnangagwa (75),好讓自己的夫人 Grace Mugabe (52) 順利繼位,令副總統的盟友害怕相繼被清算。早兩日軍方司令 Constantino Chiwenga (61) 就召開記者會公開表明不滿,警告如總統繼續亂來清算「革命同志」(參加反英獨立者,包括副總統),軍方不排除插手,變相預告發動政變。今次政變後軍方亦稱不是要推翻穆加貝,只是要清除他身邊的壞份子。

為何軍方不除掉穆加貝?一來穆加貝始終是合法總統,也是反英獨立領袖,殺他缺乏大義名分,二來雖然穆加貝在西方國家聲名狼籍,但跟非洲鄰國關係不錯 (始終很多都一樣是獨裁者),殺掉他或引來國際介入,既然如此不如脅持他做傀儡,等他「香左」或退休讓己方合法地做總統。

事件令筆者聯想到早幾年的賭王爭產案,四房也是輪流脅持...保護賭王,並要他拍片向公眾說明自己一房才是正當的繼承人,當然也不能在此時讓賭王死掉否則就大鑊了。

所以筆者估計接下來津巴布韋軍方也會拍片證實穆加貝安全,表示己方行動為合法,撤去夫人一派的權力,然後就將穆加貝送入ICU讓他從外界眼前消失。

2017年11月14日

合併參選加泰議會有好處

自從西班牙中央政府宣布啟動憲法條款,接管加泰管治權、重新舉行選舉及逮捕獨派人士,逃亡到比利時的加泰政府主席 Carles Puigdemont (獨派) 表示仍然有意參選新選舉,並呼籲獨派各政黨合組名單參選。這除了能顯示獨派大團結,也有實際好處,因為加泰議會的比例代表制對大黨稍為有利,合組名單參選能獲得更多議席。

香港有個「常識」是比例代表制對小黨有利,但筆者其實向來不完全同意這講法,應該說是單單制對小黨過於不利。這兩個講法是有差異的。比例制的宗旨是按得票分配議席,目標是公平分配,因此小黨理應不會較大黨有利,即不應是小黨較大黨取得更多議席。相對的,單單制的目標不是公平分配,可以出現非常極端的結果,大黨即使得票不多也能獲得大多數議席,小黨取得不少的票也可以輸到趴街。以英國2015年大選為例,保守黨36.8%票得到330席的過半議席,獨立黨12.6%票卻只有1席。

比例制之中又可以細分為對大黨輕微有利和沒特別利的計算法,而加泰議會採用的屬前者。看回2015年選舉,由兩個獨派政黨組成的 JxSí (Carles Puigdemont 亦屬此名單) 取得39.8%票 (計所有有效票) 或 41.3% 票 (只計成功通過門檻政黨的票),卻取得45.9%議席。計入另一獨派政黨 CUP 後 (剩下4個黨都是統派),他們共取得48.1%票 (所有有效) 或 50.0%票 (成功通過門檻),卻取得53.3%議席,靠著選舉制度優勢獲得過半議席。

黨或名單 / 得票率(有效票) / 得票率(過門檻) / 議席率
獨派聯合 JxSí / 39.8% / 41.3% / 45.9%
公民黨 C's / 18.0% / 18.7% / 18.5%
社會黨 PSC / 12.8% / 13.3% / 11.9%
我們可以 Sí que es Pot / 9.0% / 9.3% / 8.1%
人民黨 PP / 8.5% / 8.9% / 8.1%
民眾統一 CUP / 8.3% / 8.7% / 7.4%

政黨或名單 / 實際議席 / 按過門檻票推算的議席
獨派聯合 JxSí / 62 / 56
公民黨 C's / 25 / 25
社會黨 PSC / 16 / 18
我們可以 Sí que es Pot / 11 / 12
人民黨 PP / 11 / 12
民眾統一 CUP / 10 / 12

(總議席為135,過半為68)
因此難怪 Carles Puigdemont 今次也想再搞多次獨派合組名單,有時這輕微的差距就是勝負關鍵。統派當然也明白這道理,但他們當中有一定分歧,一是人民黨和公民黨支持強勢鎮壓,社會黨和我們可以支持溝通協商解決,二是統派在中央政府層面也有其他分歧。相對的獨派眼下除了勝選和獨立外幾乎沒有更重要的議題了,因此獨派合作參選的機會較統派大。

2017年11月13日

初選vs棄選

最近好像有個關於民主派應該搞初選還是棄選的討論,我講幾點意見。

1. 初選機制也是一種棄選機制,因為你輸了初選就應該棄選。

2. 這時間差是有分別的。早些用初選分出勝負,同陣營的人就能集中精力應付正式選舉,只靠最後棄選就會一直分裂到最後。假設你是最後兩日才宣布棄選,到時有幾多選民知道也成問題,隨時會有一堆人不知情繼續投票給你。

3. 最後決定棄選的唯一好處,是如果領先那個人臨尾香「乃野」了,也有候選人可頂上。但這情況在香港似乎不普遍,不太需要顧慮。相對的,也有可能同陣營的人扣起黑材料,臨尾漏風給傳媒「繕」對手墮馬,讓自己坐正......雖然這也應該不太需要顧慮。

4. 講回初選。另一個好處是有機制定勝負。如果只靠候選人主動棄選,用甚麼標準呢?例如你說港大民調,一個29%,一個27%,你叫得動27%那個棄嗎?只差2%也是在調查的誤差範圍內。初選,輸了就是輸了。棄選,不是機制來的。

5. 至於說初選對舊人有利,一來我不知道某黨原來這麼重視新人的權益,二人也看你怎麼搞這場初選,如果你只公布完名單就直接投票,那新人當然沒機會表現,但你至少搞場論壇的話,都有機會讓新人表現。

6. 最後一個問題是初選會是甚麼人出來投票?有人會擔心只是自己陣營內的一部分人投票,令勝出者只是陣營內受歡迎,公眾特別是中間選民其實不歡迎。亦有人會擔心敵陣營動員投給一個水皮的候選人。

前者,其實香港沒甚麼中間選民,據筆者經驗形容自己中間的市民(特別是中老年人)實際上都是親中派,所以個人認為不太需要顧慮這一點,某程度上鞏固和動員民主派的票還更重要。第二點,過去的初選都沒見到親中派搞事,他們真的動員的話也應該可以察覺到(太易分),所以個人認為這一點也是不太需要顧慮。

2017年11月11日

恆指反映裙帶資本主義

有人討論恆指剔除國泰,以下為最新恆指成分股。香港公司仍佔多數,但也可看到一點:幾乎全都是地產公司,也就是說香港的本土公司已經幾乎只靠地產一個行業支撐,而當然他們也是靠政府的高地價政策支撐(中電港燈港鐵也算是政府保護吧),甚至令香港被《經濟學人》評為「裙帶資本主義」(ie官商勾結) 最嚴重地區,沒有之一 (平日很重視國際排名的港府在此事上一直噤聲) 。香港政府和上一代人還好意思講自己建立甚麼甚麼,教訓下一代人不去做依樣果樣,甚至說應該禁止年輕人排公屋。
維基百科上談裙帶資本主義:裙帶資本主義(英語:Crony capitalism),又稱官僚資本主義、朋黨資本主義、權貴資本主義、密友資本主義、關係資本主義,描述一個經濟體中,商業上的成功與否取決於企業、商界人士和政府官員之間的關係是否密切。這種偏袒可能是表現在法律許可的分配、政府補助或特殊的稅收優惠等等。
Crony capitalism is an economy in which businesses thrive not as a result of risk taken for them, but rather, as a return on money amassed through a nexus between a business class and the political class. This is done using state power to crush genuine competition in handing out permits, government grants, special tax breaks, or other forms of state intervention over resources where the state exercises monopolist control over public goods. Money is then made not merely by making a profit in the market, but by profiteering by 'rent seeking' using this monopoly or oligopoly. Entrepreneurship and innovative practices, which seek to reward risk are stifled, since the value-add is little by crony businesses as hardly anything of significant value is created by them.
長和
中電控股
香港中華煤氣 
九龍倉集團
匯豐控股
電能實業
恆生銀行
恆基地產
新鴻基地產
新世界發展
太古股份公司
東亞銀行
銀河娛樂
港鐵公司
信和置業
恆隆地產
香港交易所
領展房產基金
(國泰航空)剔除
(昆侖能源)剔除
招商局港口
中國旺旺
吉利汽車
中信股份
萬洲國際
中國石油化工股份
中國海外發展
騰訊控股
中國聯通
華潤電力
(碧桂園)加入
(舜宇光學)加入

2017年11月7日

瀕死卻能翻生再連任的安倍晉三

文章已在《AM730》刊出
https://www.am730.com.hk/news/%E6%96%B0%E8%81%9E/%E8%A7%80%E5%AF%9F%E7%80%95%E6%AD%BB%E5%8D%BB%E8%83%BD-%E7%BF%BB%E7%94%9F%E5%86%8D%E9%80%A3%E4%BB%BB%E7%9A%84%E5%AE%89%E5%80%8D%E6%99%89%E4%B8%89-100514


早幾個月在日本,執政黨自民黨連輸幾場地方選舉,自身又醜聞爆不斷民望大跌,首相安倍晉三一度被外界認為快要丟官。可是他不但捱到現在,更主動要求提早大選,而各家傳媒民調和分析都一致說自民黨會維持大多數議席,安倍可順利連任。為何情況會變成這樣呢?

首先,安倍反應夠快。在情況不妙,外傳將要被人逼宮的時候,他急忙改組內閣和黨領導層,分豬肉給黨內不同派系收買人心讓他們暫時不逼宮,一些高民望議員如野田聖子和河野太郎入閣 (民調顯示近7成人支持他們入閣) 亦讓民望止跌回升。加上國會放暑假在野黨沒空狙擊安倍的醜聞,以及北韓試射導彈等,都對安倍民望有利。

相對的,在野黨自己都七國咁亂。自民黨民望低,最大在野黨民進黨民望更低,換了新黨魁前原誠司上任仍然無起色,前原的新黨領導層中更立刻有成員爆婚外情醜聞要極速辭職,令民進黨民望繼續沉底。在東京都議會選舉勝出的小池百合子亦動向未明。自己民望回升而對手狀況不好,安倍決定賭一舖提早大選。今次提早大選從公布到投票只有約一個月時間,亦讓在野黨難以整理旗鼓。

此時小池卻有動作了,趕緊宣布成立新政黨「希望黨」,民進黨的前原亦隨即跟小池商討兩黨合併,令自民黨一度擔心起來。小池有相對高的人氣和傳媒注意度,民進黨則在全日本都有支部有一定動員力,還有資金和工會支持,兩黨如果磨合成功,確實會成為一股龐大力量,有機會危及自民黨。

可是這個磨合卻不順利,各有盤算的小池和前原都各自犯了錯。前原在未確定合併詳情之前,就跟黨員說大家可以全員過檔,讓他們支持合併,豈料小池隨後卻說只有認同她理念者才可合併,令民進黨內部分派系高呼貨不對辦和騙局。尤其是,小池是支持修改日本憲法,而民進黨向來是反對的,堅持反對的派系 (民進黨內左派) 於是另立新黨「立憲民主黨」。

原本要求黨員理念一致並非不合理的要求,但小池事前未有解釋清楚,招來對手批評她是騙子和搞獨裁搞分化。小池亦有其他毛病。小池現在是東京都知事,選首相就要辭職,但民調都顯示民眾反對這樣,認為小池做了東京都知事才一年就辭職的話是不負責任。於是小池說她不會辭職選首相。可是這樣一來小池的支持者為何要投希望黨呢?投希望黨小池都不會做到首相。還有,那希望黨到底會推舉誰做首相呢?傳媒追問小池她都避答,只說要看選舉結果再說。小池後來公布政綱又被批評很多內容跟自民黨相似。

小池不斷中箭,立憲民主黨卻越戰越勇。他們批評希望黨跟自民黨太相近,說自己才是反安倍的旗手,又強調自己貫徹政治理念,沒有向小池妥協等,民眾意外地受落。立憲民主黨成立一日 twitter 粉絲數目就超越十萬,最新民調亦顯示其支持度追貼甚至超越小池的希望黨,令選舉形勢變化更大。

兩黨相爭,自民得利,在野黨內鬥分散反政府的票,正好讓自民黨更易當選。幾份日本主要報章都預測,眾議院465席中,自民黨可望贏得270席以上,加上盟友公明黨也會有至少30席,兩黨合計有機會超過310席,維持三分二絕大多數,安倍就可繼續推動他的修憲大計。可以說,雖然不是照足原先劇本進行,但安倍趁在野黨混亂提早大選的賭博仍然是賭贏了。

我們亦不可忘了,安倍和自民黨,兩者的支持度雖然有關連卻並不等同。選民不是直接投票選首相,是先選國會議員,國會召開後由議員選首相,所以每個選區內自民黨的候選人本身能耐,以及選舉策略都有影響。自民黨資源多,向來動員力強,加上和盟友公明黨配票,即使自民黨民望不高,在選舉戰上仍然不可輕視。加上兩黨鐵票多,如果投票率低也會對他們有利。

假設自民黨真的大勝,日本政局之後又會有甚麼發展呢?第一個變化是在野黨會變成怎樣,會繼續分裂,還是其中一黨成功崛起將來挑戰自民黨。不過希望黨今次失敗的話,小池未來也很難做日本第一個女首相了。第二個變化是安倍會做多幾耐。安倍的自民黨黨魁任期明年結束,如果他落選或不再參選,也會失落首相之位,勝選則有機會成為日本歷來在位最長首相 (他現時排第五)。如果安倍不做,就輪到第三個變化,誰取代他做首相?日媒普遍預期,無論安倍選不選,總務相野田聖子、前外相岸田文雄、前防相石破茂等都會參選明年的自民黨黨魁選舉。屆時誰會贏,現在還很難說,不過野田贏的話她就會成為日本第一個女首相了。

2017年11月4日

[閒聊] 心裡有個謎

我的心裡有個謎。每次有議題「被政治化」,親中派、政府、藍絲帶都會說民主派阻住利民措施,與民為敵,沉默大多數會 vote them out,從高鐵、港珠澳橋、開發土地、創科局、政改、佔中、拉布......每次民主派都是與民為敵。

既然如此,為何每次立法會選舉直選部分民主派都取得多數票,親中派都少票過民主派?難道市民喜歡投票給自己的敵人?真是一個難解的謎。

2017年10月31日

[X場新聞] 松井石根:南京大屠殺你哋幾多歲?


[X場新聞] 針對近日再起的教科書爭議,本報嘗試電話訪問這方面的權威人士,前日本皇軍大將松井石根的看法。當電話接通,記者表示想詢問教科書內容應否包括南京大屠殺時,電話另一邊的松井立即打斷問道:「你講多次你邊間報館既?朝日定赤旗?定你其實係日教組既?咁關心教科書做乜?關你咩事?南京大屠殺 (編按:松井的實際用詞為「南京攻略」) 你哋幾多歲?」

松井繼續連珠炮發:「二次大戰 (編按:松井的實際用詞為「大東亞戰爭」) 咁多場戰役,做乜係要提南京大屠殺咁雞毛蒜皮既事?你話死幾多人話?就算當你地中國 (編按:松井的實際用詞為「XX」) 講既30萬係真,成場二次大戰死左過千萬人,30萬係一個零頭之嘛,何況南京大屠殺根本冇死咁多人。大把野更加值得學啦,中國後來響共產黨統治下死仲多人啦係咪?你地有冇教呀?」

「一日最衰都係日教組班死左膠,成日投訴教依樣教果樣,又話咩言論同思想自由,奏國歌時又肯唔起立,又唔肯唱,教壞晒依家的細路。你不如關心依D啦,點解唔做個報道講下日本國旗國歌法幾失敗呀,都迫唔到D人尊重國旗國歌,迫唔到人起立同齊唱。」當記者嘗試再發言,松井又說:「冇你咁得閒呀,係咁先!」就掛掉電話了。

注:朝日新聞為左傾的日本報章,赤旗是日本共產黨黨報,日教組即日本教協

2017年10月30日

麻生太郎謎言集

共同社網頁截圖
之前在 fb page 上提過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說自民黨勝選要「多得北韓」(北朝鮮のおかげ),其實他從政這麼多年來都以失言生成器聞名,以下是在網上搜尋到的一些代表作 (翻譯為大意):
衛報網頁截圖
「殺了幾百萬人的希特拉,即使動機正確都是不行的」<< 被批說希特拉大屠殺動機正確
(何百万人を殺したヒトラーはいくら動機が正しくても駄目だ)

衛報網頁截圖
「(希特拉將) 威瑪憲法不知不覺改成納粹憲法,學習那樣的做法如何?」<< 被批說修憲要學希特拉

(ワイマール憲法もいつの間にかナチス憲法に変わっていた。あの手口を学んだらどうか)


「(射導彈令國際重新關注北韓問題) 看來不感謝金正日不行了」<< 被批說要多謝金正日
(金正日に感謝しないといけないのかもしれませんが)

「律師出身的議員很多是得把口的,不過高村正彥(自民黨)副總裁不是這樣」<< 引發律師出身的議員 (高村正彥以外) 反彈
(弁護士あがりの議員は口先だけの人が多いけど、高村副総裁だけは違う)

「讓野中廣務那樣的部落 (日本古代對從事低賤工作者的蔑稱) 出身的人做日本首相是不行的吧」<< 引發部落民和野中廣務 (前自民黨幹事長) 反彈
(野中のような部落出身者を日本の総理にはできないわなあ)

「(反自民黨的美濃部亮吉當選東京都知事) 是因為女人都被美濃部的微笑吸引了,這是給予女人投票權後最大的失敗」<< 引發女性反彈
「東京で美濃部革新都政が誕生したのは婦人が美濃部スマイルに投票したのであって、婦人に参政権を与えたのが最大の失敗だった」

「老實講,醫生很多是缺乏社會常識的」<< 引發醫生界反彈
(はっきり言って医者は社会的常識が、かなり欠落している人が多い。)

「還好只是安城和岡崎下暴雨,名古屋 (三地都屬於愛知縣) 的話這邊全部都會水浸喔」<< 引發安城和岡崎的人反彈
(岡崎の豪雨は一時間に一四〇ミリだった。安城や岡崎だったからいいけど、名古屋で同じことが起きたらこの辺、全部洪水よ)

「7.8萬円和1.6萬円哪一邊更貴,老人痴呆的人都知道吧」<< 引發老人反彈
(7万8000円と1万6000円はどちらが高いか。アルツハイマーの人でもわかる)

「沒有錢的話最好不要結婚,我也是這麼想」<< 也有人說某程度上沒說錯
(金がねえなら結婚しない方がいい、おれもそう思う。)

「沒有像日本這麼安全的國家了,醜的人美的人都可以在晚上安全地外出」<< 謎言
(日本ほど安全で治安の良い国はない。ブサイクな人でも美人でも、夜中に平気で歩けるのだから)

當然更謎的是他失言不斷都可以繼續做副首相,08-09年間還做過首相。因為他家族和黨內背景雄厚呢。麻生家族是九州礦業大王,本來憑$$$已經在政界有很大影響力,還透過政治婚姻進一步擴大勢力,例如麻生太郎的媽媽是前首相吉田茂的女兒,太太是前首相鈴木善幸的女兒,妹妹則嫁了給三笠宮寛仁親王 (現任天皇堂弟)......所以可以在日本政界橫行無阻呢。

另外麻生也以是漫畫迷出名 (所以說也有上等人是喜歡動漫的),例如被看到在機場候機時看漫畫,辦公室書櫃有一欄是漫畫,讚揚 pokemon go 令宅宅出外,提出「漫畫外交」,當選首相時一度令動漫相關公司股價上升等等。不過在看過另一位前首相竹下登的孫女 (BL漫畫家) 的漫畫後說「看不懂」。也可說是首個重視網上宣傳的日本政客 (因為跟某類網民很談得來)。

2017年10月22日

繼續談日本大選

關於有網民提到年輕人因為經濟好轉而支持安倍的事。

首先,筆者的分析焦點是為何安倍民望偏低仍能連任,尤其是為何之前差不多要下台的樣子現在卻能大勝,因此經濟並不是重點,始終經濟是長期因素,不會在短時間內扭轉民意。有部分選民因為經濟好轉而支持安倍,還有年輕人傾向支持安倍,這兩點都是對的,但對我想做的分析來說重要性較低。

下圖來自日本總務省,可以看到最近一次 (上屆) 大選,20多歲組別的投票率只有32.6%,相對的50歲以上的投票率達到6成,而考慮到年輕選民本身也較中老年選民少,一般來說年輕選民對選舉的影響是較小的,除非年輕人投票率突然急彈。


我們也可以參考以下連結中的資訊,筆者在 fb 上也貼了出來。雖然不是正式調查,但這網站在安倍作街頭演說時訪問了一些民眾為何支持安倍,大部分說是穩定、守護國家等,沒有人提及經濟。

https://www.buzzfeed.com/jp/saoriibuki/why-support-abe?utm_term=.fnBQwy23QO#.ugVNgEXnNG

相對的,立憲民主黨枝野幸男演講時的圍觀民眾,大部分批評安倍講大話、不聽民意、反對修憲等,也可以反映是甚麼人支持立憲民主黨。

https://www.buzzfeed.com/jp/saoriibuki/why-not-support-abe?utm_term=.gggbez2Gb4#.yek39Bvz3D

好了,再多講一些選舉制度和策略的事。以上一篇文提過的東京2區為例:

自民 辻清人 103,954票 42.6%
民主 中山義活 58,407票 23.9%
維新 大熊利昭 44,550票 18.3%
共産 石沢憲之 32,296票 13.2%
其他 犬丸勝子 4,668票  1.9%

自民候選人的得票其實只有4成,考慮到選舉協作下公明沒有參選,呼籲支持者投自民,而公明的平均支持度約1成,即自民的實際支持度為3成左右。確實,在比例代表議席方面,自民在東京的得票率為32%,即撇除單單議席候選人質素和公明配票的效果後,自民在東京的實際支持為32%。可是在東京全部25個單單議席中,自民贏了22個,公明贏了1個,剩下2席分別由民主黨和維新黨取得。

換個講法,單在東京來說,雖然投自公的人只有4成,自公卻拿了92%議席,進一步講,自民支持度只有3成,卻拿了88%議席。這就是單單制的所謂「製造多數」(manufactured majority) 效果。

還有,由於投票率只有5成幾,實際投票給自民黨的人其實只佔全體日本人的1成幾,加上公明黨是大約2成,但這已經足夠讓他們取得國會3分2議席。所以說安倍無需要有高民望也可連任,有足夠鐵票,和公明協作,及反對黨不成氣候,已經足夠。

2014年日本眾議院選舉,主要政黨的比例得票的全國合計,與總議席數的比較

比例得票
得票率
單單+比例
議席率
自民
1765.9萬票
33.1%
291
61.3%
公明
731.4萬票
13.7%
35
7.4%
民主
977.6萬票
18.3%
73
15.4%
維新
838.3萬票
15.7%
41
8.6%
共產
606.3萬票
11.4%
21
4.4%


2017年10月21日

日本2017大選簡介


OK,其實不是那麼簡的介,不過算了。今次日本眾議院選舉,重點是這兩點:

一、即使首相安倍晉三民望偏低,早輪還有很多分析說他面臨下台,但日媒最新預測,他領導的自公聯盟 (自民黨+公明黨) 有望取得3分2的絕大多數議席,可以順利連任。

二、之前的最大反對黨民進黨分裂,出現偏右翼的希望黨和偏左翼的立憲民主黨兩個新黨,令是次選舉變成三黨亂鬥。雖說自民肯定會贏,希望和立民誰會成為最大反對黨仍值得關注。

當然這兩點是相關的,在多數議席由單議席單票制選出下,反對派分散票源自然令自公兩黨得利。而且選民不是直接選安倍,是先選議員再由議員選安倍,所以議員質素也有影響。如果做好地區工作和動員鐵票,即使安倍民望低,自民黨也可有一定成績。以下為綜合幾家日媒的預測結果:

自民黨 270+
公明黨 30+
希望黨 50+
立憲民主黨 40+
日本共產黨 15+
日本維新會 10+
其他 20+

加起來是435席,全眾議院有465席,即有30席未知歸誰。可以看到現時自公已經袋了300席,離3分2的310席只差些少,有機會達到。除了選舉制度和反對派分裂,其他令安倍從面臨下台變成連任在望的原因還有:

一、安倍早前改組內閣讓一些民望高的人入閣,讓民望不至進一步下跌,也順便分豬肉擺平黨內反對勢力。

二、今次選舉從宣布舉行到投票只有約一個月,反對派只有很少時間反應。

三、北韓射導彈,安倍強調政府穩定和經驗的重要,有民眾接受。

接下來講解一下民進黨分裂的事。


最高一行是上屆大選結果,當時反對派也是分為兩個較大的黨,民主黨和維新黨。雙方都明白要打敗自公就要合作,但維新黨內的時任大阪市長橋下徹的一派並無此意。後來橋下一派分裂出去,另一派則跟民主黨合併成為民進黨,即變成第二行的形勢。

可是去年的東京都知事選舉中,脫離自民黨參選的前防相小池百合子勝出,自民黨支持的候選人排第二,民進黨支持的更只排第三。今年7月的東京都議會選舉,小池成立的都民第一會再次勝出,以55/127席成為第一大黨,自民黨23席,民進黨更慘到只有5席。

民進黨內很多人擔心下屆大選政黨也會被自民黨和小池黨蓋過,在9月換上新黨魁前原誠司,但黨的支持度沒有改善,安倍見反對派七國咁亂宣布提早大選,前原於是極速聯絡上小池商討合併對抗安倍,民進黨領導層最初亦表示支持合併。

豈料小池卻說只會讓認同其理念者加入,會排除掉理念不合者,引起民進黨內部分人,特別是黨內左派不滿,決定另行成立新黨參選,就是立憲民主黨。關鍵是,過去民進黨特別是黨內左派一直反對修改日本的和平憲法,小池卻支持修憲。願意合併者則加入小池的希望黨。

上圖第三行就是民進黨也分裂後的情況。可以見到民進黨大部分議員都加入了希望黨,因為他們都認為小池人氣高漲,痴埋去有利選舉。加入立民的只有少數,還有一堆觀望形勢兩邊都沒加入。

最底一行則是日媒預測的結果。可以看到自公的議席只會減少一點點,希望也只會跟選前差不多,反而立民會大幅增加。這是因為希望黨出爐後馬上捲入爭議。首先是小池的「排除」論被立民批評是搞獨裁和不聽意見,令她形象受損。其次是小池支持修憲,令不少前民進黨選民卻步,一些加入希望黨的前民進黨議員也被質疑打倒昨日的我。第三是小池已經是東京都知事,不能兼任首相,那希望黨到底會支持誰做首相呢?小池竟然說選舉後再說。

相對的,加入立民的人被讚立場堅定,堅持反對修憲,沒有見小池有聲勢就痴埋去。傳統左派,同樣反對修憲的共產黨亦決定支持立民,凡是立民派人參選的選區,共產黨都不參選,讓共產黨的支持者投票給立民。上次大選共產黨得票約11%,這對立民來說是不小的幫助。不過,無論希望還是立民,整體議席都仍然跟自公差很遠就是了。


上圖是三黨混戰的選區例子東京2區,右至左為自民、立民、希望候選人。日媒預計自民和立民在爭勝,希望則沒希望。這當然很諷刺,小池過去一年內在東京連贏了知事選舉和都議會選舉,現在卻被民調說希望黨的人馬可能在東京全軍覆沒。民意有時就是這麼難測。

自民 辻清人 103,954票 42.6%
民主 中山義活 58,407票 23.9%
維新 大熊利昭 44,550票 18.3%
共産 石沢憲之 32,296票 13.2%
其他 犬丸勝子 4,668票  1.9%

看回東京2區上屆選舉結果,民主黨和共產黨加起來的話跟自民黨只差1萬票左右,所以上次投維新的人今次會投誰,自民黨流失幾多票,投票率等等 (通常投票率低有利自公,因他們鐵票多) 多種變數,都令立民被視為今次有機會贏這一區。

2017年10月16日

歐盟輪任主席是甚麼


見到有網民提起奧地利將會出任歐盟輪任主席,在這裡簡單介紹一下,因為中文裡 (事實上很多歐洲人也未必分得清) 有3個職位都可以簡稱為歐盟主席,容易混淆:

President of the European Council >> 歐洲理事會主席 (大陸譯法,以下兩者亦是)

Presidency of the Council of the European Union >> 歐盟理事會主席國

President of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 歐盟委員會主席

名字都很像對吧?尤其是 European Council 和 Council of the European Union 竟然是兩樣不同東西?是的,這三個都是實際存在,不同的組織和職位。

European Council >> 歐洲理事會
由歐盟成員國國家領導人組成,主要工作是定期召開領導人高峰會決定最重要的項目和政策,如成員國的加入和退出,歐盟制度改革等。主席2年半一任,由領導人們推薦和選出,但並非現時在任的領導人。現任為前波蘭總理 Donald Tusk

Council of the European Union >> 歐盟理事會
由歐盟成員國政府組成,主要工作是定期聚集各國各級官員開會,如全體外長會議、全體財長會議等,商討和決定政策具體細節。為方便分辨,又被稱為 Council of Ministers。主席半年一任,由各國政府輪流負責,現時輪到愛莎尼亞。主席由整國政府負責,並非該國領導人一人負責,只是通常交接儀式和代言會由領導人做,令外界有他一人就是主席的感覺。主席的意思就是由該國部長主持會議和編制議程等。是像更表那樣輪流做,輪到某國是沒有特殊理由的,而且是很早就決定好 (更表已經排到2030年),所以跟該國政治環境無關,甚至乎國家在擔任主席期間換領導人也試過。

European Commission >> 歐盟委員會
歐盟的公務員機關,主要工作是執行和監察政策,向歐洲理事會、歐盟理事會、歐洲議會等交報告和建議等。主席5年一任,由歐洲理事會推薦,歐洲議會選出,現任為前盧森堡首相容克。

2017年10月15日

奧地利將誕全球最年輕國家領導人?

文章已在《AM730》刊出
https://www.am730.com.hk/news/%E6%96%B0%E8%81%9E/%E8%A7%80%E5%AF%9F%E5%A5%A7%E5%9C%B0%E5%88%A9%E5%B0%87%E8%AA%95%E5%85%A8%E7%90%83-%E6%9C%80%E5%B9%B4%E8%BC%95%E5%9C%8B%E5%AE%B6%E9%A0%98%E5%B0%8E%E4%BA%BA%EF%BC%9F-99295

維基照片:庫爾茨與時任美國國務卿克里合照

奧地利將於周日舉行國會選舉,民調一致顯示中間偏右的人民黨明顯領先,年僅31歲的黨魁兼現任奧國外長庫爾茨 Sebastian Kurz 極大機會成為下屆總理,屆時他將取代金正恩 (估計33歲) 成為全球最年輕國家領導人。他是怎樣31歲就上位的呢?奧國的政治形勢又可以為其他歐洲國家帶來甚麼啟示呢?

先講講奧地利政治的背景。奧地利在二戰結束後,政壇長期由中間偏右的人民黨和中間偏左的社民黨壟斷,直至80年代,兩黨一直都能取得合共9成選票,其他政黨近乎不存在。這一方面帶來穩定,另一方面則被批評為沉悶和缺乏變化。90年代開始,極右反移民的自由黨冒起,除了因該黨擅長煽動民眾,亦因民眾覺得繼續投傳統兩大黨不會帶來任何改變。隨著自由黨冒起,議會天下三分,人民黨和社民黨都無法再單獨取得過半議席,唯有組成執政聯盟,但這更加加強了自由黨批評兩黨壟斷政局,投兩黨都不會帶來改變的指控,令傳統兩黨支持度持續流失給自由黨。

庫爾茨能夠上位,就是因為人民黨高層都覺得再不改變政黨形象不行。庫爾茨是普通中產家庭出身,無特殊後台,中學時加入人民黨的青年部,幾年後就當上青年部部長和區議員,隨即得到黨高層賞識,年僅25歲就被推舉加入內閣做個小部長,27歲就升為外交部長,出席各種國際會議和周旋於各國領導人之間,可謂見慣大場面。外界稱他為「神奇小子」或「青年梅特涅」(梅特涅是19世紀奧地利著名政治家,曾任奧國外長將近40年),亦認為他遲早會當上黨魁甚至總理。順帶一提他因公務繁忙從大學退學,沒有畢業。

到今年初,選舉逼近,人民黨民望仍然落後,在三大黨之中排包尾,時任黨魁決定辭職,黨高層選出庫爾茨為新黨魁,靠他迎戰大選。這一招亦果然奏效,人民黨支持度立即彈升,超前了另外兩黨成為支持度第一。最新民調中,人民黨支持度約33%,社民黨和自由黨各約25%,再加上社民黨和自由黨一左一極右,不大機會組成執政聯盟,而庫爾茨亦表明厭倦了跟社民黨合作,人民黨和自由黨組成下屆政府,庫爾茨做總理,幾乎已成定局。

庫爾茨能得到高層看中和有高民望,不只因為他年輕,還因為他做事大膽和實幹有政績。對內,他經常批評黨內有些高層做事保守和僵化,營造自己是老舊政黨中的年輕改革者的形象。對外,作為奧國外長,他成功呼籲多國在維也納舉行伊朗核問題會議,最終達成協議。他也在難民危機爆發後,直接向德國表明奧地利已經達到負擔上限,無法接收更多難民,又無視德國反對,跟匈牙利、塞爾維亞等商討減少難民方案。他強調自己不反對移民,只是移民必須學習奧地利的文化和核心價值。奧地利國會最近也通過了禁止回教女性面紗。

這樣一聽,其實他的立場都幾民粹?一部分是,所以現在情況有些矛盾。在他當上人民黨黨魁之前,極右自由黨的支持度最高,當時很多人怕大選由自由黨勝出,奧地利就會出現極右政府。庫爾茨當上黨魁後,人民黨的支持度超前自由黨,奧地利就不會有極右政府了,但他的立場都有些反移民,可說是藉向右傾吸走自由黨的票,那到底算不算是消除了民粹呢?而且,如果庫爾茨決定跟自由黨合組政府,那極右依然是加入了政府,只是做不成總理而已,這是否就值得高興呢?

這兩點都給歐洲政局帶來啟示。一,即使民粹政黨未有贏得大選,但各地都有原本是主流的政黨向民粹走來搶他們票,像早前荷蘭大選,雖然被視為極右那一個黨沒有贏,但其他右傾政黨都說要限制移民,連首相都說移民不喜歡荷蘭核心價值可以離開。甚至乎在英國,保守黨和工黨都各有民粹份子和政策。所以我們要小心評估民粹的影響,不能只說一個黨贏或輸就代表整個民粹浪潮成功或失敗。

二是現在奧地利面臨一個困局,由於議會三分天下,政府必須由三大政黨其中兩個組成,但其中一個大黨就是極右政黨,要排除極右就即是一定要由另外兩黨,人民黨和社民黨組成政府,但長年這樣做又令選民厭倦,覺得投這兩黨都沒有分別。類似情況剛剛在德國發生,基民黨和社民黨聯合執政4年,結果兩黨都流失大量選票,兩黨在選後都不想再延續執政聯盟。奧地利現在要改變組合,就唯有由人民黨和自由黨組成下屆政府。極右政黨在其他國家也可能因為這種議席數字因素成功進入政府。

可是極右進入政府是否就是世界末日呢?奧地利又是可以提供例子。其實人民黨在2000年就跟自由黨合組過政府一次,但當時自由黨加入政府後發覺很多選舉承諾實行不到,被逼轉變立場和溫和化,也有點被人民黨牽著鼻子走,結果引發自由黨內鬨和分裂,差不多十年後,即到近年才恢復聲勢。所以極右進入政府會帶來幾大「破壞」還很難講,重要的是外界是否能對他們作出制衡,防止一些太離譜的行為。

2017年10月13日

難為選舉勝負定分界

文章已在《AM730》刊出
https://www.am730.com.hk/news/%E6%96%B0%E8%81%9E/%E8%A7%80%E5%AF%9F%E9%9B%A3%E7%82%BA%E9%81%B8%E8%88%89%E5%8B%9D%E8%B2%A0%E5%AE%9A%E5%88%86%E7%95%8C-97727


作為對各地選舉都有興趣的傳媒工作者,筆者向來關心媒體報道選舉的手法。最近德國選舉結果出爐,筆者就在BBC上看到一篇有趣的報道。報道標題說總理默克爾勝選再次連任,內文的分析員卻說結果對默克爾來說是災難,肯定打擊其管治威信。那到底默克爾是贏了還是輸了呢?其實選舉這回事,有晒數字,表面上應該可以科學地分析,但實際上怎樣分析仍然是可以很主觀。

選舉數字可多角度分析

單以今屆選舉結果來看,默克爾所屬的基民黨取得32.9%票,為所有政黨中最高,遠勝排第二的社民黨的20.5%,以及其他只有10%左右的小黨,因此她的確是贏了及可望連任。但與過去相比的話,32.9%是基民黨創黨以來第二低的得票,而由於第一低票是1949年創黨後第一次參選的31.0%,我們又可以說今次是基民黨60多年以來最差成績,因此又的確可以形容為災難。

看整個政治大環境的話,今次也是60多年來首次再有極右政黨夠票進入德國國會,就是以12.6%排第三的「另類選擇黨」。這也是1990年大選以來首次再有新政黨進入國會,以往廿年德國國會只有最多5個政黨,現在加上另類選擇黨後變為6個政黨,令政局進一步複雜化,或用一個香港傳媒流行用的字就是碎片化。傳統兩大黨基民黨和社民黨的合計支持度今屆為53.4%,較上屆的67.2%大跌了13.8%,同樣是戰後最低。

有些評論將有極右進入德國議會跟納粹復辟相提並論。但這也是傳媒觀點與角度的問題。另類選擇黨固然是反移民,但跟新納粹仍然有距離,隨便就說納粹復辟,跟日本一有動作就說軍國主義復辟一樣,都是太過魯莽。相對的,意大利民粹主義盛行,根據最新民調幾個民粹政黨的合計支持度達到5至6成,卻不會被形容為法西斯主義復辟。跟德國同文同種,也是希特拉出生地的奧地利,該國極右支持度達到25%,早就進入過議會甚至執過政,情況比德國嚴重得多,卻不太引起外界關注。

事實上,有外國的評論員形容今次其實是德國政治的「正常化」。也就是說,其實一個國家有極端政黨是很普遍的現象,德國現在有極右政黨進入國會,某程度上只是跟國際接軌了。德國極右的得票仍然比很多國家的極右少,像美國的特朗普和法國的勒龐,還有上面提過的意大利和奧地利等。另類選擇黨得票較上屆升了8%成功進入國會的同時,上屆意外不夠票入國會的中間路線自民黨亦升了6%重返國會。加上綠黨的話,德國非極端政黨仍然有超過7成支持度,相對不少國家,情況不算很壞。

單是今次德國大選的數字,就已經可以從N個角度做分析和比較,所以說難為選舉勝負定分界。

而難為選舉勝負定分界的另一個原因,是有時候選舉形勢複雜,不是只有兩個政黨參選,像一些使用比例代表制的國家有N個政黨,沒有一個佔明顯多數,就難以一刀切地說哪一方是勝或敗。例如今年3月大選的荷蘭,有13個政黨進入國會,最多議席一個亦只是佔2成幾,令籌組新政府的工作非常難做,到現在過了半年仍未有新政府,一直由上屆署任。也有時候一些最多議席的政黨談判失利,未能組成執政聯盟,反而第二甚至第三大黨談判成功,像現在丹麥首相就是來自第三大黨。如果傳媒自動將最多議席的政黨視為贏家,就太快下結論了。

有時複雜的選舉制度亦可以產生自相矛盾的情況。像特朗普當選是因為美國「選舉人票」制度的特殊性,實際投票給他的人少過投希拉莉的成300萬之多。那到底我們該視美國人是支持特朗普還是希拉莉呢?雙方都有條件說自己才是得到人民授權的一方。

事後傳媒報道亦有影響

還有,很多時候,傳媒怎麼報道亦可以影響民眾的觀感,更加影響不同政客和政黨的勢頭。像法國的馬克龍在5月贏了總統選舉後,在6月的國會選舉再下一城,傳媒就將他煲到很大,講法國人怎樣為他瘋狂,讓他一時風頭無兩。但其實在總統選舉,是因為第二輪投票時只有馬克龍和極右的勒龐兩個候選人讓人揀,馬克龍才取得高票的66%,在有更多候選人的第一輪投票,馬克龍只有24%票。之後的國會選舉時,很多民眾覺得反正馬克龍都做了總統,大局已定,懶得投票,令投票率只有42%的史上最低,實際投票給馬克龍的前進黨的人,只佔全體選民的兩成。如果這樣深入分析的話,就不會對往後馬克龍民望不穩感到意外了。

還有英國大選,無論得票和議席,保守黨都高過工黨,但因為保守黨表現差過預期而工黨好過預期,選舉後卻出現了一種工黨是贏家保守黨是輸家的氣氛,甚至很多評論員立即說文翠珊玩完,工黨的郝爾賓做硬首相 (雖然前者賴死不走,到現在仍是首相)。

所以說「期望管理」也是選舉中重要的一環。因為選舉後傳媒怎麼報道也會影響政局走向,如果競選期間已經大致 feel 到自己贏定輸,但能夠及早猜測傳媒的分析角度並想好應對辦法,引導傳媒怎麼報道,也能減低傷害。像現在日本提早大選了,首相安倍晉三說目標是確保過半議席,但明明執政自民黨和公明黨原本是有三分二議席的,過半不是個很低的目標嗎?這就是怕自己議席減少很多,一早就開始「期望管理」囉。

2017年10月12日

公務員學堂教乜?

特首林鄭提出要建立公務員學堂,我立即就想到一個課程出來,肯定實用,就是「語言偽術課」,course outline 如下:

1. 選舉前叫政治人材學堂,選舉後變左公務員學堂

2. 依個鉛水含量拉勻一世計係冇事

3. 李波已經自己銷案

4. 因為鉛水係制度既錯,冇人需要道歉

5. 因為唔見全港選民資料係唔知邊個出錯,冇人需要問責

6. 學生自殺係生涯規劃出問題,唔關教育制度事

7. 中聯辦係禮節性拜訪,唔係干預

8. 因為我話個方案係符合公眾利益,所以唔需要諮詢

9. 立法會都聽聽話話果一日就可以重啟政改

10. 大橋超支、人工島飄移、科技排名下跌,都是泛民拉布的錯

11. 阿婆賣紙皮、貓貓抓人要拉要鎖,新界土豪僭建和霸地要人性化處理

12. 港獨標語要齊齊譴責,慶祝美國槍擊就唔洗譴責

13. 補選4席要準備半年都叫高效率,英國日本一個月就大選唔知叫咩效率

14. 李國能防貪報告出左N年,特首納入防賄條例仍在研究中

15. 外國傳媒說香港競爭力第一係寶,外國傳媒說香港法治受損就唔係路

16. 當年叫英國人幫手係集體問責,所以唔關我事

17. 咁唔中意共產黨可以移民 (OS:其實我老豆當年都係唔中意共產黨先黎香港)

18. 自己只在英國和大陸有樓,卻叫人在香港置業

19. 子女都在英美讀書,卻叫人相信香港教育

20. 家人都持外國護照,卻叫人相信共產黨

extra. 即使係幾 well-paid,犯左事上庭都要強調自己幾為社會付出

2017年9月27日

真有這麼多政治浪潮?

文章已在《AM730》刊出
https://www.am730.com.hk/news/%E6%96%B0%E8%81%9E/%E8%A7%80%E5%AF%9F%E7%9C%9F%E6%9C%89%E9%80%99%E9%BA%BC%E5%A4%9A%E6%94%BF%E6%B2%BB%E6%B5%AA%E6%BD%AE%EF%BC%9F-96963


近年很多人喜歡以「浪潮」形容政治現象,如香港有「本土浪潮」,外國有「民粹浪潮」,英國通過脫歐公投、美國特朗普爆冷選到總統、德法都有反移民示威等,令筆者認識的一些右翼朋友非常振奮。可是他們高興不了多久這些浪潮就見衰退,近期特朗普民望低迷、英國保守黨在大選失利、法國中間派大勝極右、本月德國大選預料默克爾可以連任。到底是這些浪潮來得快又走得快,還是大家分析浪潮時方向錯了?

政治學中的浪潮理論例子

政治學上較為經典的浪潮理論,是美國學者亨廷頓的民主浪潮論。亨廷頓將20世紀不同國家的民主化按時段分為三股浪潮,第一浪是一次大戰後德奧俄等帝國落敗多個歐洲國家獨立或實施普選,第二浪是二次大戰後英法殖民帝國崩潰眾多亞非國家獨立,第三浪是70和80年代冷戰結束歐洲和亞洲多國獨裁政府倒台。亦有學者認為幾年前的阿拉伯之春可稱為第四浪。

亨廷頓早就指出民主浪潮有漲潮也有退潮,如第一波後德意西葡等相繼變成法西斯國家,第二波後很多剛獨立的亞非國家也是變成強人統治。因此很多政治學者都強調,民主化並非推倒獨裁者或實施普選就足夠,來要看民主體制能否持續下去。現在波蘭、匈牙利、土耳其、菲律賓等都出現敵視反對聲音和言論自由的強勢政府,也許可被視為第三波的退潮。阿拉伯之春至今亦只有突尼西亞較能維持民主體制。所以有退潮是不出奇的,民主並非一條大直路有進沒退。

當然也有學者對亨廷頓提出質疑。不同國家的民主化或獨裁化差不多時間發生,但他們到底是互相影響的,還是只是碰巧的?如果是後者,是否適合將他們放在一起分析?第一波是較清楚的,漲潮是因為戰勝的美英法要求戰敗國實施民主選舉,退潮時意德西葡等法西斯國家亦真的有互相支持。但亨廷頓將1974年葡萄牙康乃馨革命,80年代菲律賓、台灣、南韓民主化,還有89年「蘇東波」都列入第三波,之間的關係就不太明顯了,將隔了這麼多年的事件都列入同一波浪潮亦未必適合。因此我們分析所謂浪潮時要留意每個國家的內部情況,有何不同因素,不應一竹篙打一船人。

分析浪潮勿看漏細節

那麼我們該怎麼看近年歐美的民粹浪潮呢?首先我們不要忽略每個國家之間的差異。有的如英國和美國有較明顯的民粹結果,但在法國和德國,民粹雖然升溫,支持度其實從來沒有升至過半。只能說外界期望過高,或是因為英美民調不準就說全部民調都不相信,其實民粹政客未能在法德勝出是民調早就指出的。亦有些國家如西班牙是民粹以左翼形式出現,甚至加拿大是幾乎沒有民粹浪潮。所以各國的確存在差異。

即使在美國和英國,特朗普民望跌和保守黨敗選是否就代表民粹退潮呢?也不能這麼快下定論。特朗普本來就沒有取得過半支持,是因為選舉人制度的特性才當選,他上任時民望只有45%。他最新民望低見35%,但也一直在這水平徘徊沒有再跌,仍有很多死忠粉絲支持,甚至有些極端保守派搞活動支持他,可見他的民粹風格依然得到不少支持。這又同時激發出左翼出來反對他們,而這批左翼也有一定民粹成份。至於英國,我以前都寫過我不認為保守黨敗選就是民粹退潮,因為工黨黨魁科爾賓也有很多民粹主張。

接下來是不同國家的民粹政客是否有互相影響的問題。英國和美國之間是有較明顯的影響的,像特朗普在競選時就拿英國通過脫歐來說嘴,也邀請了英國獨立黨的法拉奇出席活動。可是我們亦看到影響可以是反面的,例如歐洲大陸眼見英國和美國變成這樣,反而激起人們覺得絕對不能選出民粹政客,走出來投票反對他們,荷蘭和法國都是這樣,德國默克爾的民望亦有反彈。

個人認為外界有民粹浪潮來得快又走得快之感,是因為太籠統地將所有國家都當成同一股浪潮看待,未有針對各國當地情況仔細看。在那些民粹勝出的國家 (美英),民粹其實並未退潮,而在那些民粹敗落的國家 (法德),民粹本來就沒有贏過。人們亦將焦點過度集中在選舉,未有注意後續發展。像在法國,由於不少選民是被逼選「lesser evil」或「含淚投票」,馬克龍的民望在勝出後迅速回落,最近更跌破4成,去到跟特朗普相約。所以民粹浪潮在個別國家仍然會發揮影響力。接下來可以留意10月奧地利大選和最遲明年5月意大利大選,民調顯示這兩國的民粹政客都會有不錯的表現 (儘管未必能取勝)。

2017年9月24日

為何何君堯不能倒

乃共派立法會議員、前律師會會長、法律界權威代表何君堯,被揭懷疑報大學歷資格,明明沒有在英國和星國拾葉,卻報稱有。有些人說何君堯今次死硬,我就說不會,乃共派一定全力保他周全。我暫且數他有三大罪吧,樣衰口臭,製造撕裂,學歷造假。這三項基本上所有乃共派都至少中一樣,何君堯可說是集乃共派衰野於一身的杰作。所以他不能倒。

如果開了先例,樣衰口臭是罪,跟住幾多乃共派會中招?

如果開了先例,製造撕裂是罪,跟住幾多乃共派會中招?

如果開了先例,學歷造假是罪,跟住幾多乃共派會中招?

所以何君堯不能倒下,他倒下了,乃共派就會逐個倒下,一個不留。所以他們一定要保他。

2017年9月21日

多國選舉update 17年9月

想起好像很久沒寫過文看選舉數字,今次簡單講講紐西蘭、德國、奧地利將要舉行的選舉。

紐西蘭

紐西蘭大選將於9月23日舉行,焦點是本來支持度嚴重落後的在野工黨,在換上新黨魁 Jacinda Ardern 後支持度急升,追貼執政國家黨,有機會重奪失落9年的執政地位。

工黨上次執政是1999至2008年期間,之後國家黨連贏3次選舉 (3年1次),由於近年紐國經濟不錯,社會亦無大爭議,本來外界認為國家黨的總理 John Key 可望第4次勝選,但他去年突然宣布因家庭原因退休,由副手 Bill English 遞補。Bill English 上台後國家黨支持度維持在高位,工黨黨魁Andrew Little 因民調顯示無機會勝出即將來到的大選,在上月 (8月) 辭職,年僅37歲的黨內新星 Jacinda Ardern 成為新黨魁。

本來外界對 Jacinda Ardern 所知有限,可是一件事就令她一夜成名:她在成為黨魁後翌日接受電視訪問,主持人卻問她未生小孩,如果將來做總理時有了小孩會否申請產假影響工作,Jacinda Ardern 立即反擊主持人的觀念過時,想不到現在的紐西蘭仍然會有職業女性被人問這種問題。事件令很多民眾對 Jacinda Ardern 加了同情分,而之後的競選活動和電視辯論,她的政綱和表現亦不錯,令工黨支持度急升。

下圖可以看到兩黨支持度原本差了近20%,過去兩個月卻急速拉近和打平。現時兩黨都各有民調機構估會贏,整體而言是勝負難料。



德國

德國大選將於9月24日舉行,總理默克爾的基民黨支持度大幅領先,料可順利連任,現時問題只是誰會成為她的執政聯盟拍檔。

下圖可以看到,2015年中爆發難民問題後,基民黨的支持度明顯下跌,但其後歐盟和土耳其達成協議,土國加強堵截難民,舒緩了德國的問題,基民黨的支持度止跌,得以維持第一大黨地位。今年初第二大黨社民黨更換黨魁 (或稱總理候選人) 後支持度一度爬升,卻後勁不繼,尤其是今年較早前舉行的3場地方選舉都表現差過預期,令社民黨支持度打回原形,默克爾選情更穩固。

筆者在去年底亦早已寫過一次「不要小看默克爾連任機會」:http://nonintellect.blogspot.jp/2016/12/blog-post_8.html


目前基民黨是跟社民黨共同執政的,但很明顯榮辱不是與共,民望被默克爾一個人拿掉,社民黨沒甚麼進帳,同時又因共同執政,社民黨難以攻擊基民黨,都是令選情變成這樣的原因之一。所有現在差別只是基民黨跟誰組成下屆政府。最新幾個民調的平均:

CDU 36
SPD 22
AfD 10
Liberal 10
Left 10
Greens 8

首先反移民「另類選擇黨」(AfD) 和東德共產黨改組成的左派黨都不可能跟基民黨合作,但以以上數字來看的話,可能組合只剩延續基民黨和社民黨合作,以及基民黨加自民黨加綠黨。前者,雙方都應該不太想延續,後者,自民黨和綠黨的政綱有一定差異較難合作。除非基民黨或自民黨支持度高過預期,令兩黨相加已經夠過半,否則德國選舉後的下屆政府籌備工作仍然會有難度。

奧地利

奧地利將於10月15日舉行大選,預計最大機會的結果是右派人民黨和極右自由黨組成下屆政府。

下圖可見,黑線的人民黨在今年換了年僅31歲的「神奇小子」「少年梅特涅」 Sebastian Kurz 做新黨魁後,支持度從排第三瞬間升至第一,現在可說是贏硬,差別只是延續跟紅線的社民黨共同執政,還是跟藍線的極右自由黨組新政府。跟德國情況類似,人民黨和社民黨都不太想延續共同執政,因此人民黨+自由黨的組合被視為最大機會出現。


之前荷蘭和法國選舉,金融市場都擔心極右政黨會否勝出選舉,今次奧地利大選極右不會「勝出」,卻很大機會加入政府。上次自由黨加入奧國政府,惹來外界批評,今次也要留意歐盟其他國家和金融市場的反應。

另外關於 Sebastian Kurz 此人,筆者在他當上黨魁時已經簡單寫過一篇「奧地利提早大選 30歲外長劍指總理」:http://nonintellect.blogspot.jp/2017/05/30.html

2017年9月16日

符合香港人價值和中國人質素的事

據報特首林鄭月娥出席活動時,「呼籲大眾若見到難以接受及超越底線的社會現象,便應該勇於發聲,共同努力維護香港這個文明社會的核心價值和中國人的修養和素質」。

逆向思維,由此推斷,以下我們沒有見到林鄭及其伙伴發聲的事兒,在她們心目中都是符合香港人價值和中國人質素的了:

特首收5000萬冇申報
經營劏房
村屋僭建
綠地倒泥頭
霸佔政府土地
老人院虐老
醫院唔夠人手病床仲要 cut budget
政府供應鉛水比市民飲
選舉處唔見全港選民資料
警察行私刑
50年前暴動放炸彈
局長話學生自殺因為冇做好生涯規劃
教師因政治言論被起底兼跟蹤至校門
大學洩漏學生情報給傳媒
大學選舉陸生賄選
大律師立法會爆粗
議員被特首操控改文件
議員入公立醫院要優待
議員偽造學歷
選舉呃阿婆掌心雷

2017年8月29日

繼續GDP至上主義?

文章已在《am730》刊出
https://www.am730.com.hk/news/%E6%96%B0%E8%81%9E/%E8%A7%80%E5%AF%9F%E7%B9%BC%E7%BA%8Cgdp%E8%87%B3%E4%B8%8A%E4%B8%BB%E7%BE%A9%EF%BC%9F-91807


另外,任總全文可以看這
https://thestandnews.com/finance/%E4%BB%BB%E5%BF%97%E5%89%9B-%E9%A6%99%E6%B8%AF%E5%85%AC%E5%85%B1%E8%B2%A1%E6%94%BF%E7%AE%A1%E7%90%86/


繼續GDP至上主義?

前金管局總裁任志剛「出山」發表網誌,認為應考慮以赤字預算刺激經濟增長,引起各界討論。有的討論其動機,為何沉寂多年突然出手,是否為林鄭「理財新哲學」開路。筆者也同意這看法,不過今次文章想聚焦回任總的論點本身,及其所隱含的GDP至上主義。老實講,我看不到他和林鄭的見解有幾嶄新。

任總文章中有些觀點,我其實是同意的,例如說基本法沒有指明政府支出跟GDP比例是限死在20%,以及沒有禁止逆周期的財政赤字。事實上,香港的政府支出一向都是GDP20%左近,而非剛剛好20%,而逆周期的赤字預算,金融風暴到沙士期間都見過,近十年也制訂過幾次,只是最終政府收入高過預期,「估錯數」赤字變盈餘。所以任總這兩點根本向來都是如此,不是發現新大陸。

個人比較不同意的,一是說政府「守財奴」拖經濟後腿,二是說經濟增長過慢應該用赤字預算刺激,三是說這樣做能在將來人口老化時仍能達至財政平衡。

現在增長太慢,那幾多才夠?

首先,任總似乎認為現在香港經濟增長不夠。當然這是建制派常講的,像是新加坡增長幾多,深圳又幾多,香港GDP從佔中國兩成跌至3%云云。那我想問,他們是否心目中有個指標是香港GDP增長應該有幾多呢?既然增長過慢要刺激,那當然要有個指標是幾多才夠,否則怎麼知道幾時無須再刺激呢?就像美國聯儲局加息減息是要參考經濟數據一樣。

跟深圳比是不切實際的,雙方基數和人口都不同,而且大陸也不是每個城市做到深圳那股增長,被深圳超越的城市多不勝數 (現在只剩北上廣三處未被深圳超越,而其他城市被深圳超越又不見有人訓斥他們抓緊一帶一路和大灣區機遇云云),甚至有地區是出現經濟衰退 (遼寧省被揭數據造假後GDP大跌23%)。

跟其他發達地區比呢?香港又做得不差。過去10年香港GDP每年增長都有2至3%,累計約33%,比美國的14%和德國的13%都高得多。新加坡是增加了58%,但我們要留意新加坡引入了大量外勞,人口增長大過香港,如果講人均GDP,兩地過去10年增長都是約25% (數據來自IMF)。

所以我不覺得香港現時經濟增長特別慢。既然任總和建制派覺得現在慢,幾多才合他們心水?是否GDP增長未到一年4或5%都要以赤字預算刺激經濟?又,如果說香港GDP佔中國3%少,那佔幾多好呢?單是增加1個百分點到佔4%香港GDP就要激增1/3了,期間大陸還會一路增長,怎麼做到呢?我想他們應該交代一下。

著眼點不同花錢方法也不同

香港政府是否守財奴呢?又是見仁見智。一方面有人批評他不肯增加福利、醫療和教育開支,另一方面則有人批評他大花筒搞「大白象」工程。事實是香港政府支出增長大於經濟增長,根據今年預算案的圖表,過去20年香港GDP增長約125%,而政府支出增長逾180%,所以增加福利、以基建刺激經濟和派糖刺激消費,一直有做。之前也提過,赤字預算也制訂過很多次,只是「估錯數」最終赤字變盈餘。那為何不斷花錢都有人不滿?這顯示問題不只是花不花錢,還是怎麼花和花得有沒有效果。

筆者完全同意政府現在大量盈餘和儲備,有能力著量花多些錢,但這是出於我認為很多民生問題需要改進,而不是出於認為GDP增長不夠。滴漏效應早已證明有限制,提高GDP不等於市民就會分享得到,民生就會同步改善。例如,是否GDP增長快一些就能解決房屋問題?當然不會,可以是GDP和樓市上升而市民收入完全追不上。即使在經濟增長快到建制派流晒口水的深圳,同樣有很多民眾投訴收入追不上樓價,當局要不斷推出新招打壓。新加坡住屋問題較小,也不是因為GDP增長,是因為政府大力建設房屋。港府是否準備好被指干預市場?

再一個誇張點的例子,愛爾蘭2015年GDP在一年之間多了26%,是否愛爾蘭人收入就一下子增加了1/4?當然不是,這完全是數字遊戲。愛爾蘭該年GDP激增,是因為美國修改稅制,很多公司將總部搬到低稅率的愛爾蘭,而愛爾蘭將這當成投資計入了GDP。但這些公司在愛爾蘭的實際活動和人手招聘其實相當有限,GDP增長主要是帳面上的。

即使是要刺激GDP增長,著眼點是長線或短線,做法也可以不同。例如基建在建設中的時候可以提高GDP,不過起完之後的效益就不一定了。相對的,教育、科研和發展新行業未必能立即提高GDP,但長遠來說社會知識和技術提高了,生產力和GDP會上升。又,任總說想減輕人口老化帶來的負擔,這不一定需要靠提高GDP,早一步改善醫療和市民健康也有幫助。最近流感爆發令公立醫院疲於奔命,如果老人整體健康一點或者我們早點識別病人,在他們入院前就醫治好,會不會資源運用上更有效率?

如果說香港政府理財哲學守舊拖後腿,我不覺得是政府不肯花錢刺激GDP的問題,是政府對於錢花在哪裡沒有新見解的問題。林鄭說她的看法跟任總很近,但如果她指的是看著GDP數據來做人,那我實在不覺得她的「理財新哲學」有幾嶄新。香港政府花多些錢是為了什麼?應該花在哪裡?社會需要更多討論。

2017年8月23日

[x場新聞] 李武媚娘:我都係母親,我都識母愛


[x場新聞] 針對近日年輕人犯罪被判入獄的問題,前武周朝皇帝李武媚娘在出席活動時向在場記者表示,「我作為母親,我同幾位母親講,我可以理解大家嘅心情」。她說自己一向都告誡子女,表達對政府的意見時一定要採用合法的手法,「我係咁樣同佢哋講,無論理想有幾崇高,都應該以合法、合理合情嘅方法嚟爭取,呢個先係真正嘅民主精神。」可惜他們還是因為一些「書生論政」者灌輸了錯誤的法律知識「歪風」,觸碰了政府的底線,犯了顛覆國家政權罪。犯法要受法律制裁,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自己作為皇帝無可避免要依法處理。其實自己都很痛心,處死一些年輕人實在不是她所樂見,已經用最大的母愛去盡量避免處死他們。記者事後嘗試用電話訪問她的兒子李顯和李旦,他們都說沒有補充就收了線。

2017年8月20日

[x場新聞] 宋世傑:秋瑾求仁得仁


[x場新聞] 針對著名社運人士秋瑾女俠被處斬,本報邀得資深大狀宋世傑作評論。他指出,秋瑾曾說「革命要流血才會成功」,如今只是求仁得仁。

宋大狀看過判詞後說內容符合邏輯,現在公然以違法手段反對政府者眾,有需要考慮判阻嚇性刑罰,相信法官是公正辦案。他又相信今次處死秋瑾等人後,民眾會恢復尊重法治,社會能夠回到和諧穩定。

他又指,有識之士如孫文、宋教仁、蔡元培等鼓吹「違法達義」歪風,推女人和年輕人上前線,自己就躲在外國,「書生論政」,應負最大責任。他建議不滿朝廷者應以和平手段表達,或是加入建制從中改變。

記者追問,正是譚嗣同等人加入朝廷推動溫和改革,也被判顛覆國家政權處死,才令人認為和平手段無效?宋大狀只說相信六君子也是求仁得仁,「出得黎行,預左要還」。

對於多國華僑都支援孫文等社運人士,宋大狀表情略帶不耐煩地重申他們是求仁得仁,「關你地鬼事咩」,又說朝廷最怕牽涉外國勢力。

另外,民眾驚訝的與其說是秋瑾等人被判有罪,不如說是驚訝他們被處死?如此嚴刑峻法是否符合比例原則 (proportionality)?是否秋瑾有心理準備慷慨就義,就是判得恰當?宋大狀繼續強調他們是求仁得仁,又說「你知唔知咩叫求仁得仁,使唔使我揭本辭海你睇」。

還有,現在很多人不只是擔心秋瑾案本身或針對法官,而是整體政治打壓之風越來越烈,連推出戊戌政改方案的「溫和中間派」都被打壓,其他還有鄒容案、徐錫麟案、孫文倫敦被強力部門擄走等?宋大狀沒有回答,只顧著翻開辭海和遞向記者,「娜依度,求仁得仁呀」。

咦,宋大狀,這一頁不是講「求仁得仁」,是「假仁假義」喎。

「係咩?其實最近醫生話我有白內障,所以我都唔係睇得好清楚添,哈哈哈。」

2017年8月19日

[x場新聞] 華倫:法律精神較條文重要


[x場新聞] 就著最近社會熱議的黑人維權問題,繼昨日專訪曾經判黑人沒有人權的前大法官托尼,本報今日專訪了立場完全相反,多次維護黑人權利的另一位前大法官華倫 Earl Warren。「法律精神較條文重要」(it is the spirit and not the form of law that keeps justice alive),華倫如是說。

華倫在1953至1969年間擔任美國首席大法官,任內多次發表支持黑人和一般民眾權利的裁決,像是上任後不久就處理的 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 案 (1954),宣布種族隔離學校違法,至今仍被視為美國史上影響最深遠裁決之一。有論者甚至認為,雖然華倫並非社運人士,但他在50至60年代的黑人維權運動中肯定是擔當了重要角色。


華倫對本報記者說,法官不應該生硬理解法律條文,因為維護公義的法律精神絕對高於法律條文,遇上違反公義的惡法,他會毫不猶豫宣布這條法例非法,「種族歧視都係寫左做法律架,甚至響納粹德國,殺猶太人都係合法架,你知唔知」。

華倫又說,政府和執法人員的做法也不一定是合法的,法官遇上政府和執法人員違法必須不偏不倚,嚴肅處理,尤其很遺憾地在美國,警方執法不公的情況確有發生。華倫在 Miranda v. Arizona 案 (1966) 中就宣判,警方在逮捕犯人後必須向其作出警戒,告知他作為被捕者也有的權利,否則調查過程就是非法,法庭不會接納。在美國,警察對被捕者講的「你有權保持沉默,但你講的都會成為呈堂證供」這一系列警戒被稱作 Miranda Warning,正是源自此案。華倫重申,「警察執法時必須守法」(the police must obey the law while enforcing the law)。


華倫指出,社會上必須有空間讓不同意見者發聲,如果因為一些意見跟主流不同就貶斥其為「歪風」,是不應該的 (mere unorthodoxy or dissent from the prevailing mores is not to be condemned)。到底某個意見是否「歪風」,社會和歷史自會有公論。他向記者舉例說,黑人在二百年前被視為天生要做奴隸,說要解放黑奴會被視為「歪風」,現在當然沒人會這樣想。他又說,如果社會沒有人挑戰惡法,法庭又何來機會審理這些案件,何來機會判惡法是非法呢?


在總結訪問時,華倫強調,法官必須記住人權和自由的重要,即使只是一個人的權利受到削弱,最終也是全社會的人權自由甚至法治受到削弱 (when the rights of any individual or group are chipped away, the freedom of all erodes)。他說大家不妨想想,如果為了所謂社會和諧進步要令人權自由受到削弱,這樣的社會還值得大家維護嗎?這樣的美國還值得國民愛國嗎?

*英文 quote 為真實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