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4日

一句得罪幾多建制派

據說本身是中文大學畢業的工聯會立法會議員何啟明 (因為有民協區議員也叫何啟明特此注明是兩個人) 指香港中箭的羅冠聰未從香港大學畢業所以發言質素差,筆者立即翻查立法會網頁上的議員履歷,發現至少9名建制派議員都沒有或懷疑沒有讀大學。工聯會大佬、新一屆行會成員黃國健,同樣來自勞工界的潘兆平、旅遊界姚思榮、睡覺界黃定光等的學歷一欄都顯示他們沒有大學學士學位。通稱「葛博士」的葛珮帆和通稱「柯碩士」的柯創盛則沒有填任何學歷。


















資料來自:
http://www.legco.gov.hk/general/chinese/members/yr16-20/biographies.htm
出於排版原因,截圖經過剪裁



另外根據維基百科,部分已退休的建制派議員學歷如下:

陳婉嫻
香港理工大學及香港管理學會工商管理高級文憑課程
廣東省科研大學哲學系
英國華威大學勞工課程

鄭耀棠
高主教書院
香港大學校外課程部
暨南大學

王國興
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社會行政學文憑
廣州暨南大學文學士
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終身學習傑出學員獎

葉國謙
漢華中學
華南師範大學文學士

吳亮星
香島中學
澳門東亞大學研究院

2017年6月22日

閒聊新班子

昨天在公司看了大半個新班子記者會,心中一路有個疑問,問同事他們也無解。林鄭不斷強調新風格、新思維、新哲學、大膽創新云云,但妳曾是上屆政府no.2,三司也跟上屆一模一樣,按理應該是延續上屆,要不斷強調新,是否舊果個好唔掂令妳要切割?或者,為何上一屆的時候妳不提出來,是否有人阻住妳大膽創新?

筆者記起有個行家前輩跟我講,「睇共產黨文宣要逆向思維,佢講乜你就調轉頭諗,佢叫人團結在習總身邊就即係依家唔夠團結,要人表態效忠就即係依家信唔過班人,叫人學習乜乜精神即係依家冇人學習緊」。那我們嘗試用逆向思維看林鄭昨天講的說話:

「新團隊有心有力有承擔,會以最大誠意和努力,嚴格按照基本法服務市民」

「新團隊屬實幹型,熟悉政府運作、行政經驗豐富」

「新政府會致力重建社會和諧,加強市民對政府的信任,確保施政更貼近民心」

「新政府制定政策要抱大膽創新精神,摒棄固有或因循做法,以新角度、新方式、新手法回應新環境及市民和企業的訴求」

「新政府會用心聆聽、與民共議,做到議而有決、決而有行,為市民做實事」

這樣講的話即是上屆政府是個怎樣的團隊呢?大家自己想想罷。

今天再公布行會成員名單,當新聞報道說「...行會新貴亡國健和湯渣驊...」,同事立即成口水噴了出來說,成六章幾都叫新貴?另有報章立即統計,新行會成員成10個夠資格坐公共交通用2蚊優惠,平均年齡62歲。禮義廉關心北極企鵝大使張國鈞則在 fb 上說自己是最年輕成員。看回資料,他43歲,看來得一個43歲幫不到手,拉不低數字。我又想起這張照片:


左至右:
法國總統 Emmanuel Macron (39)
盧森堡首相 Xavier Bettel (44)
比利時首相 Charles Michel (41)
加拿大總理 Justin Trudeau (45)
照片來自 Xavier Bettel fb

人比人比死人,大概就是這個意思,仲好意思講大膽創新乜乜乜。有同事跟我講,起碼都叫踢走左張志剛啦,我就說,看來梁振英最大功勞是拉低大家期望,踢走張志剛就已經是好事。同事又說,咁你點睇咁多AO治港呀,我說,如果真的由這班AO治港,起碼好過西環治港啦。看來我自己的期望也是被拉低了。

話說回來,司局長全部AO,只有三姓家奴垃圾桶和不再六四羅致光叫做有政黨背景,其他親中政黨的人只能做不做實事的行會成員和副局政助,難道林鄭也同意親中派的人大多是只識拍馬屁、昆維穩費和賣港、不識做實事的廢柴?那就總算我跟她有一樣有得 we connect,狗熊所見略同。

2017年6月16日

馬克龍如何改變政治生態

文章已在《am730》刊出
https://www.am730.com.hk/news/%E6%96%B0%E8%81%9E/%E3%80%90%E8%A7%80%E5%AF%9F%E3%80%91%E9%A6%AC%E5%85%8B%E9%BE%8D%E5%A6%82%E4%BD%95%E6%94%B9%E8%AE%8A%E6%94%BF%E6%B2%BB%E7%94%9F%E6%85%8B-79821

*寫於第一輪投票前


馬克龍以39歲成為法國最年輕總統,也是多年來首個並非來自傳統大黨的總統。儘管他上台未夠兩星期,法國的政治生態已經開始改變,甚至歐洲其他國家也受到波及。

兩招令原有兩大黨內亂

馬克龍想順利執政,他的前進黨就要在下月國會選舉中勝出。可是前進黨創立不足一年,理應很難打贏那些老樹盤根的大黨吧?但國會選舉在總統選舉之後一個月舉行,會對總統有利,因為他的政黨聲勢大增,其他政黨則士氣低落。而且馬克龍上任後簡單出兩招,已令原有兩大黨更加混亂無法重整旗鼓。

第一招是內閣名單。馬克龍的新內閣中,左中右政客和政治素人都有,既向民眾展示了他想為政壇帶來新風,也讓大黨陷入內亂,皆因他們都有人跳船加入了新班子。右派大黨共和黨方面,成功跳船的有新總理菲利普、經濟部長勒邁爾和公共行政部長達馬農,左派大黨社會黨則有外交部長勒德里安、內政部長科隆、政府發言人卡斯唐尼。

馬克龍在總統選舉大勝兩大黨的候選人,民心求變非常明確,本已令很多人心思思是否跳船,現在真的有人成功跳了,剩下的人就更急 you jump I jump。共和黨一堆人紛紛表態說可以跟馬克龍政府合作,社會黨則一堆人在宣傳品印上「與馬克龍同行」(avec Macron) 或「支持總統過半」(majorité présidentielle) 等字眼,連社會黨黨徽都沒印上,根本是跳了船。

這就來到馬克龍的第二招,國會選舉名單。馬克龍開頭說前進黨會競逐全部選區,遇神殺神,不跳船加入前進黨就是敵人,引發一波跳船潮。屬社會黨的前總理瓦爾斯衝出來說願意跟馬克龍合作,豈料前進黨發言人卻說他想做前進黨的候選人就要跟其他人一樣填 form 報名。此言一出當然震驚全國:叫前總理填 form,唔駛咁寸嘴掛。

結果前進黨公布的名單以未擔任過公職的政治素人為主,只有少數是從其他政黨跳船的人,但亦有約50個選區「留白」沒有派人競逐。法媒翻查發現這些選區很多是有候選人雖然不屬前進黨,但已表態願意跟馬克龍合作,包括瓦爾斯的選區,就明白這是「鬆章」給他們留條生路。這當然也加劇了兩大黨的混亂,到底這些人算不算已經跳船和叛黨呢?怎麼處置他們好呢?搞到兩大黨更加混亂,沒法團結打好選戰。

以成了法媒焦點的巴黎第二選區為例,此區爆發了3個共和黨員互鬥的情形。原本代表共和黨參選的前環境部長娜塔莉‧科修斯柯‧莫里塞(通稱NKM),因為表態說願意跟馬克龍政府合作,被一些黨友批評叛黨,引來另外兩個共和黨員參選該區,要她票債票償。而且可能她太遲跳船,前進黨依然派了人參選,令她腹背受敵。

法國民調顯示前進黨的支持度領先其他政黨,至少能拿到200席,較樂觀的甚至估計可以拿到300席。過半需要289席,暫時來說前進黨能單獨過半的機會仍然不大,但應可成為最大黨,這已經能讓馬克龍推政策時順利一些。亦有可能是前進黨未能直接過半,但後來有更多人跳船令它過半。

總之馬克龍已經搞到兩大黨焦頭爛額。上屆選舉兩大黨合共霸佔國會82%議席,今屆卻可能只有四成甚至更少,特別是社會黨面臨崩盤 (預計不足50席),可能無法翻身。有法國評論就說想不到兩大黨的形勢會急轉直下得這麼緊要,猶如「馬奇諾防線」(La ligne Maginot)。這是法國在二戰前在與德國接壤邊境築起的自稱史上最強防線,卻在二戰開打後一個月就被攻陷,現在用來指那些外表看起來堅固,其實內裡脆弱的事物。

其他歐洲國家拿來比較

馬克龍勝出亦令其他歐洲國家拿他來做比較,特別是那些年輕政客或親歐政客。例如近年也面對極右抬頭的瑞典,該國的親歐派中間黨就藉馬克龍勝出狂踩極右政客兼為自己造勢。在德國,總理默克爾抗衡極右崛起,在今年9月大選成功連任的機會也被視為越來越高,民調顯示她的基民黨支持度領先。

在奧地利,想成為該國史上最年輕總理的人民黨黨魁庫爾茨 (30歲),也突然說會找一些政治素人加入人民黨的國會選舉名單,明抄馬克龍。奧地利今年10月大選,民調顯示人民黨支持度最高,庫爾茨真的有機會當上總理,他現時已經擔任外交部長。

馬克龍亦被拿來跟意大利前總理倫齊作比較。倫齊3年前以39歲上台,成為意國史上最年輕總理,並且力推經濟和政治改革,這三點都跟馬克龍一樣 (連39歲都一樣)。不同的是倫齊去年已因政改方案被否決,未做夠3年就極速下台 (不過意國歷史上任期比他更短的總理多的是)。

倫齊的經驗提醒馬克龍,民望起得快也可以跌得快 (或曰有咁耐風流有咁耐折墮)。推動改革遇到反對聲音必須盡快解決,盡快讓民眾看到政府有政績,經濟民生有改善,否則民眾的支持會減退。政黨在國會過半也不是萬能,因為議員也要向選民負責,不會甚麼政策都硬食,尤其是前進黨由政治素人和跳船人士組成,他們不會對馬克龍絕對忠誠,馬克龍必須有一套統合他們的方法。搞不好的話隨時「馬奇諾防線」變「馬克龍防線」過了一屆就拜拜。

2017年6月12日

[學習鄰國歷史] 可以參考的幾場英國大選

英國首相「may姐」文翠珊2個月前見自己在民調中大幅領先,決定布提早大選,各方也一路以為她今次贏硬,只是贏幾多的問題,結果卻是她失去過半議席,要向北愛統派的民主統一黨DUP求票。或許學習英國歷史,重溫一些N年前的選舉的經驗,可以幫助我們理解今次選舉結果。
(截圖自維基)
1. 愛爾蘭政黨成關鍵少數

雖然很多人對英國政壇的印象是兩黨制,但嚴格來說議會內還有其他小黨存在,有時可以剛好卡住關鍵議席,令兩大黨都拿不到過半,2010年大選就是要保守黨跟自民黨合組政府。

又例如上圖的1885年英國大選,當時南愛爾蘭尚未脫離英國獨立,英國國會有約100席是由愛爾蘭選出,令代表愛爾蘭人權益的政黨有時成為關鍵少數。自由黨為了執政同意讓愛爾蘭有高度自治,卻因此爆發內訌,其後一堆自由黨員跳槽加入反對愛爾蘭自治的保守黨。

很多人認為單議席單票制對大黨有利,這是對的,但如果有地區差異,「地頭蟲」的地區形政黨就可以突破盲點。現時北愛爾蘭的18個議席全部由當地政黨競逐,保守黨和工黨都不參選該18席。如果今次大選我們拿走北愛爾蘭的18席,保守黨會立即過半。進一步拿走蘇格蘭和威爾斯的議席,只計英格蘭的話,保守黨更是會大勝:


UK total
Without NI
Without NI / Scotland
Only England
Conservative
318
318
305
297
Labour
262
262
255
227
Lib Dem
12
12
8
8
Green
1
1
1
1
Plaid Cymru
4
4
4

SNP
35
35


DUP
10



Sinn Fein
7



Independent
1



Total/Majority
650 / 326
632 / 317
573 / 287
533 / 267

順便解說一下北愛統派 Unionist 這個字眼,因為筆者收到有人問我,統派是不是想跟愛爾蘭統一?(中文人問) Why would Theresa May co-operate with Unionists? Aren't the Conservatives at odds with the unions? (英文人問)

統派的統不是跟南愛爾蘭統一,是維持跟英國統一,union 也不是指工會,是指聯合。由來是當年英格蘭跟蘇格蘭和愛爾蘭合併時,是用 union 聯合這個字眼來形容,代表大家是 form a union 聯合起來,不是英格蘭消滅掉蘇格蘭和愛爾蘭,也所以合併後的正名是聯合王國 United Kingdom。

與他們相反的是北愛獨派 Nationalist,支持愛爾蘭民族主義,支持北愛爾蘭加入南愛爾蘭,成為一個代表全個愛爾蘭的國家。

一般來說,統派傾向支持保守黨政府,因為在北愛問題上保守黨較工黨強硬,尤其是現在的工黨黨魁郝爾彬有著支持獨派的往史。

所以,即使從利害計算角度來講,今次保守黨尋求統派DUP支持,DUP理應向保守黨索取最大利益,實際上卻未必,因為他們不支持保守黨的話隨時會工黨上台,這是DUP最不想見到的,所以他們可能取得很少利益就同意支持保守黨。但這不代表may姐首相地位穩陣,畢竟DUP支持的是保守黨,不是may姐本人,其他保守黨員做首相他們一樣會支持。

(截圖自維基)
2. 人人以為會贏卻輸

而講到令全部人跌眼鏡的選舉,不得不提1945年大選。當時二戰剛剛打完,人人以為帶領英國打勝仗的英雄邱吉爾贏硬,結果卻是工黨大勝。孔明們就分析說,英國民眾在戰爭結束後馬上將焦點轉為誰能重建飽受摧殘的家園,於是主張大增福利和國營事業的工黨政綱更受歡迎,反而保守黨以為可以靠邱吉爾的聲望勝選,沒有提出好的政綱。

今次大選,保守黨嘗試將主題放在脫歐談判,以及may姐能提供「強而有力的領導力」strong and stable leadership,但工黨說脫歐已經解決,往後應該聚焦搞好民生,卻有不少民眾受落,尤其是保守黨公布政綱後被工黨狙擊他們繼續削福利與民為敵,就令民調中兩方的支持度明顯拉近。


3. 提早大選卻輸掉

執政黨主動提早大選,一般是以為自己會贏,結果樣衰地輸掉的,歷史上不只May姐一個。1970年時,工黨 Harold Wilson 提早一年大選 (上次選舉為1966年,如不提早應該1971年才選),民調說工黨領先,結果卻輸掉了,由保守黨 Edward Heath 上台。


但接下來輪到保守黨 Edward Heath 這樣樣衰。4年後他提早大選,卻倒輸議席,兩黨都無法過半。另一樣相同的是,選前大部分民調都說保守黨領先。所以英國民調不準根本是傳統好嗎。


4. 極速重選 vs 死撐到底

因無人能組成穩定過半的政府,英國在同一年內再次舉行大選,結果工黨剛剛贏到比過半318多一席的319席,再次上台。之後工黨在補選中輸掉議席,變成不過半,但仍死撐到1979年才舉行下一次大選。

現在也有意見認為英國遲早要再次大選。但需要留意英國改了法例,提早大選不能首相 (叫女王) 下令就舉行,要獲國會大多數通過,或國會通過對首相的不信任動議才召開,所以會否極速重選,保守黨仍有很大話事權。

5. 保守黨黨魁選舉的部署

May姐今次搞成這樣,起初有人認為她要下台,誰知她死頂,說會爭取DUP支持繼續執政。看回往績,多數保守黨黨魁是主動辭職的,要黨員出手趕他們下台的屬少數:

Winston Churchill - 因年紀老邁及身體抱恙辭職
Anthony Eden - 因處理蘇彝士運河危機不當辭職
Harold Macmillan - 因民望低迷及身體抱恙辭職
Alec Douglas-Home - 因輸掉大選辭職
Edward Heath - 因輸掉大選遭到挑戰,無法在黨魁選舉中勝出後辭職
Margaret Thatcher - 因民望低迷遭到挑戰,無法在黨魁選舉中勝出後辭職
John Major - 因輸掉大選辭職
William Hague - 因輸掉大選辭職
Iain Duncan Smith - 因民望低迷被黨員不信任趕下台
Michael Howard - 因輸掉大選辭職
David Cameron - 因輸掉公投辭職



以1990年的黨魁選舉為例。當時戴太民望低迷,但本著鐵娘子性格死頂不辭職,終於引發黨友 Michael Heseltine 逼宮啟動新一輪黨魁選舉。戴太雖然得票多過 Michael Heseltine,但未過到要勝出的門檻,要重新投票。戴太明白自己支持度已大不如前之後提出辭職。

但 Michael Heseltine 最終沒有贏到。他被視為背叛戴太和搞分化,令戴太的支持者不滿,轉為支持 John Major (馬卓安) 爭做黨魁。而一些原本只是想推倒戴太的人,見戴太被推倒了,又有其他候選人,就沒需要繼續支持 Michael Heseltine 了。結果是馬卓安當選黨魁和成為首相。

所以如果有人現在想推倒May姐自己做首相,也要小心落得 Michael Heseltine 般下場,被外界視為叛徒和搞分化。俗語說槍打出頭鳥、打草驚蛇、行先死先,就是這樣吧。上次卡梅倫辭職後,may姐也不是第一個跳出來說要選黨魁,是懸疑了幾日之後才出來,說相信自己能夠團結黨內不同派系云云,最終當選黨魁。

需留意的是,現在保守黨黨魁選舉辦法跟戴太時代不同,挑戰者不會直接跟現任黨魁對決,要先對現任黨魁進行一次信任投票,他/她被不信任後才啟動黨魁選舉。

所以如果有人要推倒May姐,要確保夠票通過不信任,又夠票在新一輪選舉中勝出,才會出手。現在檯面上沒有人肯認想推倒may姐,但背後一定有人部署中,一路計著自己掌握了幾多票。還有,現在情形是個爛攤子,做了首相都未必好過,甚至乎都不肯定做了黨魁就能做首相,都會令有意者多層考慮。

無論如何,未來幾日可能是may姐能否做下去的關鍵時間。越多人表態支持她,對手就會知難而退,相反則對手會在計到may姐不夠票後拉她落馬。may姐現在做了約11個月首相,如果在未來幾日內下台,會成為1923年的 Andrew Bonar Law (211日) 以來最短命首相,捱多一個月則變為1964年的 Alec Douglas-Home (362日) 以來最短命。

2017年6月6日

難分愛國與辱華

昨天聽朋友說,他聽電台節目聽到有位阿伯觀眾講「六四事件我支持中央!鎮壓就岩架啦,班學生比外國勢力操控,中共落台,中國會亂,經濟唔會好架,中國人係需要獨裁統治架。依家香港都比外國勢力搞亂啦......我都諗緊移民返英國。」

想一想,其實這類所謂「愛國」人士所想的,意外地跟部分所謂「本土」人士都幾相近。

這類所謂「愛國」人士的潛台詞,就是中國人都是野蠻的、自私害人的、未開化的、未受教育的、沒有社會公德心、沒有社會共同感、沒有共同完善社會的能力,沒有自我治理的能力,所以不能有民主、不能有自由、需要被管治、需要被約束。

換句話講,這類所謂「愛國」人士跟部分所謂「本土」人士一樣,都是看不起中國人,認為中國人是次一等的,做奴隸就對了,西方人才是受過教育、有公德心、配得上民主自由。

於是,「愛國」人士則爭著拿護照去外國,跟「本土」人士要獨立成國,其實都是一樣不相信「中國」罷了。即使嘴上說中國「進步」了,「愛國」人士還是不夠膽留在中國終老。

話說回頭,既然「愛國」人士認為中國人被獨裁統治就會成功,中國五千年歷史中99%以上時間都是獨裁統治,中國不是應該早就成功到爆了嗎?何須「復興」?「愛國」人士都很認識中史,我們年輕人就不懂嘛,希望他們教教我,是不是清朝時有民主自由普選、廢青罷課訓街、沒有坦克轆豬,才會搞到打輸鴉片戰爭、英法聯軍、八國聯軍?

2017年6月3日

六四民調結果又係年輕人的錯?

港大做的關於六四意見民調,其中一些貌似傾向淡化事件的答案數字創所謂新高,據說立即引起一些老一輩民主派反彈,斥本土派年輕人太輕視六四。今次就來細看一下這些數字。


比較今年與去年的調查結果,認為當年學生做法正確的人減1%,錯誤升5%;支持平反六四的人減4%,不支持的升7% (認為中共正確或錯誤的比例則差別不大)。就這樣看的確會有種感覺是人們對六四看法淡化了。有人立即將矛頭指向本土派年輕人,認為這現象跟他們宣揚紀念是「行禮如儀」、六四是「鄰國」歷史有關。是否如此呢?港大還有公布受訪者的年輕分布,我們可以看看差異是否因年輕人態度改變:



2017年調查結果:https://www.hkupop.hku.hk/chinese/release/release1470.html
2016年調查結果:https://www.hkupop.hku.hk/chinese/release/release1364.html

上圖是2017年的結果,下圖是2016年。我們可以看到在18-29歲受訪者間,認為當年學生正確者從去年的59%上升至今年的72%,反而在50歲或以上受訪者中,認為當年學生正確者從43%下跌至34%。另一方面,18-29歲受訪者中認為學生錯誤的差別不大,分別是5%和7%,倒是50歲或以上者認為學生錯誤的從22%升至30%。整體來說,在兩年的調查中,最多人認為學生正確的組別都是18-29歲,最多人認為學生錯誤的組別都是50歲或以上。



支持/不支持平反六四方面,18-29歲受訪者中,支持平反從78%下跌至75%,反對的從12%升至13%;而50歲或以上者中,支持平反者從54%下跌至45%,反對的從26%升至36%。跟上一題一樣,在兩年調查中,最支持平反的都是18-29歲,最反對的都是50歲或以上。

網站上亦有將過去N年調查結果用一個表一次過列出,我們也可以見到過往都多次試過支持平反六四比例低過現在。例如在2002年,支持平反六四者低見39.1%。這是否又關本土派事?雖然我不知道那些本土派當時幾多歲......讀緊幼稚園或小學掛?


列表來源:https://www.hkupop.hku.hk/chinese/features/june4/datatables.html

筆者自小多次參加六四晚會,對於現在越來越少人去多少有些感慨,而且作為喜歡世史的人,所謂「鄰國歷史就不用學」之流的言論對我來說更是荒謬,其他我不認同本土派看法的例子就不一一講述了。不過一些人只將矛頭指向本土派年輕人,仿佛沒有其他人或因素影響人們對六四看法,這樣的做法是否客觀呢?看完數字細項,到底是甚麼人淡忘六四?事實上連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的新聞稿也這樣總結:

「深入分析顯示,巿民的年紀愈輕,愈傾向認為中國政府當年處理事件的手法不對,愈認同北京學生的做法,又愈傾向支持平反六四,大概顯示年青一輩對民主的追求。」

剛剛我又看到篇新聞講,據傳即將加入林鄭班子的民主黨羅致光不敢答是否會去六四晚會。只能嘆到,本土派後生仔唔去六四就千古罪人,「民主派」老海鮮唔去六四就不見不聽不講。

2017年5月29日

(補足) 北約成員國國防開支

用回北約網站資料推算:

美國GDP為16852 billion USD,其他成員國總GDP為19890 billion USD。後者的2%為398 billion USD,相較現時其他成員國的總國防開支的257 billion USD,需要增加55%。

即使如此,仍然跟美國現時國防開支的664 billion USD 差了一截,因為美國國防開支達到GDP 3.61%。如果要其他成員國的總國防開支跟美國打平,需要國防開支提高到GDP 3.33%才行。

(留底) 北約成員國國防開支

美國總統特朗普再次公開,今次還是在當事人面前,批評其他北約成員國的國防開支未達GDP 2%的要求。以下是北約網站公布的2016年成員國國防開支和相關數字。現時只有美國、希臘、愛莎尼亞、英國、波蘭的國防開支超過GDP 2%,其餘23個都未達到 (北約總共有28國)。而且美國一個的開支就已經是全北約的72%,即其他國家加起來都未及他一半,也難怪美國不滿。(G7峰會上嘈環保議題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比較意外的是法國和土耳其都未達標,挪威的開支比率較很多國家高,還有拉脫維亞和立陶宛的開支增長超快。看來跟俄羅斯較接近的幾個國家 (挪威+波蘭+波羅的海3國) 有最大危機感吧 (ps 芬蘭和瑞典不是北約成員國)。

全部國家數字:
http://www.nato.int/nato_static_fl2014/assets/pdf/pdf_2017_03/20170313_170313-pr2017-045.pdf

share of GDP
1. US 3.61%
2. Greece 2.36%
3. Estonia 2.18%
4. UK 2.17%
5. Poland 2.01
6. France 1.79%
7. Turkey 1.69
8. Norway 1.55%
9. Lithuania 1.49%
10. Latvia 1.46%

million USD
1. US 664,058 (72.07%)
2. UK 56,790
3. France 44,222
4. Germany 41,676
5. Italy 22,146
6. Canada 15,538
7. Poland 12,706
8. Turkey 12,097
9. Spain 11,200
10. Natherlands 9,127

Annual real change (15-16)
1. Latvia 42.14%
2. Lithuania 33.53%
3. Hungary 11.55%
4. Slovenia 11.06%
5. Italy 10.63%
6. UK 6.48%
7. Norway 6.48%
8. Bulgaria 6.48%
9. Estonia 5.55%
10. Canada 5.43%

USD per capita
1. US 1877
2. Norway 1399
3. UK 907
4. France 753
5. Denmark 684
6. Netherlands 602
7. Germany 546
8. Greece 532
9. Canada 515
10. Luxembourg 462

Military Personnel (Thousand)
1. US 1305
2. Turkey 380
3. France 209
4. Italy 182
5. Germany 176
6. UK 161
7. Spain 121
8. Greece 106
9. Poland 103
10. Canada 72

2017年5月26日

中國國家領導人喎

一男子,一天到晚滿腦子都是某君,追著某君不放,上對方fb將過去N年的entry全部看過,還晚晚在自己的blog寫文唱對方,對對方的說話逐句分析反擊。平日工作時別人問他甚麼都hea答「我以前講過啦喎」,然後立即改話題繼續數臭某君,對著任何人話題都離不開某君。如果問人力資源顧問周乜水,肯肯定會說這是個呃蝦條失敗因愛成恨的變態stalker 80後廢青,即炒。不過原來這個cheap到爆的一男子是堂堂中國國家領導人喎。

被指涉嫌貪污,被一部分網民稱為「貪梁」的香港行政長官、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國國家領導人梁振英,近日為了掩飾UGL事件的嚴重性,和自己透過周浩鼎干涉立法會調查UGL委員會的醜事,發狂狙擊民主派會計界議員梁繼昌,其目的可說欲蓋彌彰路人皆見。

正如梁繼昌本人所講,調查UGL委員會已運作一段時間,他被某中國國家領導人告誹謗也是一陣子之前的事,為何某中國國家領導人不早指責梁繼昌有所謂利益衝突而要現在才講?如果被某中國國家領導人告誹謗就不能參加調查委員會,那他向全部民主派提告豈不全部民主派都不能參加?如果在FB上批評過某中國國家領導人就是不公正不中立,那親中派讚過他和說過UGL事件沒事又是否不公正不中立?

某中國國家領導人堅稱他教周浩鼎修訂文件沒問題,那為何事件曝光後他發公開文件給委員會和委員會主席謝偉俊要求修訂,而非像之前那樣又找人私下「打龍通」?他聲稱自己給周浩鼎的修訂是會擴大調查範圍,但單是他第一項作的修訂,將調查範圍從「梁先生與UGL有否簽訂及/或執行UGL協議」改為「澳洲傳媒公開的UGL協議文本的完整性及真偽,以及該協議的性質、主要條款及條件為何」,就已經是收窄了調查範圍。為何要指明「澳洲傳媒公開的UGL協議文本」而非原版的「梁先生與UGL協議」?是否有其他協議存在只是傳媒沒有公開(還要指定是澳洲傳媒)?

某中國國家領導人說歡迎調查在陽光下進行,他沒有隱瞞任何事的需要,那為何他不敢回應港大法律系講師張達明提出的質疑,和成立由法官主持的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要求?又為何他每次答問題都不直接回答,只說「我以前答過」?既然他以前答過,問題一早有晒答案,他是否可讓下屬或律師整理一份Q&A回答傳媒查詢?反正他以前開過金口答過,即是政府新聞稿全部有留底啦,copy & paste 就得啦。

以上種種,都予人某中國國家領導人是「身有屎」的感覺。梁繼昌作為會計師,熟悉稅務問題和商界運作,可能是某中國國家領導人最怕他參與調查才要追擊他。所以梁繼昌又好,其他民主派都好,絕對不能退縮,一定要參與調查下去。

中共赤化香港這麼順利,就是太多所謂精英實際是奴才主動奉上海鮮,令中共得寸進尺。像某中國國家領導人也是,升格為領導人了,就覺得自己 above the law,所以乜都做得出。親中派自稱「建制派」,中共喉舌則稱民主派為「破壞派」,但實情破壞香港建制和核心價值的就是這班人。香港人和民主派一定要企硬,維護香港的制度和核心價值。

2017年5月24日

馬克龍的總統之路

文章已在《am730》刊出
https://www.am730.com.hk/news/%E6%96%B0%E8%81%9E/%E8%A7%80%E5%AF%9F%E9%A6%AC%E5%85%8B%E9%BE%8D%E7%9A%84%E7%B8%BD%E7%B5%B1%E4%B9%8B%E8%B7%AF-77748


法國總統選舉結果出爐,年僅39歲的中間派馬克龍一如民調預測,大比數擊敗極右的勒龐,成為法國史上最年輕總統,也是拿破崙之後最年輕的法國元首。今次文章會重溫一下他如何當上總統,和看看這條路走下去會面對甚麼。第一個關卡是下個月就舉行的國會選舉,他去年才創立的前進黨成績如何。

英雄造時勢vs時勢造英雄

馬克龍1977年生於法國北部城鎮亞眠的中產家庭,學業成績很好,先後考入名校巴黎政治學院和國家行政學院,2004年從後者畢業後獲安排到財政部做政務官,取得一定經驗跟人脈後下海加入投資銀行,認識了當時想選總統的社會黨大佬奧朗德成為其經濟智囊,2012年奧朗德當選總統後成為總統府顧問,2014年改組內閣後獲擢升為經濟部長,當時才37歲的他是內閣最年輕閣員。

馬克龍成為部長後推動經濟自由化政策,削減政府管制和工人福利,最大一仗是試圖推翻每周35小時工作,引發大規模示威甚至罷工,成為最具爭議部長,可是他年輕無畏、堅持改革的形象卻令其民望繼續上升。鋒芒太露的他開始跟奧朗德和其他黨友關係轉差,加上其政治野心路人皆見,他終於在去年辭任部長和跟社會黨分道揚鑣,自立政黨並宣布參選總統。

儘管馬克龍民望不錯,獨立和年輕形象也「食正」全球反建制的浪潮,但他宣布參選時外界並不看好。一來他的從政經驗薄弱未受考驗,二來他要從零開始建立政黨和選舉機器,三來其他政黨亦不乏有實力的候選人。外界多認為他高估自己,只會起得快也跌得快。事實上截至去年底,民調顯示只有約15%受訪者真的會投他一票,排第三或四。

可是事情發展下去,有三件事令他得益。其一是社會黨初選選出不屬黨內主流派的阿蒙為候選人,令黨高層分裂,很多人不肯支持他,國防部長勒德里安、里昂市長科隆、前總理瓦爾斯、前巴黎市長德拉諾埃等都說寧願投票給已退黨的馬克龍。

其二是另一走中間路線的資深議員、曾經三次參選總統的貝魯宣布不參選,會支持馬克龍。根據民調,他參選也只會有6%票,不可能勝出,但會搶去馬克龍一部分的票。現在他不但不選,還呼籲支持者投馬克龍,對馬克龍是雙重幫助。

第三是原本支持度排第一的共和黨候選人菲永爆出聘請妻子做助理騙取政府津貼的醜聞,民望急速下滑。

三件事同時發酵,令馬克龍的支持度在兩三個月內升了7至8個百分點反超前,成功在第一輪投票以24%票排第一。當他跟排第二的極右的勒龐 (21%票) 晉身第二輪投票,其他政黨都說極右政客當上總統是法國之恥,呼籲支持者含淚投票給 lesser evil 馬克龍,令馬克龍在第二輪投票中以66%對34%大比數擊敗勒龐,當選總統。

有些傳媒在馬克龍大勝後說他如何醒如何掂,法國人都為他神魂顛倒,但如果真的這麼誇張,他在第一輪投票就不止24%票了。他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崛起,毫無疑問是個叻仔,可是我們也不可忘記還有很多對他有利的外圍因素,包括兩大黨輪流執政多年令選民求變,兩大黨的候選人自己馬前失蹄,以及法國很多人仍然對勒龐有很深顧忌死都不投她一票等。

能否順利執政:戴高樂vs季斯卡

當選總統後,下一步是管治,第一個關卡是下月國會選舉。法國總統可以任命總理和內閣,但國會有倒閣權,因此總理人選不是總統任意選擇,須獲國會首肯。如果馬克龍的前進黨在國會選舉落敗,他無法如意任命新班子,需要跟其他政黨合作,這會大大影響他執政的能力。前進黨是去年才成立,成員大都是政治素人,現在是零個議席,要在有577席的國會中一下子取得過半,怎麼聽都是不可能。

不過國會選舉在總統選舉後一個月進行,是故意設計的,以協助新總統執政。因為此時新總統的政黨會氣勢如虹,其他政黨則士氣低落,加上正值新總統蜜月期,支持度特別高,過去經驗顯示這情況下國會選舉會對新總統的政黨非常有利。即使前進黨未能過半,只要能夠成為最大黨,馬克龍在跟其他政黨商討合作時也會佔優勢。

馬克龍並不屬於傳統兩大黨,因此有法國學者將他跟兩位前總統戴高樂和季斯卡作比較,兩人當上總統時都不是屬於大黨。

戴高樂是二戰英雄,加上他性格剛烈向來信心爆棚 (也因此格外有英雄氣質),他當上總統後決定不依賴既有政黨,自己建立一個聽自己話的新黨,再藉自己的高民望讓此黨也在國會選舉取勝。雖然他的政黨未能一下過半,但確實成為最大黨,讓其他政黨也要聽他的話,順利執政,也改寫了法國政治字典,從此多了「戴高樂主義」和「戴高樂派」等詞。

季斯卡是一位不太有名的法國總統,但他跟馬克龍有不少相似之處,值得比較。季斯卡也是國家行政學院畢業的精英,空降到財政部做政務官,很年輕就獲任命做經濟部長,見自己民望不錯就參選總統,自栩是年輕第三勢力,不屬於左右兩大黨。當年季斯卡還利用右派兩位大佬互鬥,取得其中一位大佬希拉克支持而當上總統。但季斯卡未能將自己的政黨建立起來,鞏固自己的權勢,讓希拉克可保持造王者地位,結果當希拉克不支持他連任,他就連任失敗了。

所以馬克龍能否打破兩大黨對法國政壇的壟斷,真正帶來新氣象,總統選舉只是上半集,還須看下半集的國會選舉。

2017年5月22日

如果人口增長=管治成功

外號「白髮詩姑」或「白髮魔女」,公認腦中智慧有如江河一樣滔滔不絕的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繼早前發表「炸左高鐵」論獲得各界廣泛認同之後,於周末又再袋錢落港人袋,發表「香港人口增長證明一國兩制成功」論。筆者翻查資料,發現2010至2015年期間,香港的每年平均人口增長 (0.83%) 的確高於大陸 (0.52%),香港管治的確比大陸成功。但筆者再查閱其他國家在同期的人口增長,發現很多都比大陸甚至香港還要高,證明一山還有一山高,大陸和香港都需要抓緊一帶一路發展機遇,急起直追,向這些國家學習管治:

2010-2015年部分國家的每年平均人口增長
黎巴嫩 5.99%
南蘇丹 4.09%
伊拉克 3.31%
剛果(金) 3.17%
阿富汗 3.02%
巴勒斯坦 2.75%
尼日利亞 2.67%
埃塞俄比亞 2.53%
索馬利亞 2.37%
津巴布韋 2.21%
香港 0.83%
中國 0.52%

資料來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countries_by_population_growth_rate

2017年5月19日

奧地利提早大選 30歲外長劍指總理

奧地利確定10月15日舉行國會選舉,民調指現時30歲的外交部長兼人民黨黨魁 Sebastian Kurz 有機會勝出,成為總理。如果成真,他將取代金正恩成為全球最年輕國家領導人。

Sebastian Kurz 於1986年生於維也納一個普通中產家庭 (他是8月生日,所以是現在30歲,到選舉時會是31歲),大學時就嶄露頭角,成為奧地利人民黨的青年部部長,24歲就獲人民黨推薦加入內閣擔任副大臣,27歲就擢升為外交部長。由於工作太繁忙,他大學休學沒有畢業,他原本在維也納大學讀法律。因其民望為全黨幹部之中最高,最有希望帶領人民黨贏選舉,過去兩三年外界都揣測他遲早當上黨魁甚至總理,想不到機會這麼快就來了。

作為奧地利國會第二大黨的人民黨 OVP,本來跟第一大黨社民黨 SPO 組成聯合政府,但這兩黨共治的局面其實已經維持了11年,兩黨可以合作的事差不多做完,矛盾日現,民眾亦感到厭倦,加上早前的移民問題,令反對派的極右自由黨 FPO 支持度不斷上升,更加加重對執政兩黨的壓力。上任人民黨黨魁 Reinhold Mitterlehner 在政府外有極右自由黨的壓力,在政府內跟社民黨爭拗不斷,在自己黨內也面對人氣比自己高幾條街的 Sebastian Kurz,終於壓力爆煲,在上周宣布辭職,並且在記者上疑似「發脾氣」地說「我不想幫某人攝住位做住先」,明顯是寸外界都認為 Sebastian Kurz 遲早做黨魁。

結果 Sebastian Kurz 真的眾望所歸成為新黨魁,並且表明不想聯合政府糾纏不清下去,要求提早大選,社民黨見大勢已去唯有同意。民調顯示 Sebastian Kurz 接任後人民黨支持度立即彈升10%,搶去社民黨和自由黨各5%的支持度,令人民黨支持度從三黨包尾變成第一,現在提早大選有相當大機會勝出,Sebastian Kurz 當上總理。

31歲就當上總理,絕對是世界少有的例子,尤其是他還是民選產生,亦非世襲政客。即使他到時民望回吐未能勝出,他仍然能保持27歲當上外交部長的紀錄。不過這對香港那些經常講「後生人係唔會識政治」、「我幾廿歲人梗係見識得多」、「80後都係廢青」的「老海鮮」來說,絕對是不可思義,匪夷所思,肯肯定是奧地利人集體 short 左或思覺失調。我就唔知些「老海鮮」係見識過幾多啦,但作為奧地利外交部長的 Sebastian Kurz,都叫參加或主持過N場國際會議,聯合國秘書長、歐盟主席、N國總統總理都見過晒,見識應該不會少掛。

Sebastian Kurz 在聯合國大會發言 (聯合國圖片)
Sebastian Kurz 與時任美國國務卿克里見面 (維基圖片)
Sebastian Kurz 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見面 (俄國外交部圖片)
 Sebastian Kurz 與伊朗總統魯哈尼見面 (維基圖片)
Sebastian Kurz 與埃及總統塞西見面 (維基圖片)

2017年5月12日

要理科生操兵的巴黎理工

維基:在香榭麗樹大道準備步操的巴黎理工學生

早幾日講過法國有兩間專出政要的名校,今次再簡短講講一間奇葩理科名校。它奇葩的程度不要說全法國,全世界都很難有大學比得上 。

巴黎理工 École Polytechnique 是全法國最頂尖的理科學校,也是少數可以長期登上各種國際排名的法國大學。如果說想從政的法國學生都會報考巴黎政治學院或法國行政學院,那麼想做工程師和科學家的都會報考巴黎理工。

不過它是一間由法國國防部而非教育部管理,制度上屬於軍校的大學。原來巴黎理工的創立者是拿破崙,他當時想建立一間專研軍事科技的學校。隨著時代演變,巴黎理工現在的課程就是普通的理工研究 (當然是世界級水準),沒甚軍事成份,但由國防部管理這件事卻保留了下來。

還有一樣保留下來,也是巴黎理工最奇葩的地方,就是每年法國國慶凱旋門和香榭麗樹大道舉行閱兵,仍然會有巴黎理工學生方隊參與步操!於是這班理科生,平日放學做完 lab 或砌完模型,就要換上軍服帶上佩劍練習操兵......雖然需要操兵的只有約200人,但所有巴黎理工學生都是有軍校生身份,會獲發軍服,代表學校參加各種比賽或活動時都會穿上,入學首年也要參加3星期的軍事訓練營......這樣奇葩的學校真是誰與爭鋒。

youtube 片:2015年法國國慶閱兵
47:30 左右是巴黎理工學生,隨後的是其他軍校學生


2017年5月10日

馬克龍與法國教育


馬克龍母校、法國名校巴黎政治學院 Sciences Po 的 Twitter 今日 po 出其學生時代照片,被媒體轉發。講到 Sciences Po,這可說是專產法國政治人才的學校,1981年至今5位法國總統 (密特朗、希拉克、薩爾科齊、奧朗德、馬克龍) 全部都是該校校友,還有N位總理和內閣部長。

而比 Sciences Po 更矜貴,也是馬克龍另一間母校,是國家行政學院 ENA。該校是為培養政務官而設,在二戰後創立,歷史相對很多法國名校為短,而且每年只收取約80名學生,至今卻已經出產4位總統 (季斯卡、希拉克、奧朗德、馬克龍) 還有N位總理和內閣部長。

以現屆政府為例,總統奧朗德、能源部長 Ségolène Royal 及財政部長 Michel Sapin 都是在 ENA 的同班同學 (三人也是 Sciences Po 校友,但似乎並非同班)。近日不少法媒都翻查馬克龍就讀名校時的經歷,看缺乏政黨支持的他會否從 old boys' network 中找人加入團隊。

以下人士都是同時是 Sciences Po 和 ENA 校友:
馬克龍 (候任總統)
奧朗德 (現任總統)
Ségolène Royal (能源部長)
Michel Sapin (財政部長)
Pierre Moscovici (歐盟財政專員、法國前財長)
Jacques Chirac 希拉克 (前總統)
Laurent Fabius (前總理)
Alain Juppé (前總理)
Dominique de Villepin (前總理,也是奧朗德等三人ENA同班同學)
Lionel Jospin (前總理)
Michel Rocard (前總理)
Édouard Balladur (前總理)
Jean-Claude Trichet (前歐洲央行行長)

在此也要簡單解說一下。法國學制跟英美不同,不同大學之間轉移課程或學分相對容易,加上讀多於一個學位也很普遍,一人讀過幾間大學是很平常。如 Sciences Po 是專攻政治相關科目的學校,很多想在政界發展的人會在其他大學讀完學士後再報讀。ENA 則是專門培養政務官的學院,本身就是要讀完學士之後才報得。所以同時是 Sciences Po 和 ENA 甚至更多其他大學的校友,是正常的。

由於一般法國民眾都明白ENA實在太難考入,一些政商界精英亦會坦承自己曾經名落孫山,如IMF總裁 Christine Lagarde 拉加德就自爆考過ENA兩次都失敗 (雖然她辯稱是當時蜜運中令她分神)。

ENA 有幾特別呢?ENA畢業生會被直接派到財政部、外交部、司法部等重要部門做政務官,
就讀期間又會安排到高官和大企業老闆身邊實習,加上校友人脈,將來下海從商從政都冇難度,可以說入得就等於搭上大灣區發展的快車......應該說是搭上法國精英階層的快車,人人都恨入到不得了。它每年只取錄約80人,報考者都需要有超強大學成績,入學試題目囊括國際政治、國內政策、法律、經濟、哲學等多個範疇,有筆試有面試,所以入得的都是才智兼備的精英中的精英,死讀書的高分低能者不可能考到。

看到這裡,閣下可能會奇怪,原來法國教育這麼精英主義,法國不是有三大格言自由、平等、博愛的嗎?其實法國國內也有意見認為這樣兩間學校產生大量政商界精英的制度有違平等,亦可能產生一群人生自此跟一般人平行時空的離地精英。但也有人認為,法國大學學費近乎免費,窮學生只要有實力考入就不用怕沒錢讀名校,制度也可說是促進社會向上流。

事實上有部分批評馬克龍者的人就指他「一邊批評建制其實自己都是建制」,皆因他跟傳統政界精英 (或曰「舊電池」) 一樣都是兩間名校出身,又做過 ibanker。(馬克龍的從政之路是在 ENA畢業後在財政部做政務官,之後下海做 ibanker,之後獲奧朗德賞識做其經濟顧問和經濟部長,最後辭職自行參選總統。)

講起馬克龍的教育背景,還要提一點,就是我最近才看到馬克龍大學本科是讀哲學。這聽起來有點不搭,又讀哲學又做 ibanker?一般人印象中讀哲學的不都是那種與世隔絕鑽研學術的人嗎?須知道法國很多中學都將哲學列為必修科,讀哲學在法國是很普遍的事,可能好多法國 ibanker 都讀過哲學都未定。法國重視哲學,源於當年革命後認為要推廣民主就要提升國民的思考能力和道德觀。

或說回來,著名大炒家索羅斯也是哲學系畢業的 (倫敦政經學院)。

再翻查一下,大多數法國政要都是讀法律或文科,絕少是讀理科。這可能因為想讀 Sciences Po 和 ENA 將來從政的話,讀文科較讀理科易入?法國也有大學是以理科出名,但可能入得那些學校的大多都不是想從政那種人吧。

今次選舉5大候選人
Emmanuel Macron - Philosophy
Marine Le Pen - Law
François Fillon - Law
Jean-Luc Mélenchon - Philosophy
Benoît Hamon - History

其他政要
François Hollande (總統)- Law
Nicolas Sarkozy (前總統) - Law
Bernard Cazeneuve (總理) - Law
Manuel Valls (前總理) - History

Laurent Fabius (前總理) - Classical Studies (古希臘/羅馬文學、哲學等)
Alain Juppé (前總理) - Classical Studies
Dominique de Villepin (前總理) - Law
Jean-Marc Ayrault (外交部長) - German language
Ségolène Royal (能源部長) - Economics
Michel Sapin (財政部長) - History and Geography
Jean-Yves Le Drian (國防部長) - History
Christine Lagarde (IMF總裁、前財長) - Law and English language
Pierre Moscovici (歐盟財政專員、前財長) - Economics and Philosophy
Jean-Claude Trichet (前歐洲央行行長) - Economics

2017年4月21日

黑馬鬥黑馬的法國大選

文章已在《am730》刊出
https://www.am730.com.hk/news/%E6%96%B0%E8%81%9E/%E3%80%90%E8%A7%80%E5%AF%9F%E3%80%91%E9%BB%91%E9%A6%AC%E9%AC%A5%E9%BB%91%E9%A6%AC%E7%9A%84%E6%B3%95%E5%9C%8B%E5%A4%A7%E9%81%B8-75083


法國總統選舉將在周日舉行,共有11位候選人角逐,如無人能取得過半票,將在五月舉行第二輪投票,由頭兩位決一死戰。最新民調顯示有四位候選人支持度較高,有機會晉身第二輪投票。而令外界特別關注的,是其中兩位都支持法國脫歐,表面上看法國有一半機會選出一位支持脫歐的「黑天鵝」,到底會否如此呢?

法國傳統兩大黨或一齊出局

法國政壇,從極左、左、中、右、到極右,大致可分為五個板塊。目前民調中支持度領先的四人,是中間派的馬克隆23%、極右的勒龐23%、極左的梅朗雄19%,和右派的菲永19%。就這樣看,第二輪投票最大機會是馬克隆對勒龐。至於左派候選人亞蒙,支持度僅8%,跟總統寶座無緣,其他候選人支持度更低。

今次選情非常特別。過去半個世紀的法國政壇,左派社會黨和右派共和黨勢大 (共和黨以前改過幾次名,可追溯至戴高樂將軍成立的新共和國聯盟),另外三派則勢弱,但今屆選舉卻可能兩大黨的候選人 (亞蒙和菲永) 都無法進入第二輪投票。這樣的情況是第一次出現,而如果兩大黨在一個月後 (六月) 舉行的國會選舉繼續表現不濟,法國政壇勢可謂發生大洗牌。

為何會這樣呢?最主要還是選民反建制氣氛濃厚。法國經濟自從金融海嘯和歐債危機後一直無甚起色,失業率持續高企,加上難民問題和連環恐襲,以及英國脫歐和特朗普當選,都令法國人心思變,不想再由兩大黨執政,想給其他人一個機會,於是現時領先的其中三人都不屬於兩大黨。雖然他們三人現在都是熱門,但他們又同時是黑馬,本來沒有一個是被看好能勝出的。

中間派的馬克隆年僅39歲,是最年輕的候選人,無甚從政經驗,今次是他首次參選,而且他的政黨是去年才由他自己創立,政治背景可說是四人中最弱,但他因形象最清新而民望爬升至第一位。勒龐和她的父親因其極右主張,向來被視為票房毒藥,兩父女過去一共五次參選總統都落敗,選市長和議員亦幾乎每次都輸,現在卻能跟馬克隆並排第一。梅朗雄則是左王,獲法國共產黨支持,過去未做過高官,現在政綱說想向富人徵100%稅,這個年代還搞共產主義真是一聽就不覺得他會選到吧,但他也爬升至第三。

相反,一些從政經驗豐富、做過高官、本來被視為政治實力雄厚的人選,都先後在黨內初選階段就已經敗陣。社會黨的現任總統奧朗德,因民望太低放棄角逐連任,同屬社會黨的總理瓦爾斯,則在初選敗給黨內造反派亞蒙 (亞蒙過去多次因反對瓦爾斯的政策而在國會投反對票),可是亞蒙勝出初選後又因社會黨民望太低,未能從大圍突出自己。共和黨初選方面,由前總理菲永、前總統薩爾科齊、前總理朱佩競爭,雖然菲永勝出了,很快又爆出藉聘請老婆做助理騙取公帑津貼的醜聞,民望只得第四。

馬克隆如勝出將成最年輕總統

第一輪選舉情況大致如此,第二輪又如何呢?民調也問過了。如果是馬克隆對勒龐或菲永,左派票會全部投馬克隆,令他勝出,對上梅朗雄則相反,輪到右派票全投馬克隆,他同樣可以勝出。所以只要馬克隆成功擠身第二輪,他可說篤定當選,最大變數是他能否在第一輪時保持領先,現時他在第一輪的支持度跟其他三人相差不大,不是沒有機會被爬頭。這又是這個選制有趣的地方:作為中間派的馬克隆,在第一輪選舉中會被左右夾擊,但只要進入第二輪單對單,他的左派對手不會取得右派票,右派對手又不會取得左派票,情況反過來對中間派的他有利。馬克隆如果成功當選,會成為法國史上最年輕總統。

那如果馬克隆墮馬,第二輪投票出現其他組合呢?民調預計梅朗雄對上其餘兩人都可望勝出,只有菲永對勒龐的情況是難知鹿死誰手。

接下來講回政綱。馬克隆和菲永都支持自由經濟和留在歐盟,但在社會議題如墮胎和同性戀方面,馬克隆較開放而菲永較保守。梅朗雄和勒龐則是支持保護主義和脫歐,社會議題方面是梅朗雄開放而勒龐保守。如馬克隆或菲永當選,商界和市場會最開心,因不用脫歐,梅朗雄或勒龐當選則可能變「黑天鵝」。有趣的是,雖說馬克隆形象最清新,但某程度上他的政綱跟現屆政府最相近:適度削減稅率和福利刺激經濟、支持歐盟、支持社會向多元發展。

如果馬克隆順利當選,很多人之前估歐盟今年玩完的預言就落空了。之前的荷蘭大選就已經是沒有黑天鵝,法國又沒有的話,那就剩九月的德國大選。但目前來看默克爾仍有一定機會連任,而即使她敗給主要對手社會黨的舒爾茨,舒爾茨也是支持留歐的,德國不可能脫歐。反倒是英國「May姐」文翠珊提前大選和啟動脫歐,進展需要關注。還有英國脫歐後會升呢為歐盟第三大的意大利,最遲明年初要舉行大選,屆時也要留意。

2017年4月19日

解構法國總統選舉民調

Far Left
Left
Centre
Right
Far Right
Melenchon
Hamon
Macron
Fillon
Le Pen
(Supported by Communists)
Socialist Party
En Marche!
(=Forward!)
The Republicans
National Front
~19
~8
~23
~19
~23


法國總統選舉將在周日舉行,如無人取得過半票,由最高票兩人晉身第二輪,兩星期後決勝負。今次法國選舉都幾特別,以往選舉通常是由社會黨和共和黨 (後者改過很多次名,但都可追溯回戴高樂將軍的政黨) 左右兩個傳統大黨爭做總統,今次卻有四人都有機會晉身第二輪,其中三人都不屬於傳統兩大黨。

上表是最新民調的平均值。現時並排第一的是中間派馬克隆 Emmanuel Macron 和極右的勒龐 Marine Le Pen,各有23%,而極左的梅朗雄 Jean-Luc Mélenchon 和右派的菲永 François Fillon 亦各有19%,不是沒機會爬頭。當中只有菲永屬傳統兩大黨之一的共和黨。傳統兩大黨之另一個,左派的社會黨的候選人亞蒙 Benoît Hamon 只有8%,無緣當選。

為何兩大黨表現差了呢?另一篇文再探討,今次主要想講民調,因為跟之前香港特首選戰的民調有值得比較之處。接下來還有一個五人政見的總結,供大家參考。

Issues
Melonchon
Hamon
Macron
Fillon
Le Pen
Economy
protect
protect
open
open
protect
Social
liberal
liberal
liberal
conservative
conservative
EU
exit
remain
remain
remain
exit

法國總統選舉民調有三種形式。第一種是上面列出的,問大家在第一輪投票會投誰。第二種,也是必須跟第一種一同分析的,是假設第二輪投票可能出現的各種組合,然後問題大家在各種假設情況 (scenario) 下會投誰。我總結成這幅圖,四人不同顏色,連起來的線代表在該兩人對決的情況下誰會贏:

看得懂嗎?馬克隆對上其他三人都是橙色,都是他贏。梅朗雄對馬克隆是敗,對勒龐和菲永則可望取勝。菲永只有對上勒龐才有機會贏。勒龐應該對誰都輸,但跟菲永差距最小,想搏一舖就只有在對菲永的情況下。

將兩種民調一齊分析的話,現在馬克隆最大應該當選總統,因為他很大機會能夠擠身第二輪,而屆時他對上誰都能贏。相反,雖然勒龐在第一輪的支持度不相上下,當選機會卻很小,因為她只有在第二輪對上菲永才有一線生機。

晉身第二輪的兩人,在第一輪時是誰人領先,有時並不重要。下表是歷屆選舉晉身第二輪的兩名候選人得票 (第一輪/第二輪)。1974年時季斯卡 Valéry Giscard d'Estaing (*男性) 原本落後密特朗 François Mitterrand,最終在第二輪逆轉勝。1981和1995也是出現逆轉勝。2002年並非逆轉勝,但也有巨大差異:希拉克 Jacques Chirac 的得票從19.9%變成82.2%。

Far left
Centre-left
Centre
Centre-right
Far Right
1965
Mitterrand
31.7 / 44.8
De Gaulle
44.7 / 55.2
1969
Poher
23.3 / 41.8
Pompidou
44.5 / 58.2
1974
Mitterrand
43.3 / 49.2
Giscard
32.6 / 50.8
1981
Mitterrand
25.9 / 51.8
Giscard
28.3 / 48.2
1988
Mitterrand
34.1 / 54.0
Chirac
19.9 / 46.0
1995
Jospin
23.3 / 47.4
Chirac
20.8 / 52.6
2002
Chirac
19.9 / 82.2
Le Pen
16.9 / 17.8
2007
Royal
25.9 / 46.9
Sarkozy
31.2 / 53.1
2012
Hollande
28.6 / 51.6
Sarkozy
27.2 / 48.4

至於為何我說勒龐對菲永的話仍有機會爭,是因為菲永之前爆出聘請老婆做助理,涉嫌騙取公帑津貼的醜聞,令他個人民望極低。這就輪到第三種形式民調出現,就是問大家在不理會選舉投票的情況下,回答支持還是反對每一個政客。從下表可以看到,在這問法下各人的支持/反對率,跟問大家投誰的結果差很遠。這兩個民調都是由同一間機構做,時間也相差只有幾日,兩個民調的差距理應不涉及調查機構有 bias。


投票 (選一個)
支持 (可重覆)
反對 (可重覆)
Emmanuel Macron
26%
45% 
30%
Jean-Luc Mélenchon
16%
40%
30%
Alain Juppé
非候選人
36%
29%
Benoît Hamon
8%
31% 
33%
François Bayrou
非候選人
30%
31%
Marine Le Pen
25%
29% 
54%
Nicolas Dupont-Aignan
5%
25% 
34%
Ségolène Royal
非候選人
23% 
40%
Marion Maréchal-Le Pen
非候選人
23%
55%
François Fillon
17%
19%
60%

source http://www.odoxa.fr/sondage/barometre-politique-de-mars-macron-melenchon-senvolent/

source http://www.odoxa.fr/sondage/bombe-melenchon-talonne-fillon-tomber-hamon-10/

最明顯的差異,是勒龐跟菲永的支持度都較低,反對率也較高,但願意投票給他們的人卻相對地高。這可以用支持程度來解釋。喜歡勒龐的人只有29%,但他們大都是忠實粉絲,於是願意投她票的也有25%。同樣地,喜歡菲永的19%人幾乎全都視菲永為 first choice,於是他有17%票。支持馬克隆的45%人卻未必都視他為 first choice,於是說投他的只有26%。同樣道理可應用在梅朗雄和亞蒙身上。

相對的,這也能解釋為何去到第二輪投票,馬克隆和梅朗雄的勝出機會又會大過勒龐和菲永:馬克隆和梅朗雄都有一堆人是在第一輪沒投他,但在原本的 first choice 被淘汰後可以轉投他們,相反的肯投勒龐和菲永的人在第一輪已經差不多盡出,第二輪會轉投他們的人很少。

所以,雖然有三種形式的民調,卻可以一起分析。也所以,之前特首選舉民調,很多人拿著鬍鬚曾、林鄭、胡官的支持度講,我卻說可以假設只剩鬍鬚曾和林鄭來分析,也要搞清楚民調問法,是只准揀一個還是可以任揀。

最後是這兩個民調的圖表版,供大家參考,不過是法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