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0日

[x場新聞] 宋世傑:秋瑾求仁得仁


[x場新聞] 針對著名社運人士秋瑾女俠被處斬,本報邀得資深大狀宋世傑作評論。他指出,秋瑾曾說「革命要流血才會成功」,如今只是求仁得仁。

宋大狀看過判詞後說內容符合邏輯,現在公然以違法手段反對政府者眾,有需要考慮判阻嚇性刑罰,相信法官是公正辦案。他又相信今次處死秋瑾等人後,民眾會恢復尊重法治,社會能夠回到和諧穩定。

他又指,有識之士如孫文、宋教仁、蔡元培等鼓吹「違法達義」歪風,推女人和年輕人上前線,自己就躲在外國,「書生論政」,應負最大責任。他建議不滿朝廷者應以和平手段表達,或是加入建制從中改變。

記者追問,正是譚嗣同等人加入朝廷推動溫和改革,也被判顛覆國家政權處死,才令人認為和平手段無效?宋大狀只說相信六君子也是求仁得仁,「出得黎行,預左要還」。

對於多國華僑都支援孫文等社運人士,宋大狀表情略帶不耐煩地重申他們是求仁得仁,「關你地鬼事咩」,又說朝廷最怕牽涉外國勢力。

另外,民眾驚訝的與其說是秋瑾等人被判有罪,不如說是驚訝他們被處死?如此嚴刑峻法是否符合比例原則 (proportionality)?是否秋瑾有心理準備慷慨就義,就是判得恰當?宋大狀繼續強調他們是求仁得仁,又說「你知唔知咩叫求仁得仁,使唔使我揭本辭海你睇」。

還有,現在很多人不只是擔心秋瑾案本身或針對法官,而是整體政治打壓之風越來越烈,連推出戊戌政改方案的「溫和中間派」都被打壓,其他還有鄒容案、徐錫麟案、孫文倫敦被強力部門擄走等?宋大狀沒有回答,只顧著翻開辭海和遞向記者,「娜依度,求仁得仁呀」。

咦,宋大狀,這一頁不是講「求仁得仁」,是「假仁假義」喎。

「係咩?其實最近醫生話我有白內障,所以我都唔係睇得好清楚添,哈哈哈。」

2017年8月19日

[x場新聞] 華倫:法律精神較條文重要


[x場新聞] 就著最近社會熱議的黑人維權問題,繼昨日專訪曾經判黑人沒有人權的前大法官托尼,本報今日專訪了立場完全相反,多次維護黑人權利的另一位前大法官華倫 Earl Warren。「法律精神較條文重要」(it is the spirit and not the form of law that keeps justice alive),華倫如是說。

華倫在1953至1969年間擔任美國首席大法官,任內多次發表支持黑人和一般民眾權利的裁決,像是上任後不久就處理的 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 案 (1954),宣布種族隔離學校違法,至今仍被視為美國史上影響最深遠裁決之一。有論者甚至認為,雖然華倫並非社運人士,但他在50至60年代的黑人維權運動中肯定是擔當了重要角色。


華倫對本報記者說,法官不應該生硬理解法律條文,因為維護公義的法律精神絕對高於法律條文,遇上違反公義的惡法,他會毫不猶豫宣布這條法例非法,「種族歧視都係寫左做法律架,甚至響納粹德國,殺猶太人都係合法架,你知唔知」。

華倫又說,政府和執法人員的做法也不一定是合法的,法官遇上政府和執法人員違法必須不偏不倚,嚴肅處理,尤其很遺憾地在美國,警方執法不公的情況確有發生。華倫在 Miranda v. Arizona 案 (1966) 中就宣判,警方在逮捕犯人後必須向其作出警戒,告知他作為被捕者也有的權利,否則調查過程就是非法,法庭不會接納。在美國,警察對被捕者講的「你有權保持沉默,但你講的都會成為呈堂證供」這一系列警戒被稱作 Miranda Warning,正是源自此案。華倫重申,「警察執法時必須守法」(the police must obey the law while enforcing the law)。


華倫指出,社會上必須有空間讓不同意見者發聲,如果因為一些意見跟主流不同就貶斥其為「歪風」,是不應該的 (mere unorthodoxy or dissent from the prevailing mores is not to be condemned)。到底某個意見是否「歪風」,社會和歷史自會有公論。他向記者舉例說,黑人在二百年前被視為天生要做奴隸,說要解放黑奴會被視為「歪風」,現在當然沒人會這樣想。他又說,如果社會沒有人挑戰惡法,法庭又何來機會審理這些案件,何來機會判惡法是非法呢?


在總結訪問時,華倫強調,法官必須記住人權和自由的重要,即使只是一個人的權利受到削弱,最終也是全社會的人權自由甚至法治受到削弱 (when the rights of any individual or group are chipped away, the freedom of all erodes)。他說大家不妨想想,如果為了所謂社會和諧進步要令人權自由受到削弱,這樣的社會還值得大家維護嗎?這樣的美國還值得國民愛國嗎?

*英文 quote 為真實對白


2017年8月18日

[聯想] 附圖相關事件是否才是...


個人fb彈出某權貴風光下葬的新聞,想起附圖相關的事件,是否才是....

a) 以暴力或威脅使用暴力來表達意見的示威行為?

b) 瀰漫一鼓歪風,有人以追求其心目中的傳統權益或自由為藉口而肆意作出違法行為 (僭建)?

c) 有人,包括一些有識之仕和社會賢達,鼓勵他人犯法 (僭建),該等人士公然蔑視法律,不但拒絕承認其違法行為有錯,更視之為光榮及值得感到自豪的行為。該些傲慢和自以為是的想法,不幸對部分XX人造成影響,導致他們在集會、遊行或示威行動時隨意作出破壞公衆安寧的行為?

d) 組織者聲稱是「和平理性」,不過是「空口說白話」、「口惠而實不至」及自欺欺人的口號?

e) 面對明確及無可否認的證據,仍拒絕認罪,事實上至今,他們仍然拒絕承認他們有犯錯,更稱他們的行動是為了關心社會問題、保衛家園和傳統權益而作出?

f) 法庭職責所在,要向社會發出明確信息,在自由行使權力,進行集會、遊行、示威等相關活動時,參與者必須守法,不能破壞公共秩序及公眾安寧。任何暴力行為,特別是涉及衝擊或襲擊執法及維持秩序人員 (包括政府局長、未來行政長官的紙紮替身) 的暴力行為都會導致嚴厲的判罰,否則社會不會和諧、進步?

2017年8月17日

[x場新聞] 托尼:法官唔係事必保障人權自由


[x場新聞] 針對近日社會熱議美國種族議題和法官判案問題,本報獨家專訪了已故的美國前首席大法官托尼 Roger B. Taney。托尼被問及當年曾經宣判黑人沒有人權時坦言,法官唔係事必要保障市民心目中果種人權自由。

在1857年的 Dred Scott v. Sandford 案中,托尼在判詞中說,一個世紀前美國撰寫憲法時,黑人被視為「劣等人種」(beings of an inferior order)、「不擁有白人一樣的權利」(had no rights which the white man was bound to respect)、「變成奴隸也是為他們好」(be reduced to slavery for his benefit),因此美國憲法的立法原意明顯不會當黑人是人,宣判黑人並不享有美國憲法保障的人權和自由。

再次提起當年外界批評他的判決「保守」「泥古」「生搬硬套」「時代退步」,托尼明顯感到不忿,強調法官就是法律,法官的尊嚴就是法律的尊嚴,現在社會上瀰漫一股民粹歪風,對判決有不滿就批評法官,是公然破壞法律尊嚴。他重申,法官是偉大光榮正確的,不容批評的,批評者都是蔑視法律和破壞法治。

他又說,既然已經判了黑人沒有人權,一些人,包括一些有識之仕,繼續鼓吹「重奪黑人人權」,又煽動黑人「追求心中理想」,「違法達義」,是極之不負責任的行為,可能會導致一些黑人因反抗白人而被處死,害了他們。他又認為,單是「重奪黑人人權」個「奪」字已經暴露了支持黑人一方的暴力的本質,質疑是否以人權和自由為名就可以這麼暴力。

​他斥責那些「有識之仕」以保護黑人人權為名,實質是破壞社會秩序及黑奴制度的行為,會導致國家陷入混亂,對社會的進步和發展有嚴重的負面影響,屆時連白人的人權自由都是空談。他相信,保持黑奴制度符合社會利益,今次判決能夠促進美國社會和諧和進步。

被問到該等「有識之仕」是否包括本身是律師的總統林肯,托尼沒有直接回答,只說法官沒有需要按民意判案。他是按法律條文去判案,而既然立法原意是上世紀的事,他當然也要以上世紀的人權觀念去判案。他說,如果不滿南部州分的黑奴制度,應該以和平合法方式反對,如示威靜坐、一人一信等。

記者追問,但後來南部州分直接經宣布獨立,成了另一個國家,示威靜坐還有甚麼用呢?何況過去幾十年北部一直抗議都沒有效用?托尼說這個問題太政治化,他不會回應。

那南部的黑奴制度又是否制度暴力?托尼說,美國憲法對人權自由的保障是非常充分的,只是黑人不是人。今次判決亦非打壓黑人人權,因為他們本來就無人權,又何來打壓?

至於後世都一致認為他是美國史上最衰大法官,甚至乎這個判決引起北部支持黑人州分強裂反彈,令南北撕裂更嚴重,是南北戰爭的遠因之一,也讓美國最高法院聲望一落千丈,民眾對法院和法官更加鄙視,從另一個角度看,才是真正的傷害了法治和社會和諧。托尼提醒記者,再提出質疑,記者都可能觸犯藐視法庭。

*英文句子是真的出自當年的判詞

2017年8月14日

荒唐事何其多 想像力追唔上

近日在網上經常看到一個說法,「XXX件事咁荒唐,好難想像,唔信係真,睇到都想笑」。我就想起之前有新聞說美國那些政治劇和諷刺節目編劇說,現在很難度題目,因為想出來的劇情都不及現實政治新聞荒唐好笑。其實現實往往比你想像中的荒唐。

例如新特首CL,成日話唔想再做要去陪仔陪老公,點知就越做越耐兼越升越高。佢做左CY副手5年,竟然好意思講到自己同對方冇關係咁,不斷老吹自己有施政新方向、理財新哲學、教育新資源云云,你又想唔想像到?

又例如阿前財爺JT,一時被人批大花筒亂起大白象,一時又被人批守財奴不肯投資經濟,講果個仲係佢前同事Y君。仲有佢做左咁N年高官,冇要真普選平反六四打倒共產黨,都被人話中央不信任、反中亂港、勾結外國勢力云云,你想唔想像到?

跟住呢,依個咁既正苦,年年預算案估錯數,工程洗幾錢起幾耐又估錯數,政策幾多人受惠都係估錯晒,同你講高鐵幾多錢效益喎,你信唔信好呀?

立法會議員兩三下散手就DQ左6個、18萬選民意願一夜之間唔存在、今日釋法話昨日的宣誓唔岩、明明話左你可以做議員轉個頭就追你人工。算唔算好荒唐好難想像呀?

轉講下果班老懵董呀,犯婦人呀,紅唇珠呀甚麼的啦,個個都知佢地以前係跟英國佬或者國民黨架啦,都可以一個屈尾十就話自己愛國愛黨架,好唔好笑呀?

跟住某幾個建制派議員,個學歷又可以好似美X髮彩咁,變學士又得,變碩士又得,變博士又得,甚至依家立法會議員申報表學歷果欄漏空左都得。得左。真係撲朔迷離,變化萬千,你信邊個學歷係真呢何?

仲有仲有,前民主派議員TJ,以前靠反23條上位,又反對一地兩檢果位呢,依家入到行會後就突然兩樣都支持。你信幾時的佢好?

跟住勒,人地攞個諾貝爾獎,就被保外就醫、被火化、被海葬,老婆其實只係個咁岩嫁左比佢既弱質女子,都要被旅遊、被消失、被報平安,親戚朋友去求其一度水邊又唔比,聚會有張空凳冇人坐又唔比,仲要拉人封艇。但依個政府又號稱係超級強國架囉。係咪好荒唐,好難想像呀?

臨尾講返報警。有時我都真係唔 sure 依家班警察係咪可靠。你都見過架啦,佢地公會個阿頭個樣似社團人士多過警察架嘛。仲有呢,佢地又同楊生向太佢地好 fd 架喎,D集會成日有向太撐場同捐錢。同埋,大佬,當日習總黎到都唔信佢見到果班係香港警察,以為係香港公安啦。你唔係唔信習總呀嘛?

5年前,你想唔想像到香港變得咁荒唐?成班所謂社會精英權貴將香港搞成咁?廿年前講跨境執法肯定嚇到大家死,依家竟然咁多人話好正常,仲笑你大驚小怪,甚至話共產黨咁 nice 唔會咁做既。我就想像力追唔上啦,不過都知有人追得上,就係廿年前已經話「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的肥彭。真係要學下野。

2017年8月12日

日本政黨的換人換路線

文章已在《am730》刊出
https://www.am730.com.hk/news/%E6%96%B0%E8%81%9E/%E8%A7%80%E5%AF%9F%E6%97%A5%E6%9C%AC%E6%94%BF%E9%BB%A8%E7%9A%84%E6%8F%9B%E4%BA%BA%E6%8F%9B%E8%B7%AF%E7%B7%9A-89798


日本兩大政黨近日都出現換人換路線之爭。執政自民黨方面,黨魁兼首相安倍晉三因連爆醜聞民望跌至危險水平,希望靠改組內閣重振政府聲勢,但黨內各派都蠢蠢欲動隨時取而代之。在野民進黨方面,黨魁蓮舫因民望長期低迷無法突破而辭職,暫時有前官房長官枝野幸男和前外相前原誠司參選,因兩人政綱差距明顯,日媒以「一騎討ち」(單挑) 形容。兩黨是否都會換人換路線呢?

民進黨的路線之爭

先談民進黨。近月民進黨內一直議論著路線之爭,是要向左走跟日本共產黨等一起反對安倍修憲,還是向右走跟自民黨爭奪中間選民並跟日共劃清界線。枝野幸男和前原誠司正好分別代表這兩條路線。

民進黨在2012年眾議院選舉落敗下野 (當時叫民主黨) 以來,民望都未能恢復,黨內亦紛亂不休,蓮舫已經是第三位黨魁。原本是希望藉曾任主播的她的高知名度提振民望,碰巧安倍連爆醜聞民望下跌,應該能中了吧?可是民進黨在早前的東京都議會選舉中表現反而退步了,安倍民望下跌卻不見選民流向民進黨 (勝者是小池百合子的都民第一會),令蓮舫要辭職,選第四次黨魁。

民進黨內向來有多個派系,左中右都有,團結他們的只是對自民黨的敵意。左派例子有前眾議院副議長赤松廣隆,支持左傾經濟政策,徹底反對修憲,多是跟傳統左派政黨有關係的人 (如赤松是前社會黨總書記),支持跟日共合作,料會支持枝野。右派例子有前原誠司、細野豪志等,本身支持修憲和自由經濟,跟自民黨有些相近之處,只是因政治考慮反對安倍及其政策,也反對跟日共合作。中間派在兩者之間,例子有枝野幸男、蓮舫、前首相菅直人等,暫時似乎傾向跟日共合作者較多,也就是支持枝野。

這兩個路線的分別在於,向左走和跟日共合作的話,能夠在選舉中集中票源和安排配票,但就難以吸引中間選民支持 (始終很多人不喜歡日共),結果是能夠贏取一定議席,卻不足以扳倒自民黨。蓮舫就是走這個路線卻贏不到,而且如果自民黨宣布擱置修憲就整個盤算被打破。向右走才有辦法爭奪中間選民,但若中間選民不受落則隨時兩頭不到岸輸得更慘。簡而言之,向左走是穩守但贏不到,向右走是賭一鋪進攻但可能輸更慘。

鑑於向右走風險較大,加上前原以前都做過一次黨魁,也有參加上次黨魁選舉但敗給蓮舫,似乎今次枝野勝出的機會大一點。這樣一來民進黨就是「換人不換路線」,黨魁由蓮舫換成枝野,只是搏一搏換黨魁會否民望好一些,路線上是繼續跟日共合作,寄望自民黨衰到一個地步連中間選民都寧投民進黨,或自民黨的盟友公明黨叛變,才有機會贏。不過恐怕黨內右派依然不會接受跟日共合作,有繼續內鬥的危險。

值得點出的是,如果用另一種計法,枝野和前原其實屬於同一個派系。這是因為派系可以按意識形態的左中右來分,亦可以按實際組織來分,後者指的是一些個人關係較要好的議員會組成一些「某某協會」定期交流共商政事,而枝野和前原都屬於「凌雲會」(會長前原)。事實上兩人從政經歷相近,關係向來不錯,如兩人都是1993年循日本新黨首次當選議員,之後一同轉去民主之風、新黨先驅、民主黨和現在的民進黨。所以日本政壇的派系關係又不能單從意識形態方面理解。自民黨也是如此,例如以外交立場來說,副首相麻生太郎被視為是反中,但跟他同派系 (志公會/會長麻生) 的自民黨副黨魁高村正彥卻是親中派。

自民黨換安倍未必換政策

接下來到自民黨。日本國會最遲明年底就要改選,2019年則安倍黨魁任期屆滿,如他無法挽回民望下滑,很大機會在其中一次選舉中被撤換。但這就代表安倍提出的政策會被新黨魁或首相推倒嗎?難說。

安倍上任以來因政策所引起的爭議不少,經濟方面有量化寬鬆、大花筒刺激經濟、開放貿易、結構改革、押後提高銷售稅等,政治方面則有集體自衛權、安保法、機密法、共謀法和最新的修憲大計等。但經歷這麼多政策爭議,安倍的民望在4年間都大致維持得到,到近月才因本人爆發醜聞,令其個人品格和誠信受到質疑,而民望下跌,可見日本民眾大多是傾向支持安倍的政策,尤其是期望他的安倍經濟學可以改善經濟。

因此自民黨很大誘因只撤換醜聞纏身的安倍,而維持安倍的經濟政策,「換人不換路線」。當然自民黨內亦有派系質疑安倍經濟學加劇財赤,但暫時這些人仍屬少數,他們亦未能提出有說服力的別的改善經濟方法。多數派系是同意經濟增長是保持民望的最有效招數,故此應會支持「換人不換路線」。

唯一比較大機會被同步換掉的政策是修憲大計。始終修憲除了國會通過還需要全民公投,而近年英國脫歐公投和意大利修憲公投都顯示,公投隨時成為一大政治炸彈,對於新上任的首相絕對是可免則免,遲些再搞 (不是不搞,只是遲些)。自民黨的盟友公明黨也是反對修憲,支持專心拼經濟,走這條路線亦可鞏固與公明黨關係。只要自民黨不犯大錯,又繼續獲得公明黨支持,明年的大選仍然會是「自公」聯盟贏面較大。

2017年8月8日

[x場新聞] 威澤克:十年納粹主義破壞好大


[x場新聞] 冥曆1947年x月,正被美軍控告戰爭罪行的德國前外交部常秘 Ernst von Weizsäcker 威澤克發表網誌,譴責過去十年的納粹政策對德國和世界都帶來巨大破壞。

威澤克在網誌文章中說,納粹主義草菅人命、逼害異見人士和非我族類、又發動戰爭造成幾千萬人死亡,這些巨大破壞不能再次發生,世人必須警惕那些愛說改善經濟民生、民族偉大復興的民粹政客。威澤克又寫道,希特拉的上台本身就有問題,無論是武力威脅選民、無視國會的超大權力、兼任總統和總理等,都是違反威碼憲法的行為,新德國的憲法必須加強三權分立互相制衡。他補充說,自己不是法律專家,這只是他從常理邏輯去判斷的見解。

基民黨黨魁兼新政府總理熱門人選 Konrad Adenauer 亞登納就回應說,威澤克對納粹主義和新德國的見解跟自己不謀而合,但強調沒有「夾過」,「我冇叫佢寫篇咁既網誌」。亞登納說,威澤克的言論已經充分顯示他反對納粹主義,呼籲美軍對他從輕發落。亞登納又指,威澤克縱橫外交界多年,能力和經驗都無用置疑,如果獲釋可望成為新政府「外交靠山」。

社民黨黨魁 Kurt Schumacher 舒麥加則說,威澤克在納粹執政期間一直擔任高官,更曾任納粹黨和親衛隊 (SS) 名譽會員,現在納粹倒台了才加以譴責「遲唔遲啲」,質疑是否被美軍控告才「華麗轉身」。舒麥加又批評艾登納的說法是為重用納粹官員「開綠燈」,並重申不認同亞登納的「外交新哲學」一味向美國靠攏,新德國應該在美蘇之間取得平衡。至於威澤克聲稱自己其實一直是反納粹地下組織成員,舒麥加說左派地下組織中「冇人識你喎」。

2017年8月7日

安倍政府有幾多醜聞?

因應過去兩個月民望暴跌,以及東京都議會選舉大敗,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改組內閣,希望重振政府聲勢。安倍再次上任首相以來4年有過不少爭議,如強推集體自衛權、安保法、機密法、共謀法等多項民眾都看不到迫切性的政策,都因經濟改善足以力保民望不失,不過最近幾個月接二連三爆出醜聞,而且是針對安倍個人誠信和品格,終於令民意轉向,左中右媒體的民調都一致顯示其民望兩個月內大仆超過20%。今次總結一下安倍政府有甚麼醜聞。


 森友學園事件

團體「森友學園」今年年初被踢爆以「超荀價」買入政府土地興建小學,市值9.5億円的土地以1.3億円成交,有關部門說因為清理和平整土地估計要花8億円,由團體承擔。跟安倍的關係在於這間計劃要興建的小學一度被暫名為「安倍晉三紀念小學」,其妻安倍昭惠預定擔任名譽校長,又曾向團體捐款一百萬円,雙方關係昭然若揭。網上更出現片段顯示該團體旗下幼稚園舉行活動時播愛國歌曲、要小孩宣誓支持天皇和政府等,被指是極右洗腦教育。

森友學園理事長上周因涉嫌騙取政府資助 (涉及另一間學校) 被警方逮捕。


加計學園事件

團體「加計學園」在新發展區獲政府資助興建日本50年來第一間新的獸醫學院,被政務官踢爆是安倍下令極速批核,因為安倍跟學園理事長是好友。安倍為了刺激經濟,將一些城市劃為「國家戰略特別區域」,能以較快方式推出發展經濟措施,如批准外國人工作。今次事件涉及的「今治市」2015年12月才獲宣布為特區,今年1月已經批出「加計學園」興建獸醫學院 ,本來估值36億円的土地為免費批出,建築費一半的96億円亦獲得補助,而且這也是日本50年來第一次批准開設新的獸醫學院,之前多間其他大學申請都被否決。

安倍妻子曾在fb貼出的聖誕派對照片,最左為加計學園理事長

有政務官 (公務員) 向傳媒爆料,曾被安倍的助理 (政治委任官員) 要求盡快批出項目,還有政府文件白紙黑字寫下。政府開初否認,調查後承認相關文件是存在的,但安倍繼續否認有就項目施壓。事件比森友學園鬧得更大,因為今次有官員和文件證明安倍直接干預,而且關係到獸醫業發展和戰略特區等,安倍是否藉新政策幫朋友謀利的問題,涉及金額亦大得多。


「依班咁既人」言論

雖然有點小題大造,但安倍在東京都議會拉票時爆出口的一句說話也被日媒大造文章。就是他在秋葉原街頭演講時,街道另一邊有群人大喊「安倍返歸啦」,然後安倍突然火起,一邊手指指向那群人,一邊向支持者說「唔可以輸比依班咁既人」。日媒之後批評「看不起人」「自以為是」「受不了批評」,安倍亦承認失言。


稻田朋美問題

在安倍決定改組內閣後,防衛大臣稻田朋美已經被日媒一致認為會被撤換,而她本人亦提早一星期,在七月尾先行辭職。她本人在過去兩個月內至少爆出三單醜聞。

一是在東京都議會選舉期間說「我代表自衛隊請大家支持(自民黨候選人)」,將本應是政治中立的自衛隊扯進了選舉,甚至涉嫌利用自衛隊滿足自己的政治企圖。

二是在九州雨災期間帶同一眾防衛省高層離開救災指揮總部去跟 (跟災情無關的) 民間團體見面,被指不識分輕重搞不清狀況。

三是自衛隊隱瞞了在南蘇丹參與維和行動時的紀錄,這也是稻田離職的直接原因。日本因為「和平憲法」限制,即使只是維和行動,外界對派自衛隊到海外也是很多質疑的,現在有些紀錄被隱瞞了,更讓外界批評加劇。

其他自民黨議員問題

自民黨過去一年也有很多議員牽涉入各式各樣的個人醜聞,如:


眾議員務台俊介到雨災災區探訪時,因為不想弄髒對鞋,叫助理背著他行過水流,被批權貴思維、當助理是奴隸等等。用香港的講法就是他「離地」,而他的確是「離地」了...

還有復興大臣今村雅弘因為被踢爆在議員聚會中說了一句「地震的話在東北發生就好了,在首都圈的話破壞會大很多」而辭職。這句話實在蠢得交關我就不多解釋了。


眾議員豐田真由子涉嫌「虐待」助理事件。豐田的助理在今年6月突然向雜誌爆料自己遭到粗暴對待,一些小事已經令她大發雷霆瘋狂罵人甚至拳打腳踢,還附上錄音一條。聲帶曝光後立即被瘋傳,「你這禿子!」「搞錯了吧!」「你是笨蛋嗎!」「你腦袋有問題!」「去死吧!你沒有存在的價值!」等連珠炮發的罵人句子成為網民熱話和惡搞對象。豐田之後再被揭在2年內換了超過20個助理。豐田數日後退出自民黨。



最後一單是參議員今井繪理子爆出疑似不倫醜聞,被拍到跟有老婆的男性區議員拖手的照片和疑似進出酒店,還穿著睡袍的照片......比起上面那些醜聞,政治意味小得多,但始終今井繪理子是前名星知名度高,所以鬧得特別大吧.....這一單是在東京都議會選舉之後爆出的。

大概就是這些吧,再寫下去不知寫到幾長......


2017年8月4日

一個打錯,全部跟住錯

google 結果,可放大

今早在公司打開報紙,看到其中一份講安倍改組內閣時,寫著「副總裁高村正岩」,心諗「乜料呀明明係高村正彥」。Google 一下,成堆「高村正岩」result 都是今日的新聞,果然又是這樣,抄人稿直接 copy & paste 不 double check,於是源頭打錯字就全部都跟住錯。筆者平日看香港傳媒的國際新聞都不時見到錯處,不過今次比較擺明是照抄人抄錯囉。

其實呢,安倍晉三2012年9月再次當選自民黨總裁,就立即任命高村正彥做副總裁,中間改組過人事這麼多次都沒有換過他,即是人家做了差不多5年自民黨副總裁,他在之前亦做過2次外相、1次防相和1次法相,是日本政壇大老級人馬,都咁多間傳媒的記者和編輯冇人識佢,我真是不知道給甚麼感想好囉。(文章下面繼續)



今次錯的源頭,似乎是所謂「日本新闻网」。這個網其實是大陸人開的,並不是日本人經營的傳媒,只是專報日本新聞才叫這個名字,以前多次被指誤讀日本政治新聞過,但大陸和香港的華文媒體仍然當成權威般照抄,於是佢一個錯就全部都錯囉。岩字和彥字在普通話都是yan,相信是錯因。

上這個網看他的日本政治新聞,真是笑得死我。例如今次「高村正岩」來自一篇叫「新內閣5大特徵」的文章,內頭將學歷高和多政治世家列為其中2大特徵,真是多餘。日本人重視出身和學歷是眾所周知,日本政界多世襲政客和讀過名校也是眾所周知,根本每一屆內閣都是學歷高和多政治世家,竟然講成是新特徵,又是不知道給甚麼感想好。另一個特徵說,今次內閣很多人都參選過自民黨總裁,證明都是黨內實力者。大佬,參選過就是有實力?咁似林鄭講話選輸左都係有代表性既?


另一篇則將著名親中派政客河野洋平的兒子河野太郎擔任外相講成是對華政策改變,但另一處又說防相小野寺五典是反中的,那該怎麼理解呢?還有講到文部大臣林芳正時又要提人家是親中,大佬,做文部大臣都要看是否親中,不如農業大臣、少子化大臣、救災大臣個個都扯上是否親中啦。總務大臣野田聖子上個月才帶團訪華過,不如又拿來大造文章啦。

講河野太郎那篇又說,因為河野洋平親中,時不時批評安倍,所以「河野派」遭到安倍冷落。翻查資料,河野洋平在2006年已經將派系交棒給麻生太郎領導,河野太郎現時也屬於同派系,所以根本早就沒有「河野派」只有「麻生派」,麻生太郎本人做了快5年副首相,真是超冷落這個派系囉。文章後面再說河野太郎以前做過改革大臣,但被安倍冷落在安倍任內一直未能獲得一官半職,翻查資料,河野太郎做改革大臣時其實是在安倍任內囉。

大佬成個網d料錯成咁──唔止係錯,有d直情係老作咁滯──都仲照抄,仲有咩好講。我真係寧願信維基都唔會信佢囉。




2017年8月2日

以為高鐵貴?高處未算高

日前講起高鐵香港段平均造價32.46億港元/公里,高過日本中央新幹線的14.38億港元/公里,很多網民話貴。好貴呀何?未算呀。香港政府和工程界在創造工程奇蹟 (價格方面) 真是世界第一無人能比。講的就是昨日親共派陳健波在電台節目左右乜乜乜上面,又譴責民主派拉布搞到n個項目通過不到,的其中一項,中九龍幹線。

這條中九龍幹線會建一條隧道連接西九和啟德,全長4.7公里,造價424億,是90.21億元/公里,是高鐵香港段的2.78倍,中央新幹線的6.27倍。再換個講法,它的長度只有高鐵香港段的18%,造價卻是50%。走線圖在下面。

高鐵就話冇左會令香港邊緣化、威尼斯化云云,所以要花844億.......不對當初通過時高鐵造價只是650億。那麼不起這條中九龍幹線又會搞到香港點呢?要成424億,半條高鐵咁貴喎。會是「半邊緣化」?「熱那亞化」?「呂貝克化」?定乜化呢?總之,成半條高鐵咁貴,肯肯定是有超級無敵重要的用途,不過可能我「唔化」,看不透為何花424億起一條隧道咁大把是理所當然,不起就要被你班親共派譴責,搞到經濟民生幾大影響,工程界幾多人冇飯開,香港經濟又陸沉又被深圳追過云云,囉。




其實龍門真是任佢搬。中共當年說新機場是大白象會香港破產車毀人亡,現在又說不起大白象會香港破產車毀人亡。當年就叫立法會審批大白象嚴謹些,現在就變成通過大白象越多越好,批出的錢越多越好,審批時間越短越好。但又要指明喎,是大白象才是這樣喎,公立醫院的話 budget 是越 cut 越好架。另一個搬龍門,青年人上街要政府怎樣怎樣就是廢青,自私,唔識獅子山精神,工程界叫立法會乜都唔好問,家陣打劫,同我即刻比幾千億黎,就是為大家好香港好。

我想以後小朋友向阿媽拿錢,或者下屬向上司 claim 錢,可以用這些對白:

「你今次審批的錢少過上次,係好唔負責任,通過的項目梗係越多越好」

「你做咩咁多臨時問題,用的時間多左好多呀。我唔比你再問,即使同我舉手通過下」

「你有冇聽過乘數效應,我洗每一分錢都可以帶動經濟改善民生,對gdp有貢獻架」

「知唔知依單野關係到幾人飯碗呀,你試下唔批錢丫娜」

「我唔比你發言發問,係我過去太寬鬆太講道理,依家執正黎做」

「我希望你理性d,唔好問咁多野又規程問題,我比咩你你就通過,先係履行職責囉」

「簽名譴責我呀?唔會有意義囉,同埋我唔驚架」

2017年7月31日

講起日本交通...


在 fb page上講起日本交通,醒起日本現在也在建設使用磁浮技術的全新高鐵「中央新幹線」,會挖一條接近直線的400公里超長隧道連接東京、名古屋和大阪,最高時速505公里,東京到大阪最快1小時7分鐘就到,真正做到「一小時生活圈」。不過第一階段東京至名古屋已經起碼2045年才啟用,名古屋到大阪更是路徑都未 finalise。

Anyway,這條「中央新幹線」暫定438公里長和預算9萬億日圓,換算成港紙就是約6300億港元,平均14.38億港元/公里。高鐵香港段是26公里和844億元,平均32.46億港元/公里,是日本「中央新幹線」平均造價的2.26倍。講完。

維基條目: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AD%E5%A4%AE%E6%96%B0%E5%B9%B9%E7%B7%9A

2017年7月26日

支持盡快設立台日一地兩檢

政府建議在高鐵西九站實行與大陸「一地兩檢」,指這樣可以便利旅客和促進經濟。早前前律政司司長,人人尊稱「詩姑」或「白髮魔女」的梁愛詩更說沒有一地兩檢高鐵將無法發揮經濟效益,那樣的話不如索性炸掉西九重鍊,更是獲得各界廣泛認同。作為經常前往台日旅遊以致買不到樓的筆者,也因此支持將來機場建設三跑後應該實施台日一地兩檢,以便利旅客和發揮最大經濟效益,否則不如炸掉三跑。

眾所周知,日本機場過關有時可以排很長隊,筆者就試過深夜機到達關西空港後要排個幾鐘才過到關,那時候都點幾兩點,尾班車都走了,有些旅客抱怨在大阪訂了房都去不到浪費了,大家說這樣是不是非常不便和沒有效益?我還見到有日本海關關員拿出眼藥水點滴,搞到雙方都這麼辛苦真是何苦呢?所以筆者支持盡早設立台日一地兩檢。(順帶一提筆者一早預計了有可能過關搞很久,預左當晚在機場過夜,沒有訂房,慳返。)

筆者翻查昨日機場網頁上的抵港班機資料,總共495班抵港班機中有62班來自日本,55班來自台灣,可見往來港台日的旅客之多。在赤鱲角機場設立台日口岸區一地兩檢,絕對是造福市民、外國旅客和促進香港經濟發展之舉。

昨日 (星期二) 抵港班機主要來源:
大陸 (125)
日本 (62)
台灣 (55)
南韓 (31)
泰國 (31)
菲律賓 (22)
新加坡 (22)
美國 (20)
馬來西亞 (18)
澳洲 (15)
越南 (11)
印尼 (10)
英國 (10)

如果各位網民朋友還有問題,請容許我引述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的意見,在此歸納及強調幾點︰

  第一,我留意到社會上有所謂「割地」的言論。我希望澄清,今次的建議,絶對不存在任何所謂的「割地」的元素或效果。原因非常清晰。依據《基本法》第七條,香港特區境內的土地和自然資源屬於國家所有,由特區負責管理、使用、開發、出租或批給個人、法人或團體使用或開發,其收入全歸特區政府支配。正如剛才介紹指出,「台日口岸區」的場地及空間將以租賃方式交予台日相關單位使用,當中不會涉及任何業權的轉移。
  
  第二,社會上有言論指落實一地兩檢會削弱香港人的權益。我希望大家能夠理性、客觀地去分析這問題。坐飛機是跨境的,必然會涉及通關的程序。主要的選擇是傳統兩地兩檢或現時建議的一地兩檢。比較兩者,一地兩檢不會改變兩地各自的通關程序或適用的法律,乘客在辦理通關手續時的權益亦不會有任何改變,換言之,無論我們兩地兩檢或一地兩檢,在權益上不會有改變。因此我們建議台日一地兩檢的目的是便利乘客,而在涉及的程序、法律和權益不會有任何改變,所以不會存在削弱港人的權益。
  
  第三,社會上亦有部分人士質疑落實一地兩檢會否開壞先例,亦擔心日後會否相繼有香港特區境內其他地方會落實或實施台日法律。若大家考慮落實一地兩檢的背景,則不會有以上所講的疑慮。機場三跑是香港政府支持決定興建,將來亦會由香港政府建議研究落實一地兩檢。落實一地兩檢絶對,我強調,絶非台日政府的指令,亦需要香港與台日雙方同意才可落實一地兩檢。香港特區要求台日協助落實一地兩檢,唯一的原因是要發揮機場三跑的效益,當中並無任何意圖,更加沒有任何理由去削弱香港的權益。相反,正如我多次指出,在特區與台日商討一地兩檢的過程中,雙方一直堅持一地兩檢的方案必須符合香港法律。
  
  第四,歸根究底,機場三跑一地兩檢是一個運輸交通問題,亦涉及香港未來整體發展和競爭力。當中的法律問題可依循法律途徑解決。我希望大家不要將運輸或法律問題過分政治化。過分政治化對社會發展及香港整體利益絶對無任何好處。

2017年7月17日

[x場新聞] 費斯勒:賜你死當然要感謝黨和國家



[x場新聞] 冥曆1943年2月X日,三名慕尼黑大學學生派發反納粹主義傳單的案件,法院裁定三人叛國和通敵罪成,處以死刑,即日執行。人民法院法官費斯勒表示,即日處決可以減去三人在獄中受刑的時間,加上三人在行刑前獲准跟家屬見最後一面,都顯示政府非常寬大,「佢地當然要感謝元首、黨同國家」。

案情指,三名大學生,朔爾兄妹和普布斯特,以往都在慕尼黑大學派發過反納粹傳單,今次是當場遭到保安人員揭發和逮捕。三人在庭上承認派發傳單,但否認叛國,聲言人民的聲音是想要結束戰爭,想要正義和真理得到伸張,自己的行為才是真正愛國的表現。

費官當場面斥三人是勾結外國勢力的「走狗」和「德奸」,是「廢青」「讀屎片」「浪費公帑資助」「帝國的寄生蟲」,重申元首希特拉和政府權威不容挑戰,大戰一定會取得勝利,任何妨礙德意志民族偉大復興的行為是不會得逞。經過十多分鐘的簡易聆訊後,費官即席宣判三人叛國和通敵罪成,處以死刑,同日執行。審訊以全場高喊「希特拉萬歲」結束。






朔爾兄妹的家屬接受記者查詢時說,雖然對白頭人送黑頭人感到傷感,但認為兩人絕對沒有做錯到,永遠會為他們的勇敢行徑、對正義和真理的堅持感到自豪。人民不會忘記,歷史會還他們清白。他們又說,連手無寸鐵的學生都不放過的屠夫政權終會受到神的制裁,若然未報,時辰未到。


(以上模擬片段截圖來自德國電影 Sophie Scholl – The Final Days)

著名堪虞學家「諾咩特拉乜斯」則向本報獨家預言,費官會在2年後的冥曆1945年2月X日,在美軍一次空襲中被炸死。


2017年7月16日

[X場新聞] 三宅正太郎:不能生搬硬套法律DQ議員

三宅正太郎 (維基圖片)

[X場新聞] 冥曆1944年X月X日,東條英機政府指反對派議員尾崎行雄言論對天皇不敬,入稟要求取消議員資格的訴訟,大審院裁定東條政府終極敗訴,尾崎無罪釋放。負責的大審院法官三宅正太郎不點名批評一審判政府勝訴的地方法院法官指,議員是由國民選出,議員的言行是否值得被取消資格需要整體看待,不應將法律條文生搬硬套。

案件源於尾崎行雄在第21回眾議院選舉拉票期間,指責東條政府提出的「三權合一行政主導翼贊體制」是獨裁思想,會違反憲法和危及民主,並說擔心大東亞戰爭進展,用了一句「富不過三代」(売家と唐様で書く三代目) 警告選民。東條政府認為這句話是暗示當今皇上是二世祖敗家仔,控告尾崎對天皇不敬和應該被取消議員資格。

三宅法官在判詞指這樣理解是邏輯不通:「控方指這一句是貶低當今皇上,但這句話又可以理解為讚揚明治大正兩位先帝。加上被告在演詞前幾句讚揚明治先帝製訂憲法開啟民主,本官看不到被告是侮辱天皇。」「我國是多元社會,國民有不同意見,議員有不同政見和表達方式,是理所當然。因為一句說話較為通俗就說是侮辱天皇,與民主理念不符。」「尾崎議員擔任國會議員超過50年,對議會和社會的貢獻是眾所周知。突然指責這樣一位社會賢達不愛國不愛天皇,著實難以令人信服。」

東大法律系教授美濃部達吉向本報分析指,三宅法官是認為日本有兩千年歷史,有過無數的天皇和政府,對其中一屆提出質疑,絕對不等於不認同日本和不愛日本。「例如我話支持依屆政府,但依屆政府做的事同上屆相反,咁我咪即係反對上屆政府?咁我到底係支持定反對政府?愛唔愛國冇得咁計架嘛。東條英機擺明混淆視聽,將批評政府講成侮辱天皇同唔愛國。」

「至於句說話莊唔莊重真係睇你點睇......大家都知日本人講說話係有好多種唔同的莊重程度,咁尾崎當日係同一般基層市民說話,上流社會黎睇佢的說話係粗鄙,但一般市民又會覺得好普通,法庭判佢唔莊重咪即係偏向左上流社會的觀點?一般基層說話粗鄙少少就話人唔莊重,咁樣係咪階級歧視?」

美濃部又說「尾崎之前做咁多屆議員都係咁樣做法,東條英機依家係櫃桶底找堆法例黎DQ佢,明眼人都睇得出係玩針對啦。之前一審個法官生搬硬套法律條文咁判,咪中晒東條英機下懷囉。英國美國法國邊有咁樣DQ議員的?我淨係知德國同意大利,即係法西斯國家有。好在我地日本仲有獨立的法官,如果唔係咁都DQ得議員,真係衰過納粹德國。」

尾崎步出法庭後向歡迎他的支持者指,議員由國民選出是民主的最基本道理,由政府和法院裁定議員資格本就奇怪,以言入罪褫奪議員席位更是反民主,對議會、國民甚至國家的終極侮辱。他說東條英機試圖將反對派滅聲的計謀是不會得逞,反對派一定會繼續監察政府,反對無謂的戰爭,抵制「三權合一行政主導翼贊體制」。

東條英機首相的發言人則回應說,會服從法庭裁決,現時亦沒有計劃控告其他反對派議員,但強調政府和天皇權威不容挑戰。發言人重申現屆政府有很多重要工作,如征服中國大陸、打倒美帝、消滅共產主義威脅等,大和民族的偉大復興需要「三權合一行政主導翼贊體制」才做得到,再次呼籲議員不要為反對而反對,拖大東亞聖戰的後腿,盡快通過「大東亞聖戰的新資源」撥款。

2017年7月15日

恭迎候任大法官

N世之前看過報紙說大法官馬道立想退休,我想我現在知道誰會獲任命為下任大法官了,你想到嗎?

Okay,講回DQ案。

一,雖然我明顯不滿某官和他的裁決,但我不會全怪他或罵他是九官,因為某程度上他只是緊跟人大釋法內容,難保由其他法官審理結果就會不同。所以今次是再次突顯一樣大家本應已經知道的事:只要釋法權在中共手上,而我們無法質疑他們的釋法決定,香港法律其實是「任佢舞」,他們隨時可以為香港法律僭建一堆內容以符合他們的政治需要,我們和法院只能硬食。一國兩制?中央不干預?只看他心情。

二,即使如此,執法始終是可以有手鬆手緊之別,可是有些人員缺乏自己是社會公義的維護者的自覺 (Judicial activism),只會硬邦邦執行法律,結果就成了上面「一」的棋子。對著這類法官,想靠他們守護香港核心價值云云只是太大想頭。他們這樣做的長遠結果只會是傷害了法治,因為無法保障人權自由和制約政府的話,法治也無法存在。

某程度上,正如「一」所講,其他官也未必會判得不同,所以我尤其不滿的是案件的處理速度之慢。確認書案、梁游案、4人案,沒有一單是已經解決,政府就推說仍在司法程序不肯補選。這明明是涉及全港市民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的問題,也牽涉立法會70席中的6席,是嚴重影響立法會運作及連帶的社會政策和資源分配,是重大公眾利益問題,都不加快處理。現在隨時拖多成年,立法會就一直在懸空6席下運作,何其荒謬。即使補選,選舉主任隨時又說「法官咪話左你6個唔係真誠宣誓囉」用確認書DQ他們,選都冇得選。多謝晒。

我們看看美國,之前美國總統特朗普下令限制移民入境,幾日內就有人提出司法覆核,法院也立即受理並下令暫緩執行,整件事處理得非常快。但這跟法官是否反特朗普無關,因為審得快不一定有利,現在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中偏向共和黨者佔多數,終審隨時會判特朗普贏。處理得快是因為這涉及重大公眾利益和人權問題,拖得越久對社會影響越大 (當然也有部分是大家明知無論誰敗都一定上訴至終審就快些解決)。特朗普在1月發出移民限制,案件上個月已經告到上最高法院。

三,又某程度上,我會質疑法院現在是奪權/擴權 (power grab)。判斷誰做議員的本應是選民,判斷誰宣誓有效的是監誓人,現在法官自己話自己有權做決定,一槌就推翻18萬人的投票,仲投票黎做咩呀?法官判詞說他是客觀決定,但他的決定跟當日秘書長和主席的不同,那誰才是客觀呀。既然他強調自己才是客觀果個,即是秘書長和主席不客觀啦,以後怎麼讓他們監誓呀,不如直接找法官監誓啦。

法官又指羅冠聰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作出質疑,所以不是真誠宣誓 (我從新聞理解是這樣)。

按人大釋法內容,議員宣誓後也要遵從宣誓內容,否則就是違反誓言要被DQ。

兩者相加,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就算宣誓時過了關,往後任內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提出質疑,都是不是真誠宣誓要被DQ?

那基本法23條寫明香港需要立國安法,而議員反對立國安法,是不是違反基本法要被DQ?

議員批評人大釋法,是不是質疑基本法人大有釋法權的條文要被DQ?

議員大喊中聯辦滾蛋,是不是質疑中央的全面管治權要被DQ?

議員去英美台日國會唱衰香港,是不是違反外交歸中央的條文要被DQ?

大喊釋放劉曉波、天滅中共,是不是質疑和挑戰中央要被DQ?

DQ晒全部民主派啦咁。

2017年7月6日

小池百合子能當上首相嗎?

文章已在《am730》刊出
https://www.am730.com.hk/news/share/85847


東京都議會選舉,去年當選都知事的小池百合子再下一城,她今年才創立的「都民第一會」成為最大黨,計入盟友公明黨取得過半議席,可以確保施政順利。相反,首相安倍晉三的自民黨大敗,是安倍上台4年來最大的選舉挫敗。有傳媒說小池可能憑高人氣取代安倍晉三,這會發生嗎?

首先我們要搞清楚日本首相是怎樣選出的。日本首相是由國會選出,一般來說就是最大黨黨魁,正是安倍晉三。小池百合子的都民會現時只在東京地方政府運作,在國會是零席的,因此小池現階段不可能當上首相。不過自民黨內有人向安倍逼宮取代他卻是可能的。即使安倍現在下台,取代他的只會是另一自民黨幹部,不會是小池。

首相被黨內逼走,通常是民望跌到廿幾點才發生,安倍眼下仍有四十幾點,不算高亦未算危殆,單純因為一場都議會選舉就要求他下台似乎理由未充分。另一個考慮是誰來取代他。想做首相的人很多,外相岸田文雄、前防相石破茂等都是路人皆知想做的,但始終要投票決定。安倍所屬的自民黨派系「細田派」擁有最多議員,投票時有一定優勢,第二大派系領袖麻生太郎亦已說他會繼續支持安倍,都會讓有意挑戰者三思。

我們要留意三個時間:安倍的黨魁任期明年9月到期,今屆國會也會在明年12月屆滿,還有2020年東京奧運。一般相信安倍想做到奧運,出次大風頭才退休,所以他本來就在鋪排如何勝出明年黨魁和國會選舉,現在勢危就要更快出招了。預計第一招是改組內閣,炒掉防相稻田朋美等表現不佳者提振民望,並且「分豬肉」拉攏各派。麻生太郎已經是副首相,副黨魁高村正彥和另一安倍好友甘利明亦屬麻生派,安倍應可派夠糖安撫麻生派,之後再多一個派系就差不多夠票了。他那個在民間不受歡迎的修憲大計也可能受影響。

地方與中央不能畫上等號

安倍亦可以向黨友說,今次只是地方選舉,不能為明年國會選舉作準。日本的地方政治和中央政治 (國政) 有一定分野,像不同跑道,對國政有野心的人通常不會花時間在地方政治。從明治時代到現在,沒有一個首相是做過東京地方首長的。早幾年大阪市長橋下徹和前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聯手,亦未在國政上有很大成果。東京都民取態向來很飄忽,以前選過作家青島幸男、石原慎太郎等「騎呢怪」做都知事,未必是好的風向標。

小池能夠連贏,安倍政府確有一定責任,如安倍本人連爆兩宗涉嫌利益衝突問題,自民黨東京都支部長下村博文有獻金醜聞,防衛大臣稻田朋美有失言風波 (說「自衛隊也請大家投自民黨」),不顧反對強硬通過「共謀罪」等。但東京地方政治上的因素也有,像對上兩任東京都知事都獲自民黨支持上台,卻同樣爆醜聞下台,令選民對自民黨的人失去信心。小池踢爆築地市場搬遷計劃亂龍和東京奧運嚴重超支等,亦讓市民認為她是做實事,而這兩宗爛攤子都被視為自民黨做落。

地方和國政不同的又一例子,是公明黨。公明黨在今次選舉和都民會結盟,但它在國政上是跟自民黨合作的,有黨員做內閣大臣。公明黨聲稱地方和國政是不同的,所以合作對象不同沒有矛盾,但難免讓人懷疑它不滿在國政上經常被自民黨「食住」,藉東京都選舉「玩嘢」。如公明黨不跟都民會合作,都民會無法議席過半。

另一點值得一提的,是國政最大反對黨民進黨表現比自民黨更差,完全沒有得益於安倍政府的問題。所以暫時還未看到有哪一個政黨可在明年國會選舉打敗自民黨。

小池像馬克龍還是小泉?

小池勝選後說自己像法國總統馬克龍,我就認為兩人幾乎沒有相同之處。馬克龍39歲,踏入政壇只有幾年時間,去年自行組黨選總統,黨員大都是未從過政的政治素人,真正代表新世代和革新。小池已經64歲,首次當選議員是25年前,縱橫政界多年,都民會是她第6個政黨,都民會的候選人近半是自民黨或民進黨的叛將,新鮮度跟馬克龍根本無得比。

個人覺得小池更像前首相小泉純一郎。小泉當年主打郵政改革和經濟改革,公開跟自民黨內的守舊勢力鬧翻,不惜派出「刺客」狙擊反對者搞到他們在選舉中落選,被形容為「藉反自民黨來控制自民黨」。小池去年選都知事時,也是不服自民黨派出另一人而自行報名參選,並主打自己跟對方不同,不會聽命於既得利益者,會改革東京政府。當然小池現在已經退了黨,但她將來重返自民黨,或是跟自民黨內的反安倍勢力裡應外合,卻不是完全沒可能。

退了黨又再入黨,聽起來不太可能,但須知道自民黨是一個被共同利益維繫的政黨,而維繫他們的最高利益就是掌權,基本上只要不是左派人物,贏得到選舉的政客它都可以吸納。現任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前參議院議長扇千景、前科學與食安大臣野田聖子等,都是脫離自民黨又再入黨,然後官位更上一層樓。我們亦要留意小池去年當選後,自民黨一直沒有逐她出黨,到她申請退黨也拖了一個月才批出。

所以即使路途艱難,小池仍然是有機會做首相,但不會是短時間內做,亦不會是頂著都民會的牌頭做,最大機會是跟自民黨部分派系聯手。個人也認為小池是現時檯面上較大機會成為日本首位女首相的人,其他女性政要如蓮舫、稻田朋美、高市早苗、野田聖子、小淵優子等各有不足之處,我對小池比較看好。

2017年7月4日

東京與香港選舉的異同

東京都議會選舉結束,去年當選「都知事」(類似省長/市長) 的小池百合子再下一城,她創立的「都民第一會」(tomin-first) 第一次參選就取得55席成為最大黨,在盟友公明黨 (23席) 支持下更達到過半議席 (過半須64),可以確保議會支持施政。原本的最大黨自民黨則大敗,從57席變23席,外界視為是首相兼自民黨黨魁安倍晉三的一次挫敗。

筆者之前也在fb page上講過,需要小心東京都民取態向來很飄忽,如以前選過作家青島幸男、石原慎太郎等「騎呢怪」做都知事,所以東京的選舉結果未必是好的風向標。事實上日本的地區政治和中央政治 (國政) 不能等同看待。例如公明黨在國政上是跟自民黨結盟,有黨員擔任安倍內閣閣員,兩黨也說不會結束在國政上的合作,不過關係應該會轉差就是了。

還有,日本首相是由國會選出,都民會暫時只在東京都經營,沒有國會議員,所以小池不可能立即就當上首相。不過我相信她是有野心之人,未來應該會想辦法鋪路從地方返回國政。我們亦要留意小池百合子本來也是自民黨員,她另立新黨有部分是跟安倍鬥氣,也有部分是跟自民黨東京都支部爭執,所以現時雙方關係相當微妙。

真要講的話,最需要擔心的可能是國政最大反對黨民進黨,只取得5席。只要沒有政黨能在全國範圍上追上自民黨,自民黨仍然不會倒台。不過安倍本人就未必了,自民黨可以中途換首相,例如早幾年就出現一年換一次首相的現象。日本政局的發展還有待觀察。

另外,如果小池將來真的當上首相,除了會是日本第一位女首相,也會破另一個紀錄:從明治時代到現在為止的60幾位東京地方政府首長,從來沒有一個當上首相的。全名單可看維基: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6%9D%B1%E4%BA%AC%E9%83%BD%E7%9F%A5%E4%BA%8B%E4%B8%80%E8%A6%A7

接下來回到主題:東京跟香港選舉的異同。

配票可成當選落選關鍵
*所有資料來自朝日新聞網站
筆者剪走了一些無關的資訊 (如現任/新人)
所以跟網站上的實際畫面會有少許差異

日本參議院和地方選舉所採用的「多議席單票不可轉移制」(SNTV),實際操作上跟香港立法會的比例代表制有很多相似之處。(這一點一些香港學者如馬嶽、蔡子強、成名等都寫過文章解說,有興趣者可找找看。) 在日本這個制度下,每個選區會有N個議席,而選舉中頭N個最高票的候選人就會當選。跟香港不同之處是,不容許幾個候選人組成一張名單參選,同一政黨如有多於一個候選人出選,必須分別用個人名義參選。跟香港相同之處是,配票有時可成關鍵。

例如在上圖有三席的目黑區,自民黨派出兩個候選人參選,搶攻兩席。最終他們加起來有2.8萬票,如果將票源集中起來本可輕鬆贏得議席,但他們堅持派分開參選和分開票源,就兩敗俱傷了。類似情況在品川區、板橋區等也有出現:



小黨的影響力

有些選區則是只有1或2個議席,令選舉變得跟單議席單票制相似。在這些選區,小黨不可能勝出,這就是小黨跟大黨結盟、討價還價的時候了。例如今次公明黨跟都民會協議好,在一些1或2席選區不會參選,會呼籲支持者「冧票」給都民會,當然都民會要同意採納公明黨一些政策建議。公明黨的支持度約一成,以往跟自民黨合作,呼籲支持者「冧票」給自民黨,令自民黨可贏取更多議席,現在叫人「冧票」給都民會,當然也會對結果有影響。


例如在上圖的澀谷區,自民黨候選人離當選只差幾百票,如果公明黨不是叫支持者投都民會而是投自民黨,自民黨候選人應可取代都民會較低票的那個。類似情況在三鷹市、府中市也有出現:



筆者粗略計算過,這兩個因素加起來可讓都民會和自民黨相差十席左右。不算少,不過亦未至於讓自民黨逆轉勝就是。

隱形都民會

香港選舉有所謂「隱形左仔/親中派/土共」,即候選人聲稱是沒有政黨背景,其實暗地裡得到中共支持。日本也有類似情況。自民黨有時候由於不同派系或地方支部的權力鬥爭,有幾個人同時想選,但只有一個人取得黨的公開承認 (公認),其他人在未取得公認的情況下參選,卻贏了,黨中央就會下令「追加公認」他們為自民黨籍議員。有時亦會以「追加公認」收編一些本來是獨立的候選人。

小池百合子作為前自民黨黨員的當然也識得這一招。今次東京都選舉,新聞一開始報導說都民會贏了49席,後來又變成贏55席,就是因為都民會在選舉結果公布後「追加公認」了6個無黨籍當選人。有些報導就會注明「包括追加公認在內,都民會取得55席」。以下兩張圖是朝日新聞在不同時間發布的選舉結果:




鐵票最強公明黨

最後又要講多次公明黨,我心目中的配票之神,的配票力。公明黨是一個受到新興宗教團體「創價學會」支持的政黨,基本上會投公明黨的都是創價學會信徒,非信徒又很少會投公明黨。由於信徒通常會按指示投票,而會方/黨方又大概知道每個區住了幾多信徒,令他們可以非常準確地部署選舉。

例如在以女交通警聞名的墨田區 (?) ,公明黨上屆取得20126票,今屆取得21585票,得票非常穩定。在新宿區,公明黨上屆取得19760票,今屆取得19713票,得票更是幾乎不變。這是儘管整體投票率上升了7.7%之多。


在大田區的選舉結果就真是令我嘆為觀止。公明黨派出兩人參選,兩人分別取得26704和26593票,完美地完成配票,一齊當選。所以你說公明黨是不是配票之神。禮義廉工賊會?在公明黨面前直頭唔入流啦。

跟香港不同之處

至於其他異同之處嘛,最明顯的就是東京都知事是選民直選產生。小池百合子去年就是以219萬2628票當選,是777的2821倍、689的3182倍。還有小池一天到晚就著東京奧運安排跟「中央」起爭執,也不會因此被說「挑戰權威」、「觸碰底線」、「反日亂京」、「日奸」云云。

還有一樣。之前香港立法會討論過選票上又照片又號碼甚麼的會否太多資訊,令選票太大張。日本的選票是只有一個空格,讓選民將支持的候選人的名稱寫上去。「掌心雷」想必難得多了。

模擬選票

模擬片段



2017年7月2日

是誰生搬硬套日本歷史?

有時真是忍唔住笑,剛在某網見到有人批我上次講上皇干政的文章亂寫,自我介紹還說「現於日本攻讀博士」,當只有自己是日本達人,其他人都是不識日本。其實我都有張早稻田的證書囉,不過我不四圍講之嘛,同埋係 show 我都比較喜歡 show LSE 那張囉。

好了回正題。開頭該位人兄寫說「日本在二戰後,天皇只是國家象徵,屬於沒有實權的虛位元首」所以明仁沒可能干政。但我該篇文都不是講我認為明仁會干政,我只是用明仁退位要另行立法做引子,說日本皇室典範制定時沒有退位機制,可能是考慮過上皇干政這一點。而皇室典範是在明治時代制定的,這位人兄拿二戰後的事講,是不是自己才是時空錯亂?

明治要重振皇權那一點沒異議,但轉頭這位人兄又說「因此「天有二君」是日本政治的普遍現象」......我好像成篇文就是在講「天有二君」是常見現象囉,所以先要停止呀嘛,否則皇權咪混亂囉,仲點重振?

「可惜,部份人由於不太理解日本的宮廷政治,硬是以「天皇老子大晒」的中式史觀解讀日本史,才會覺得太上皇的存在,必然造成干政。在上古日本,天皇讓位給自己的兒子或兄弟做太上皇,通常是為了確保自己的政策能夠延續。」......這不就是叫干政嗎?梁振英臨尾搞咁多壇野比林鄭食,為了確保自己的政策能夠延續,你話算不算干政?

「老天皇們為了避免政治動盪,折衷的辦法就是利用自己的天皇大權,指定接班人,一鎚定音,再守護小天皇到長大為止。」哦,指定接班人就不是干政。江澤民欽點老董,不是干政囉。老董背後支持梁振英參選特首,不是干政囉。董建華熊抱抱林政,不是干政囉。李國章同羅范成堆老董年代妖孽繼續為禍人間,肯肯定不是干政囉。你要咁理解我都冇計。

還有,小天皇長大後上皇有沒有交出權力呢?據我所知很多時是沒有囉。我上次個列表都有了,白河法皇叫鳥羽天皇讓位給崇德天皇時,鳥羽天皇都20歲了,長大未?鳥羽上皇叫崇德天皇讓位給近衛天皇時,崇德天皇23歲了,長大未?上皇好似天使咁守護小天皇到長大為止......唔好玩啦。

平安時代有外戚 (主要是藤原氏) 干政,我都知,但因篇幅所限,同埋並非我文章想帶出的重點,唯有唔寫咁多囉。否則單是「藤原仲麻呂之亂」我寫一千字,保元之亂又一千字,叫現在的網民點睇。何況保元之亂的人際關係複雜到可以做成套NHK大河劇 (可以睇幾年前的「平清盛」),咁我當然要有所取捨架啦。重點係,上皇有冇干政?院政係唔係干政?藤原仲麻呂之亂、保元之亂上皇同天皇打仗,唔叫亂政?我唔知邊個誤導緊人囉。

補上:NHK大河劇「平清盛」中的人物關係圖 (只有皇室的部分) 供各位參考



至於佢講的「保元之亂爆發成因」,我文中都有講過,不知他為何講到好像我沒講過般。

然後佢話我將曾蔭權同梁振英代入近衛天皇同崇德天皇次序調轉。借古諷今好似冇話要全部野都要一模一樣架下話?筆者在弄那張圖時都說了,那是「模擬人物關係圖供各位參考」,是模擬,不是一模一樣呀。同埋我保元之亂乜亂物亂都 check 過資料才寫,梁振英同曾蔭權邊個先邊個後我點會唔知?讀者都仔細睇就知啦。咁但係我篇文個概念係要同保元之亂借古諷今,唯有將就下啦。

要講的話大把地方唔一樣啦。江澤民都不是真的是董建華阿爺啦。然後老董同梁振英、曾蔭權、林鄭都不是親生父子啦。我有諗過係咪擺羅范、葉劉和查史張相上去做妃嬪架,不過諗落太格硬黎冇做。叫妃嬪亦都唔岩,當年平安時代都唔係咁叫,但要解釋皇后、中宮、女御等等又太長。同埋D乜乜天皇、上皇、法皇咁叫法,技術上都係有問題架,因為個乜乜係諡號,要天皇死左先有,在生時係唔會咁叫佢地。仲有我響張曉明下面寫「院廳主任」都唔岩,因為中聯辦主任換過咁多個,邊只張曉明一個。「院廳主任」依個頭銜都唔岩,因為院廳的最高官員叫「院別当」嘛......anyway。總之佢一邊我話用錯,又話我「生搬硬套」,明明我搬得不知幾 flexible,唔明。

至於佢講我用中史思維,我真的不懂我哪裡是中史思維,還待指教。

2017年7月1日

無賴

近年國際舞台上,中國政府氣焰越來越強,西方國家疲於應付。有人說這是中國經濟實力越來越強大之故,我看西方輸蝕給中國還有一個原因:一句到尾三個字「無賴」。

昨天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說《中英聯合聲明》是已成歷史沒有效力,就是耍無賴。當年戴卓爾說根據條約新界足99年要還給中國,又不見人說條約已成歷史沒有效力無須交還。大躍進、文革、六四就說已成歷史不用提,南京大屠殺、慰安婦、731部隊就年年都大肆紀念。佢講人改歷史就得,人講佢改歷史就唔得。所以西方國家是一定輸蝕的,因為太守規矩。你跟他合作,他偷到你科技和知識產權,你不能偷他。他輸出國民到處霸地霸護照搶奶粉,你不許就是歧視。他在你國土將華人組織成五毛搞你,你攔阻就是破壞言論自由。他可以日日講大話無須負責,你不可以因為有議員和傳媒監察。The list goes on。

西方國家尚且如此,香港更難防。說好國防外交以外不用管就當冇件事,僭建成全面管治權和甚麼都關國家主權安全事。不斷同你講基本法23條,第22條中央機構不得干預香港就不講。以前香港人送物資返大陸鄉下、在大陸建學校、華東水災四川地震捐錢不會拿來認叻,但他給你東江水和股市乜通物通就是大恩大德,每年收了幾多億水費和幾多大陸公司藉機cap水又不提。以老董為首的親中派一日到黑多謝中共恩情,當然多謝啦,沒有中共救他他一早將老豆間公司敗到破產了嘛。所以他當特首後,就將這股向中共求救的經驗活用得淋漓盡致。97前有幾多次會聽到港督說向英國求救?多謝英國恩情?

所以耍無賴,親中派也很擅長,當然梁振英是最強。他教周浩鼎改立法會文件可以,你問政府改立法會議程就違反行政主導。唐英年有僭建就大造文章,他自己僭建就「我冇話過我冇」。曾蔭權許仕仁沒有申報就告到坐監,廉署人查UGL沒有申報就炒廉署人。立法會選舉前誇口 vote them out,選完仲死頂「反對我的人都落選」。再看臨尾那個「散水餅」明益梁粉受勳名單,只做3個月財爺兼民望最低的劏房波都可以大紫荊。面對這樣的無賴,問你點鼎。

其他的嘛,例如早幾日聽新聞阿邊個說香港股市沒有本土市場,一定要靠大陸。看來97年前香港是沒有股票市場的。確實,現在香港股市那些十大榜都是大陸公司,香港公司甚少,很多人說香港公司不行了。但不是說跟大陸就發達嗎?怎麼這些老闆都是人大政協的香港公司越做越差,被中國公司追過了?他們沒有抓緊CEPA、一帶一路和大灣區機遇嗎?獅子山精神去哪裡了嗎?耍無賴,顛倒是非,得寸進尺,歪理當真講,有佢講冇你講,人無恥則無敵,香港親中派甚得中共真傳。

2017年6月28日

太上天皇干政與保元之亂

日本早前通過天皇退位法案,83歲的天皇明仁預計明年退休成為上皇 (太上天皇),交棒給57歲的皇太子德仁。要弄新法案,是因為明治維新時制訂的「皇室典範」沒有天皇退位機制。其實日本歷史有很多天皇退位成為上皇,最早可以追溯到7世紀。取消上皇制度,可能是考慮到天無二日民無二主,上皇的存在會影響在位天皇的權威。畢竟過去正是出現過很多上皇干政,甚至上皇和天皇爭權引發戰亂的例子。

比較早的一次例子大概是764年的「藤原仲麻呂之亂」。當時朝廷權臣藤原仲麻呂與孝謙上皇爭權,雙方起兵對戰,結果藤原仲麻呂戰敗被處死,支持他的淳和天皇也被廢黜和流放到大阪對出的淡路島,孝謙上皇更決定「翻奄」做第二屆天皇,是為稱德天皇 (日本史上有兩個做兩屆天皇的例子,這是其中之一)。

其後上皇干政變得制度化,上皇退位後設立名為「院廳」的機關,以天皇之父之命發號施令,權力壓倒在位的天皇和朝廷官員,通稱「院政」。掌握實權的上皇又稱「治天之君」,天皇變成花瓶,院廳職員則成為第二管治梯隊。因為「院政」全由上皇一人控制,可以繞過朝廷繁瑣的公務員制度,有天皇更會主動退位成為上皇。

有時上皇更會按自己喜歡哪個孩子就隨意廢立天皇,造成同時有幾個上皇的怪狀,不過「治天之君」只會有一個,通常就是資格最老那個。另外,因當時日本流行佛教,有些上皇會剃髮為僧學佛,改稱「法皇」,不過生活仍然很世俗,住在大宅中和有妃子僕人相隨。

這就來到一次更有名的上皇與天皇對戰的例子,1156年的「保元之亂」。由於人物關係複雜,筆者弄了一個年表和模擬人物關係圖供各位參考。


白河
鳥羽
崇德
近衛
後白河
在生
1053-1129
1103-1156
1119-1164
1139-1155
1127-1192
在位
1073-1087
1107-1123
1123-1142
1142-1155
1155-1158
1107

4歲登位



1123

20歲退位
5歲登位


1129
76歲死去




1142


23歲退位
3歲登位

1155



17歲死去
28歲登位
1156

53歲死去
保元之亂

保元之亂




事情從鳥羽天皇講起。他的父親堀河天皇早死,令鳥羽5歲就登基成為天皇,但大權掌握在施行院政的爺爺白河法皇手上。由於白河鐘愛鳥羽的妃子璋子,璋子生下孩子不久,白河即逼令鳥羽讓位 (20歲退休),新天皇是為崇德天皇 (5歲登位)。

不過白河法皇一死,院政和實權就轉到鳥羽法皇,崇德天皇失勢。鳥羽法皇的新寵妃得子生下孩子後,鳥羽即下令崇德讓位 (23歲退休),新天皇是為近衛天皇 (3歲登位)。可是近衛天皇17歲未有孩子就死去,鳥羽法皇於是立另一個兒子成為後白河天皇。

鳥羽法皇次年死去,崇德上皇和後白河天皇兩兄弟 (分別36歲和29歲) 馬上為爭權爆發衝突,雙方僱用武士在京都交戰,最終後白河天皇一方勝出,崇德上皇被流放到四國並在當地死去。

傳說崇德上皇發誓「願為大魔王,擾亂天下」咀咒後白河天皇,「不食不修,憤懣而死,死狀猶如夜叉」,之後多名皇室成員和朝廷高官亦相繼病死或暴斃,令後白河天皇急急建寺社擋煞,故此崇德上皇也是日本民間傳說的三大魔頭之一 (另外兩者為酒吞童子和九尾狐)。

「保元之亂」在日本歷史上比較重要,因為後白河天皇所聘用的其中一位武士平清盛後來向上爬權傾天下,開創日本武士掌政的先河 (之前都是天皇或朝廷世襲貴族掌政)。

後白河天皇其後亦熱衷施行院政,經歷二條天皇 (兒子)、六條天皇 (孫兒)、高倉天皇 (兒子)、安德天皇 (孫兒)、後鳥羽天皇 (孫兒) 五任天皇才死去。其中六條天皇創下7個月大就登基做天皇、3歲就退休做上皇的紀錄,當然這一切都是在爺爺後白河法皇命令下進行。

2017年6月27日

英國大選是脫歐和民粹退潮?

文章已在《am730》刊出
https://www.am730.com.hk/news/%E6%96%B0%E8%81%9E/%E3%80%90%E8%A7%80%E5%AF%9F%E3%80%91%E8%8B%B1%E5%9C%8B%E5%A4%A7%E9%81%B8%E6%98%AF%E8%84%AB%E6%AD%90%E5%92%8C%E6%B0%91%E7%B2%B9%E9%80%80%E6%BD%AE%EF%BC%9F-82882


英國大選再次出乎意料,選前大部分民調說保守黨可以擴大議席優勢,結果卻是倒輸失去過半議席,首相文翠珊要跪求北愛民主統一黨支持,工黨則議席大增,黨魁郝爾彬意氣風發說隨時可以替補做首相。很多人說今次投票證明脫歐主張或民粹主義退潮,但筆者仔細看過選舉結果後不太同意。

文翠珊如何贏變輸

文翠珊4月宣布提早大選時,保守黨民望大幅拋離工黨廿個百分點,這情況下提早大選其實是正路決定,筆者不會認為她做錯 (事實上英國大部分大選都是提早舉行的)。有些人說民調不可信,但連兩個民調做得跟大選結果最接近的民調機構 yougov 和 survation (兩者的最後一次民調都指保守黨會失去過半),他們在4月時都是說保守黨會大勝。文翠珊錯的是她在競選期間不斷犯錯,令兩黨民望差距一路收窄,最終一場可以贏的選舉變成輸。

深入講之前或許要澄清一點:今次大選保守黨固然輸了和失去過半,但工黨也沒有贏!今次大選保守黨有42%票和318席 (過半為326),工黨有40%票和262席,上屆則分別為37%和330席,及30%和232席。兩黨得票都上升了,只是工黨升得較多拉近了距離,令他從保守黨手上搶去議席,不過工黨的得票和議席終究是比保守黨少。勢頭之所以搞到像是工黨贏了,是期望管理問題。文翠珊之前被吹捧成戴卓爾第二,但競選表現完全不是那個層次,開票結果還要倒輸,自然令支持者失望和責怪。相反郝爾彬不斷被傳媒說是無能,於是他競選表現得較正常已經令人改觀,議席增加更是立下大功。

文翠珊最大問題是競選策略和表現不濟。她強調自己是有能力的領袖,和自己會企硬搞掂脫歐,不過單是她以前講過N次不會提早大選卻「唔選又選」已經捱批。她在競選期間又不太著重政綱,流於不斷重覆幾句口號,當政綱說要增加老人醫療收費一項被工黨攻擊,她立刻轉態說會拿掉,有能領袖形象即時大打折扣。發生恐怖襲擊又被工黨翻舊帳她以前做內政大臣時減少警方人手。拒絕出席電視論壇也讓人不知她怕甚麼。民調說工黨支持度升,亦未見她有何對策。幫她籌劃競選的兩個助理已經辭職。

工黨得票增背後因素複雜

郝爾彬則成功將選舉焦點轉成對自己有利。例如他模糊脫歐立場,說脫歐是已經決定的了,接下來應該關注民生議題,大力攻打保守黨社福政綱差劣,這做法意外地成功吸引兩種選民。一是過去投工黨但支持脫歐的人,兩黨原本以為這類人會改投保守黨,但從選舉結果看,郝爾彬成功讓這類人回想起保守黨是大削福利的壞蛋,穩住這基本盤。二是強烈反對脫歐的年輕人,他們過去投票率低,今年則踴躍投票,有些是受郝爾彬政綱吸引,亦有的是想用選票踢走支持脫歐的保守黨。

針對第一點,證據是在很多過往是工黨票倉的北部工業城市,工黨得票率都是高過公投中投留歐的比率,即有一堆選民投了脫歐又投工黨。例如伯明翰在上次公投是脫歐得勝,留歐是49.6%,但今次大選工黨仍能取得6成幾票,得票率更是上升了10個百分點。在曼城和利物浦等地也是工黨得票遠高於投留歐比例。這是解釋得到的。投脫歐的人並不只是因為反移民,也有很多是怕福利被搶,例如當時很多脫歐支持者以為脫歐後可以投放更多資源去公立醫院。郝爾彬主打福利正正有助留住這類人。

至於第二點的例子,主要是倫敦和一些年輕選民較多的「大學選區」。在這類選區,工黨得票普遍大增一至兩成,但有少數幾個選區是工黨得票幾乎不變甚至下跌,而自民黨得票大增的,如牛津西 (自民升15%工黨不變)、Bath (自民升17%工黨升1%)、Richmond Park (自民升26%工黨減3%)。這幾個選區都是過往自民黨高票過工黨,自民黨更大機會踢走保守黨候選人的。這顯示有不少選民是策略性投票,誰較大機會踢走保守黨就投誰。當然大部分選區是工黨勝率大過自民黨,於是工黨就受惠了。

因此今次選舉是否顯示脫歐失去支持呢?我覺得很難說,因為選民並不是單純看脫歐決定投票取向。事實上自民黨立場比工黨更鮮明,說要反悔不脫歐,但它的得票和議席也沒有上升多少,沒有吸引到留歐派選民,除了上述的少數選區。至於民粹浪潮是否結束呢?其實郝爾彬的政綱都幾民粹囉,要國有化一堆行業和大派福利,我不覺得民粹減退。只能說今次大選顯示民情可以在很短時間內改變,所以工黨覺得下次大選它一定會贏,我就覺得未必了。

那文翠珊接下來怎麼辦呢?我相信她可以跟北愛民主統一黨達成協議,對方同意不會在國會投票趕她下台,因為郝爾彬跟北愛獨派過從甚密,作為統派的民主統一黨一定死都不會讓他有當首相的機會。所以文翠珊是否下台要看保守黨內局勢。文翠珊賴死不走,有意者就要主動向她提出不信任,但這有一定風險,首先你要夠票不信任文翠珊,然後夠票在新一輪黨魁選舉中勝出,兼夾上台後如果工黨在國會提出不信任,剛被擊敗的黨友不會倒戈贊成不信任。所以有意者有很多事情要部署,在搞清局勢前不會對文翠珊逼宮,文翠珊如能穩住自己的支持者可望捱多一陣。

2017年6月24日

一句得罪幾多建制派

據說本身是中文大學畢業的工聯會立法會議員何啟明 (因為有民協區議員也叫何啟明特此注明是兩個人) 指香港中箭的羅冠聰未從香港大學畢業所以發言質素差,筆者立即翻查立法會網頁上的議員履歷,發現至少9名建制派議員都沒有或懷疑沒有讀大學。工聯會大佬、新一屆行會成員黃國健,同樣來自勞工界的潘兆平、旅遊界姚思榮、睡覺界黃定光等的學歷一欄都顯示他們沒有大學學士學位。通稱「葛博士」的葛珮帆和通稱「柯碩士」的柯創盛則沒有填任何學歷。


















資料來自:
http://www.legco.gov.hk/general/chinese/members/yr16-20/biographies.htm
出於排版原因,截圖經過剪裁



另外根據維基百科,部分已退休的建制派議員學歷如下:

陳婉嫻
香港理工大學及香港管理學會工商管理高級文憑課程
廣東省科研大學哲學系
英國華威大學勞工課程

鄭耀棠
高主教書院
香港大學校外課程部
暨南大學

王國興
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社會行政學文憑
廣州暨南大學文學士
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終身學習傑出學員獎

葉國謙
漢華中學
華南師範大學文學士

吳亮星
香島中學
澳門東亞大學研究院